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你的名字4

·衍生设定


·薛洋和薛衍不是同个人


·有刀子 慎入


·不喜勿入


·看文前请戳本篇设定


·忘记剧情的戳文集









天已经黑透了,晓星尘带着新买的伤药和糕点回到了义庄。


“星尘,你身上有血的味道。”薛衍抬起胳膊,任由晓星尘帮他换药,包扎。


“嗯,今 天遇到了走尸,费了点功夫。”不知道为什么,晓星尘不想告诉薛衍他已经碰到那个伤害他的的路人。


那个人来历不明,还是不要让薛衍知道了,担心自己了。


晓星尘如是安慰自己。


“是吗?居然还有走尸?”薛衍的话中透出浓浓的疑惑,晓星尘全身都有些不自在,撒谎什么的果真感觉不好啊...


“嗯,还有。”


薛衍背对着晓星尘,没有看到他脸上的不自在,也没有多加追问,倒是让晓星尘松了口气。


薛衍他果然还是信任自己的,晓星尘心中一暖。


腰上的伤口很深,皮肉翻出有些吓人,就是那把降灾所伤的吧。


想起那人腰间的刀,还有薛衍的伤口,晓星尘突然生出想要和他“切磋”一下的想法...


不行...那人的伤势也很重,如今什么也没有问出来,还是不要做什么了...


可是...看这伤...被伤到的一刹那,薛衍应该没有办法还击的...他...应该没有余力能反伤到那个人。


不是晓星尘觉得薛衍不可以,而是按正常道理来说,薛衍就算反抗,那个人应该是可以避开要害的。


可...偏偏,受了伤,还是正中右胸口...


这么严重的程度,正常人都应该可以躲开的,他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呢...


晓星尘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


“喂,晓星尘,你裹的太多了!”


晓星尘回过神来一惊,才发现自己差点把薛衍裹成个球...


“对不起,思想有些放空了,没有注意...”晓星尘红着脸对着薛衍说。


“是想我了吗?”薛衍饶有兴致的问道


“你说呢。”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将他揽入怀里,然后躺进被窝里睡着。


抱着薛衍,晓星尘却想着刚刚的思想什么的都被那个人牵走了...


不行,一定要趁早问出原因,不能再拖了。







-----------------------------------------







因为心中有事,第二天天不亮晓星尘就去小屋,彼时薛衍还在睡着,在锅里给他留了饭,留了言,说是外村的有户人家约好了让他去除污秽,可能会晚点回来,就走了。


太阳还没有升起,晓星尘这才知道自己内心有多么不平静,打开小屋门,就看到鬼魂状的小姑娘阿箐在床边守着那人。


阿箐守着的人还没有苏醒,呼吸声变得时快时慢,月光下脸色呈现出不正常的潮红,胸口已经包扎好的伤口隐隐透着血迹。


应该伤口感染在发烧,晓星尘快步走上前一步,那小姑娘警觉的拿起放在一旁的“竹竿”,看着是他时,有些犹豫,发出沙哑的声音,但还是任由晓星尘靠近床前。


躺着的人动了一下,抬了抬胳膊向阿箐伸着。


“……阿箐……不怕他害我嘛……”


阿箐的竹竿又敲着地面,好像在控诉着那人所说的,没有想要害他的意思。


“你...”


晓星尘话还没有开始说,床上的人半开半合的猩红色的眼睛在幽暗的室内像捕捉不到的萤火,没有看向晓星尘,自顾自的低声说:“晓星尘,以后替我好好照顾阿箐……”


晓星尘听了这话,心突然一跳,脸凑到那人面前:“现在不要想着死,如今你还能活下去,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阿箐在身后低低地发出声,似在赞同他的话。


晓星尘从随身带来的包里倒出止血的药粉,消毒药和几卷绷带。


“我帮你换药。”晓星尘伸手替那人把身上的绷带去掉。


没有言语,只是看着晓星尘的一系列动作。


薛衍的刀刺的很深,大夫说还好没有伤到内脏,否则就有生命危险了。


轻轻给他往伤口处撒上治理伤口的药粉,他面色惨白,却一直没有出声,还记得给他拔刀时也是如此,除了拔刀那一时他惨叫了一声,之后也是一眼不发。


仔细的给他缠了绷带,血还是又渗了出来。


倒了点水,将药粉递到那人嘴边:“把这药吃下去,止血的。”


“……不吃……太苦……”


晓星尘这才感觉到深深的无力,总不能硬给他灌下去吧。把碗放下,先去整理床上凌乱的东西,那颗被他装在的储物袋的糖咕噜噜滚了出来。


那人的眼睛闪了闪,突然露出一抹笑意,“那个……给我吃糖,吃了...我就吃药……”


“你现在受着伤发着烧还要吃糖,不想好了……”


皱着眉顺嘴还未完全说出这句话的晓星尘就愣住了,好像什么时候,他也说过同样的话,不止一次......







-----------------------------------------







也不知过了多久,晓星尘回过神来,那人昏睡过去了。


想了想还是把药粉混着水给他喂了下去,阿箐在门外无聊的转着,看着这一室狼藉,先把自己身上的血迹给弄干净,捏了个除尘诀。


然后又把床上散落的东西整好,放回储物袋。


近距离和那人接触,他身上若隐若现的甜味不经意得散发着,扰乱了晓星尘的神经。


晓星尘,这个人是伤害了薛衍的恶人啊,你在做什么呢。


还没有问出什么话来...你真的是...


看着躺在床上的人睡了过去,晓星尘紧绷的神经渐渐有些放松了,一夜没有睡安稳,困意袭来,晓星尘居然就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又梦到了那个看不清的身影,梦中那人的红色眼睛忽而温柔忽而残暴忽而冷漠,却突然在举刀刺向自己时变成了薛衍,然后他笑着找自己要糖吃。


这般乱七八糟的梦让晓星尘睡的很不踏实,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暖的温柔的力量拂过他的脑袋。


应该是一只手。


带着温柔的,小心翼翼的力度...


连指尖都是暖的...很安心...


等到晓星尘起来后已经快到中午,这才发现他躺在床上,而原本躺在床上的人不见了。


赶忙下床走出门外,看见那人正在一小步一小步挪着走,阿箐在他身后跟着。


“你想走!”晓星尘几步上前,一把拉住那人的胳膊,拦下了他。


“嘶—”那人倒吸口气,方才动作幅度有些大,应该是扯住了伤口。


“你想去哪?!”晓星尘问道,声音里带了丝不易察觉的生气意味。


“...不关你事...”


晓星尘愣了愣,随后把他拦腰抱起:“我还没有问出原有,你不准走。”


那人挣扎着:“臭道士,老子不给你惹麻烦还不好吗?!放开老子!”


“别动。”晓星尘低沉的声音在那人头上响起:“你伤还没好,别乱动。”


“切!”应该是顾忌自己身上的伤口,那人没有再挣扎,任由晓星尘将他抱回房中放到床上。


又重新回到床上,那人没精神地耷拉

着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我饿了……”


“你……”


“我一饿就什么也想不起来。”


看着他无赖的样子,晓星尘知道如果不给他吃点什么,就别想问出什么事来。


走进一旁的厨房,又听见那人的声音弱弱地飘来:“别给我做白粥啊…太淡了…”


伸手正打算淘米做白粥的晓星尘手一顿。






----------------------------------------






最终还是端了一碗白粥出来了,那人看着这碗白粥,嘴角抽了抽:“我就知道...”


晓星尘不自在的扭过脸,他好像除了熬粥也不太会什么了...


“喂....我说……有加糖吗?!”看看放在一旁的白粥。


“没有,受伤的人不要想着吃糖。”


“啧...算了……”那人从床上坐起,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握住勺子吃了两口,“反正你也没打算让我威胁你的薛衍……死之前吃点自己喜欢的东西……人生才有价值嘛……”


晓星尘沉默了半晌,走进厨房,拿出糖罐,舀了三四勺白糖倒进碗里。


那人露出孩子一样的笑容,明晃晃的,十分耀眼。他连忙将白糖在白粥里搅匀,笨拙的用着左手捏着勺子跟着吃了好几口,嘴里嘟囔着:“还是不够甜呐......”


晓星尘站在一旁看着他吃饭,心下又在谴责自己对这个恶人太好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迁就他,薛衍知道了肯定会骂他傻。


眼看那人吃完了饭,躺回床上,眼神又开始涣散,眼睛开始闭上,晓星尘赶忙过去把他晃醒,“喂,你别睡了!我有话问你!”


那人眨眨眼睛:“啧...要问我的话……把门闭住…上禁制…否则阿箐她一会儿会闹…心烦…”


晓星尘怔了怔,眉头皱起,起身关上房门,下了禁制,走回那人身边:“姓名。”


“……洋……”


“洋?就一个字?姓什么?”


洋用没有受伤的手捂住脸:“抱歉啊,没有……”


“你觉得我会信吗?!”


“好,那你说我是谁?”洋拿开手看着晓星尘,眼底深如潭水,又像沼泽让人不断下陷,那种感觉快要让晓星尘窒息...


他抿了抿嘴,开口道“我...不认识你...”


“哈哈哈...你他妈的都不认识我…还知道我糊弄你…哈哈哈哈”那人狂笑起来,可他就那么笑着,一愣神的功夫,晓星尘却感觉到一世的悲凉...


“咳咳....嘶...”笑得有些过了,把他胸前还未好的伤口又崩开了,洋整个人疼得蜷起来,密密的汗珠布满了额头...








TBC


我又更了...其实是因为今天下午放假有时间码字...


学习真的挺重的......


我们大概要到快27号28号才放假呢...


上学期间应该不会更文了...


说不定会攒稿...然后一起发...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