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 渡心劫

活的太久了,很多事都记不清了。
就如晓星尘也忆不清这是死而复生后的第几年了。
还记得当年醒来时,身旁站着子琛和姑苏蓝氏的弟子。问过之后才知晓是姑苏的弟子救回了自己的命,不知为何晓星尘总觉得他们有所隐瞒,但仍十分感激他们救了自己的命。
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却感觉不到,晓星尘只觉得心中缺少一块。子琛他们听后脸色也不好。“星辰,不要太在意了,能忘记的自然不重要!”宋岚安慰道。 是吗?可心中缺少的地方太难受了。
身体恢复后晓星尘就向宋岚辞行了,婉拒了他要一同陪行的行动“子琛,我想自行转转。”宋子琛也没有办法,为他准备好一切所需后目送晓星尘离开了。

晓星尘离开后去了远方,不知为何看到街边贩糖葫芦的小贩总想着去买一根,随手向旁边一递说,说“呐,吃吧。”然后一愣,旁边根本没有人。
也总喜欢在身上装一小袋糖,也不吃,总觉得已经成习惯了,可自己分明不爱吃糖。夜晚时,望着那一小袋糖发呆,心中像是有一张网把自己缠着喘不过气来。
[我到底忘了什么!为何想不起来!][“道长~”][谁!][“道长~”][快想起来啊!你是谁!][“道长,咱俩就走着瞧吧”]
   一夜无眠
晓星尘望着手里的糖,眼泪不自觉就流了下来。
记起来了:
那个少年眉眼间尽是肆意,一笑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道长,咱俩就走着瞧吧。”
那个少年很爱耍赖,缠着自己要糖吃,也总骗自己不愿去买菜,然而每次又说自己太好骗了,提着菜篮子哼着歌说“道长你歇歇,我去吧。”
那个少年口中尽是恶语,语气癫狂“你一无事成,一败涂地,你咎由自取,你自找的!”
忘记的是你啊,阿洋。
后来又见到了子琛。宋子琛见到他时,便知晓晓星尘又忆起了从前。
叹了口气,宋子琛说到“星尘,你该知道真相了”
[为何死而复生?姑苏蓝氏?不对,魂魄散尽怎么可能单单凭世家子弟之手救活!是薛洋用自己的魂魄补好你的魂魄,随后便离开了。]
[为何你的眼镜能看到了?是薛洋把自己的双眼给了你。]
[为何你忆不起他?是他离开时所说的希望封锁住你的记忆,不要再想起痛苦的回忆了。]
[星尘啊,你终究躲不过这场劫]
[他走了,不知去了哪里,是生是死无人知晓]
[但他说,心悦于你。]
阿洋,原来你做了这么多......
晓星尘自此有了心魔。
而修仙之人最怕的就是心魔。
晓星尘却不甚在意。
[心魔又如何?我甘愿!因为那个少年是与我一起的。]
在云游一方后,晓星尘回到了义城,在那里隐居
每天最好的时光便是练剑时,因为那个少年总在那里笑眯眯的望着他,向他讨要糖吃,真好。
“噗”一口鲜血吐出,晓星尘习以为常的擦去,生命快到尽头了呢,阿洋,我们就要见面了。
生命快要临近时,晓星尘躺到了义庄的棺材里,闭着眼等待着离开,一生的心劫,一生的心悦。
阿洋,等我。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