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多cp]当他们要分手(绝交)时


·ooc系列     ·拒绝ky

·cp顺序:忘羡 曦瑶 晓薛 恶友 双杰

·恶友 双杰 友情向

这个梗来源于网上对男朋友说三次“我们分手吧”看男朋友会有什么反应。设定是他们全员都在大学阶段。

[]里的是他们在QQ上的对话,因为我不会弄QQ体,所以就这样看吧,抱歉。

食用愉快(❁´◡`❁)*✲゚*

忘羡

[魏无羡:蓝湛,我们分手吧。

    蓝忘机: ...不可。

    魏无羡:我们分手吧。

    蓝忘机:不可。

    魏无羡:分手。

    蓝忘机:魏婴...]

宿舍里的人突然看到蓝忘机跑了出去,然后不出五秒,就看见蓝忘机拉着魏无羡从隔壁宿舍走了出来。

众人:光天化日,该烧。

而另一边,蓝忘机把魏无羡拉着走向了一个隐蔽的角落。魏无羡不像往日一样说个不停,安静的让人害怕。

到了隐蔽处,蓝忘机一把把魏无羡抵在了墙上。他眉头蹙着,薄唇微抿,一双眼一动不动盯着怀里的人。

“魏婴,分手,解释。”

魏无羡抬起头来望着他,那双眸子里没有往日的痴迷与依恋,只有无尽的冰冷,让人心寒。他一句话也没说,嘴角微微勾起,无限的嘲讽。

蓝忘机心里一沉,双手不可见的微微颤抖。

两个人对视时,相望无言。

就当蓝忘机觉得时间要停止时,魏无羡突然咧嘴一笑,伸出手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印了个吻。

“二哥哥真执着啊。”魏无羡啼笑道:“二哥哥安了,刚刚那个只上网上的一个梗而已,不要在意了,说分手什么的都是假的。”

魏无羡没有感觉到蓝忘机像平常一样反手抱住他,亲亲他的发旋,觉得有点不对劲,把埋在他胸前的脑袋抬了起来,惊呆了。

蓝忘机眼眶红了,眼睛里充着红血丝,整个人有些魔怔。

“蓝湛?”魏无羡试探着叫着他。

下一秒蓝忘机突然抱住了他,把他禁锢在怀里。

“魏婴。”蓝忘机的声音里带着微不可闻的哽咽,魏无羡才知道自己这次做的有多过分。

反手抱住他回答道:“蓝湛,我在。”

魏无羡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蓝忘机的名字,想把他内心的不安抚平。

“不准再说分手的话。”

“嗯,二哥哥这么好,我怎么会想的离开呢?”

魏无羡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二哥哥~,这次羡羡不对,随意让二哥哥弄好不好。无论怎么样,羡羡都不会反对的。”随后又舔了一下他的耳垂。

蓝忘机的耳朵一下变的通红,拦腰把他抱起走向学校门口。

当晚,二人都没有回来。

众人表示习惯了_(:з」∠)_。

曦瑶

[金光瑶:蓝曦臣,我们分手吧。

    蓝曦臣:阿瑶?

    金光瑶:我们分手吧。

    蓝曦臣:阿瑶,可是我做的什么不对,阿瑶生气了?

    金光瑶:分手吧。

    蓝曦臣:QAQ,阿瑶对不起,我不该把你的鞋垫都给  扔了的。二哥保证给你买更多好不好。

    金光瑶: .....(好像套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金光瑶:蓝曦臣你等死吧!]

蓝曦臣他们宿舍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把宿舍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金光瑶笑眯眯的站在门口,手上拿着疑似棍子的不明物体,正在款款走来。

众人默:大型家暴现场!!!

下一秒除蓝曦臣外的所有人都冲出了宿舍,不想死啊(^_^)

蓝曦臣看着面带笑容的金光瑶,抖了抖,果然平常看起来乐呵呵的人生起气来最可怕了。

“阿瑶?”蓝曦臣努力保持着淡定,眨着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二哥~”金光瑶语气虽然亲昵却让人不寒而栗。

知道躲不过了,蓝曦臣突然一下子站起来把金光瑶拉进怀里:“阿瑶,我们分手吧。”

金光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剧情,怎么突然说分手?

果然蓝曦臣腻了吗?

“为什么?”金光瑶努力使自己的语气正常一点,却掩盖不了悲伤。想从蓝曦臣的怀里挣脱出来,而他又死死地困住自己:“蓝曦臣,你告诉我为什么!”

蓝曦臣默默把金光瑶抱的更紧,下巴放在他脑袋上,双手不停地抚摸着不安的人的后背答道:“因为想和阿瑶更近一步了。”

再次跟不上剧情的金光瑶有点懵了,只看见蓝曦臣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易拉罐上的拉环:“阿瑶,我可以申请让你成为我一辈子的爱人吗?从今以后我们两个人一起走。”

金光瑶还没有所表示时,突然一只脚就踢了过来,把蓝曦臣踹到了地上。

场面一时寂静......

再回过神来时,只见薛洋被晓星尘抱着指着蓝曦臣骂骂咧咧的说他是大猪蹄子!居然对他家小矮子做出这样事来,还教唆他抛弃朋友! 求个婚还那么小气,一个易拉罐的拉环就了事了,bulabulabula。

(那个薛洋他们一直在门外偷听来着。)

金光瑶黑人问号脸,我又错过了什么?

等到晓星尘把薛洋拉走后,金光瑶看着十分乖巧坐在地上的蓝曦臣有点无奈,像摸大型犬一样的摸了摸蓝曦臣的头发:“答应你了。”

蓝曦臣还没有高兴时又听到金光瑶说:“不过鞋垫的事我们俩还没有完,就罚你一个月不要想对我做什么坏事。”

蓝曦臣......果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_(:з」∠)_

晓薛

[薛洋:晓星尘,我们分手吧。

    晓星尘:?

    薛洋:我们分手吧。

    晓星尘:啊,眼疾犯了,看不见。

    薛洋: ......

    薛洋:分手吧!

    晓星尘:我看不见,看不见,我什么都看不见。]

薛洋忍住想把手机扔掉的冲动,十分暴力的把对面宿舍的门给踹开了:“晓星尘! ”

宿舍里的人又猝不及防的被吓了一跳:mmp

晓星尘正坐在书桌前的转移上,听到自家媳妇叫他,便转了过来对着薛洋,脸上带笑:“阿洋?”

薛洋丝毫不理会晓星尘的温柔攻击,大步走过去,一手撑住书桌给晓星尘来了个桌咚,拿着手机上还没有退出的聊天记录看着他:“不解释一下吗?”

“我眼疾犯了。”晓星尘十分认真的说。

薛洋脸上青劲爆起,告诉自己要冷静:“那回复是怎么回事!不要和我说什么自动回复,打死我都不信!”

“阿洋,忘了告诉你了,我的眼疾是有选择性的,可以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屏蔽不想看到的。”

薛洋怒极反笑,既然你想玩就陪你玩咯:“那你能看到什么啊?”

晓星尘微微一笑,突然伸出手揽住面前人的腰。薛洋因为重心不稳而跌坐在晓星尘的腿上,等会过神来时已经被禁锢死了。薛洋有些懊恼的推了推晓星尘的胸膛:“你干什么啊!”

晓星尘不答,慢慢把自己的眼镜取下,捧住薛洋的脸让他直视着他的眼睛:“阿洋,你仔细看哦,我的眼睛里全部都是你,容不下其他了。”

宿舍里的人猝不及防被闪瞎了眼,后悔没有早点出去溜溜弯什么的。看着脸一下爆红的薛洋,感慨道:晓星尘是个切开黑_(:з」∠)_

恶友

[薛洋:金光瑶,我们绝交吧。

    金光瑶:一袋糖

    薛洋:绝交

    金光瑶:三袋糖

    薛洋: ...绝.交.

(金光瑶发誓他从中看到了某人咬牙切齿的表情)

    金光瑶:五袋糖,不能再多了。

    薛洋: ......

    薛洋:mua~,瑶妹你太好了,答应我的可不能反悔。糖我要回宿舍就可以吃的那种哦~]

金光瑶放下手机无奈的笑笑,小崽子真可爱。

Q:请问对付薛洋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A:甜蜜暴击!(请注意前提,你是薛洋至亲至爱的人,否则你只有接受尸毒粉攻击。)

双杰

[魏无羡:江澄,我们绝交吧。

   江澄: ?

   魏无羡:绝交。

   江澄: 哦,好,拜拜,不送。

   魏无羡? ! ! !Σ(っ °Д °;)っ

   魏无羡:等等,师妹,剧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 。你不是应该无限的挽留我,哭着喊着求我,然后看着我离开,得心绞痛吗!

   江澄:...哦?]

魏无羡只感到有一股寒气生气,woc,说多了。

[江澄: 你个狗怂,留你有什么用! 妈的,死给!

    魏无羡:QAQ

    魏无羡:师妹,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江澄: ......

    江澄: 滚,没功夫跟你玩琼瑶。]

叮!你的好友[江澄]已下线

魏无羡:师妹(T▽T)

魏无羡歇斯底里中:还我可亲可爱的师妹啊!

评论(10)

热度(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