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被讨厌的薛洋的人生【上】

虎斑湾插花道士:

翻来覆去重生梗。


警告:


半夜撒狗血自娱自乐,


薛洋不洗白不洗白不洗白~~~


喜欢看万人迷小可爱洋的慎入~~~~


不一定有下章,


(如果有)结尾应该是he。


来吧,干了这碗砒霜




被讨厌的薛洋的人生


(上)


薛洋的人生要总结起来很简单,倒霉。
他自己一辈子倒霉,遇到他的人更倒霉。
薛洋是个恶人,不折不扣,如假包换。按理说,恶人嘛,就应该没心没肺,无情无义,到死也应该是因为做恶、恶意凛然的死在正义之士的手上。
而名满天下的大恶人,若是死在一个情字上,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薛洋就闹了这么个笑话,为了救活一个讨厌自己的人,头脑发热、跑去送死,甚至都还没来得及从心里把这个情字理清出来。
想救的人没救活,自己的命也搭上了,薛洋一直到死,也没逃出倒霉这俩字。


也许是他短暂的人生太糟糕了,上天想多给他一个机会、明明被一剑穿心,死的不能再死的人,却没过多久又恢复意识睁开了眼。
薛洋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当他从黑暗中醒来,竟然发现晓星尘正在给他处理身上的伤口,他觉得浑身都痛,迷迷糊糊的望着眼前一幕、似曾相识。
这是一件怪事,明明晓星尘早就死了,魂都碎的只剩一缕,拼了几年也拼不起来。——若不是为了复活眼前人,薛洋也不会去做自投罗网的蠢事。
他惊得坐起身,想说话,却止不住咳出血来。
“让你不要动,伤口要裂了。放心,我救你回来,自然不会害你。”
晓星尘开口,说的话都跟当年如出一辙,声音也同记忆里一样温和悦耳。
薛洋在震惊与莫名的恐惧中强迫自己尽快冷静下来,脸上却是一样的不动声色。
他这是死后却回到过去?
虽然十分莫名其妙、但是在这个时间醒来还不算太糟。
薛洋瞥了一眼还在一旁认真扮演盲女角色的阿菁,心想,让一个多嘴多舌的小丫头消失,是多简单的一件事啊,这次他一定不会再搞砸了。
养好了伤,薛洋很快就找到了机会背着晓星尘把女孩骗了出去,这次阿菁消失的悄无声息。薛洋陪着晓星尘出来寻找她时,早就受过威胁恐吓的几个乡民,透露了有外乡人来寻走失散多年的白瞳女孩的事情,晓星尘看不到这些人望着薛洋时露出的恐惧,只以为阿菁真的找到了失散的家人,心里不由得为她感到欣喜。
薛洋也十分欣喜,独占晓星尘的感觉让他满心愉悦。
他天天围着晓星尘打转,陪他夜猎、逗他开心,跟他讨一颗渴望已久的饴糖。
而那些不用去夜猎的日子里,他们就挤在义庄唯一的小床上——像前世那样——谈天说地,笑声朗朗。
薛洋有时忍不住想,晓星尘跟宋岚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这么开心吗?无论如何、他可不想让晓星尘再次见到宋岚。
他们在一起相伴了许多个日夜,感情日益增进,变得好像彼此是世间最亲密的朋友。薛洋算着时间,开始游说晓星尘跟他一起,换个地方生活。
晓星尘对他一向温和而迁就,并不困难的接受了他这个提议。
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薛洋甚至开始期待独占晓星尘一生。
直到有一天,他买了菜吃着苹果进门,忽然觉得这个场景特别眼熟,伴着突如其来的尖锐疼痛、他低下头,看见了没入自己腹部的霜华剑刃。
菜篮子掉在了地上,宋子琛站在晓星尘背后。
殊途同归,原来命运不那么好改。
也许是因为他改变了这一世的进程、宋岚竟提早出现在晓星尘面前。
晓星尘那张好看的脸阴云密布、冷冷的问他“好玩吗?”
“好玩,怎么不好玩。”他一手按住伤口,降灾落在另一只手里,薛洋不想讲故事了,反正讲了晓星尘也不爱听。
金光瑶说的没错,这类叫君子的人才是真的可怕,他们有自己的一套逻辑,并坚决奉行不悖;当你已经被他们划分进坏人的范畴,那与你有关的事情就一定是个阴谋。
薛洋自嘲的想、我们共度的时间确实都是谎言。晓星尘心里的那个义城小友,也从来不会是薛洋。
宋子琛和晓星尘一起围攻上来,配合的天衣无缝,他们是多年至交,可以把背后托付给彼此的人,而薛洋是那个他们要合力斩杀的恶人。
恶人就要有恶人的样子,他一边挥剑一边嘲讽宋岚,想把对方激怒以打乱阵脚。
杀掉宋子琛!
嫉恨的火焰在薛洋心里熊熊燃烧。只可惜双拳难敌四手,肚子上还带着伤,他到底还是一副败像。
“薛洋!阿菁到底去哪了?!”晓星尘白着一张脸问他。
“啊,我嫌她太聒噪,早杀了。”
“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别说了。
第二次听到这句话,薛洋忽然有种举起手捂住耳朵的冲动。
晓星尘、别说了!
他在心底大喊、剑招乱了一瞬。
胸口一凉,薛洋低下头,看到霜华的剑尖插进去,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
真是无聊透顶的结局,他想,坏人的心是黑的,挖出来都没人稀罕看一眼。


再次醒来还是一样的场景,一样温柔替他疗伤的晓星尘。
薛洋连动都不想动,看着对方小心翼翼的为自己处理伤口。阿菁坐在一边扮演着她的盲女角色,薛洋瞥了她一眼,闭上了眼睛。
薛洋有点想不明白,既然可以重生,为什么不能让他重生在更早一些时候,在一切尚有挽回余地的时候?
他郁郁寡欢了好几天,觉得提不起劲头像前两次一样,逗傻道士玩。
盲了眼的晓星尘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可以感知他的低落一样,对待他比记忆里更温柔。
薛洋看着他围前围后的照顾自己,忍不住想,看起来是个该死的老好人,可一旦知道他是薛洋,心就立刻变得比石头都硬,比冰更冷。
毕竟他是个恶人,本来就没人稀罕了解他的心路历程。恶人嘛、一剑杀了就好,还世间干净。
不过归根结底薛洋也没消沉几天,他转念一想,能再次偷来同晓星尘在一起的三年,总比守着他尸体没日没夜拼碎掉的灵魂要开心多了。
薛洋觉得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
“道长,我想吃糖。”
他伤好过了一段太平日子,每天都想尽办法逗晓星尘开心,有时夜里他也会做噩梦惊醒,就想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我想得到什么?薛洋忍不住一遍遍问自己。直到有天晚上,晓星尘没有去夜猎,他们就像两个最亲密的至交好友一样,并肩躺在有点挤的床上轻声聊天,薛洋忽然支起了身子,望着晓星尘秀气的下颌和一张一合正在说话的嘴,他着了魔一样低头覆在那两片薄薄的唇上。
素来温润懂礼的道长又羞又惊、满面通红。可他太温柔了,大概不会拒绝人,半推半就之间、还是成了。
晓星尘没什么经验,薛洋除了疼痛毫无快感、可汗淋淋的被晓星尘搂在有点单薄的怀里时,薛洋却只觉得心满意足。
既然是端方君子,真的一点好感没有是不会这么容易接受的吧?
只是不知对晓星尘来说,真相捅破之时、以前骗他杀人的薛洋和现在骗他上床的薛洋、哪个让他更恶心呢?他边满怀恶意的想,边把自己泛红的脸颊埋进晓星尘的颈窝里。
薛洋过了一段有记忆以来最快乐的日子,虽然知道这段感情是骗来的,但反正他是个天生的坏东西,没觉得有什么罪恶感。
骗来的也是我的,他近乎着迷的想,光是看着晓星尘的脸都满心的幸福甜蜜。
他掰着手指算日子,不知道宋岚还有多久找上门来。
想必是好日子过得特别快,再次被霜华在肚子上开洞的那天,薛洋第一个想法就是,要结束了吗?
他低头看了看插在肚子上的剑,又抬头看看晓星尘的脸,比起前两次,晓星尘明显抖得厉害,两条血泪在薛洋最爱的脸上蜿蜒。
毕竟有了肌肤之亲,薛洋想,大概对他的打击更大一点,可能真的比骗他杀人还恶心吧。
这个注定的结局,让人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薛洋只想快点结束。降灾从袖子里落了下来,他提着剑冲上去。
晓星尘和宋岚一起围上来,霜华仍然抖个不停,完全没有平时的沉稳。薛洋做了做样子,趁着闪开宋子琛的空档,对着晓星尘的剑尖迎了过去。
这明显的自杀行为让晓星尘整个呆住了,他看不到薛洋的样子,但是霜华切肤入骨的感觉却实实在在的传了过来。
“你!你到底……薛洋??!!……”
薛洋后退了一步、把自己从剑尖上拔了下来,“我、是个坏人、罪大……恶极、十恶不赦、死有余辜……咳咳,”他一边咳血一边吃力地说,“很……恶心,我都知道,你不用说了……”
晓星尘仍然是一脸茫然无措的僵立着,薛洋好像从他脸上看到了那么一点点心痛的影子,却又觉得自己真是无可救药、自作多情。
“你别说、……我不爱听。”他最后说,周围的世界慢慢暗了下去。


(待续)




嗯,还会活过来的~

评论(1)

热度(84)

  1. s神木木木虎斑湾插花道士 转载了此文字
  2. 纯天然野山椒黑兔虎斑湾插花道士 转载了此文字
    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