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一人不如两人

·ooc系列

·拒绝ky

·食用愉快





快到凌 晨 一 点。

晓星尘拖着满身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中。

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是这个点回家了,说不上有什么抱怨的地方,还好接下来会有为期两天的放假。

晓星尘是个医生。当医生的本来事儿就多,再加上他这个老好人的性格,经常帮别人代班。

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每天早上是与面包温水打交道了。然后是接连一天的不断工作,晚上回到家已经很晚了。

轻手轻脚打开门走进玄关,偌大的空间里黑压压的一片,带着不易让人察觉的压抑感。只有餐桌那里开着不费电的灯和卧室里透出的一束橘黄色的灯光来证明着这间房子有生气。

准备去洗手间洗漱时路过餐桌,看到那盏灯下摆着的饭罩,冰冷的饭菜静静地躺在里面。

晓星尘叹了口气,走过去关掉了那盏灯。

快速去洗手间洗漱后,关了灯蹑手蹑脚的往卧室走去。

轻轻打开卧室的门,床头亮着一盏昏黄的小夜灯。

床的一侧蜷缩着一个人,把自己躲进了被窝里,只能看到露出外面的一小撮头发。

床的另一侧摆着枕头,床单十分平整,一看就是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那一刻晓星尘突然想了薛洋一个人时的身影。

晓星尘知道他是亏欠薛洋的。

当医生是很忙的。

晓星尘是内科医生,天天来看病的病人更是暇不应接,整天都是端坐在办公室的桌子旁,都不得离身的。

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用说陪自己的爱人了。

晓星尘知道薛洋很怕孤独的。

刚开始时两个人也经常因为这件事吵架。

后来薛洋也知道无法改变,便一个人慢慢习惯了。

习惯了一个人上班;习惯一个人面对偌大的房子;习惯一个人吃饭;习惯一个人消遣;习惯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床上。

到是也会时不时提上便当去医院看他。

却因为他太忙了,只能把便当放下,深深看他一眼就离开了。

那双眼里包含了太多情感,更多的是爱和心疼,没有责备。

晓星尘不愿看到这样的他。

他知道薛洋向他妥协了,他在努力的维护这段感情。

而这本不应该是他的薛洋所做的。

曾经在一起时,薛洋就说过:“小星星,你要知道,我脾气不好,也总是做错事,性格也很恶劣。可是我不会妥协的,我会依旧我行我素。如果你不能忍受,我们就不要在一起了。”

晓星尘是怎么回答的?

晓星尘说:“我要的就是你,完完整整,毫无保留的你。如果你会妥协那就不是你了。我喜欢的、我迷上的就是你‘你行你素’,失去了你的个性和作风,你就变了。你的小打小闹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我知道你性情不好,心地却是很好的,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在一起!”

可是晓星尘现在在逼着他妥协,他没有好好的去爱自己的爱人。

晓星尘他不是没有想辞掉工作,可是因为要生活下去,只能不了了之。

脱下衣服仔细叠好,小心的掀起被子的一角,晓星尘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进入被窝,却还是把自家浅眠的媳妇弄醒了。

薛洋迷迷糊糊的问:“小星星,你回来了?”

晓星尘靠过去把他搂进怀里:“嗯。” 随后一吻落在了薛洋的额头上。

薛洋动了动身子,在晓星尘怀里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蹭了蹭他的颈窝。

晓星尘低头借着微黄的灯光看着怀里的人儿,发现那双眼下并不比自己少的黑眼圈,心里一痛,到底是自己不对啊。

伸出手慢慢抚着薛洋的后背,把他抱的更紧。

“阿洋。”  “嗯?”薛洋迷迷糊糊的回答道。

亲了亲他的发旋,晓星尘叹了口气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等忙完这阵,我就辞职吧。”

怀里的人微微一动,靠的他更近:“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这些?”

“做够医生了,该尽尽老公职责了。”

“切,你以为你辞了职就好了吗?我们怎么办?”

“可以去你的咖啡屋工作的。”

“你以为我是随便收人的吗!”

“你得当我老板娘才行!”

“好。”

薛洋抱着晓星尘想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心里十分动容,他知道晓星尘都是为了他才说这样的话的,也不去反驳。要知道晓星尘倔起来牛都拉不回来。

和他在一起后悔吗?

薛洋否定了这个答案,能遇到他就很幸福了。

茫茫人海里遇到你便是一生的缘啊。

这段感情终究都是两个人去付出的。

要知道

一个不如两个,一人不如两人。

end


结局好像有点草率_(:з」∠)_






评论(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