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你的名字3

·衍生设定


·薛洋和薛衍不是同个人


·有刀子 慎入


·不喜勿入


·看文前请戳本篇设定


·忘记剧情的戳文集







晓星尘注意到,有把黑色的短剑深深插在那人的右胸口上,本就乌黑的衣服沾染了血更是污浊不堪。伤口处的血还没完全止住,顺着剑刃不时滴落,刀柄上,镌刻着两个字:敛生。


这是薛衍的刀。


晓星尘一把握住短剑的刀柄:“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找薛衍的麻烦!”


那人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笑出声来,笑得咳出好几口血。


晓星尘皱了皱眉,握着刀柄的手不自觉的用力,那人咳的更厉害了。


“怎么,这么快就想杀了我?!这把刀你是拔出来还是再刺的深一点,随意吧...晓星尘道长...”


晓星尘看着他挑衅的态度,手下微微用力,那把刀就又插进去几分,有鲜血从伤口里涌出,那人闷哼了一声,眉头几乎不可见得皱起,条件反射地抓住了晓星尘的手。


一旁鬼魂状的小姑娘急急地用竹竿敲着地面,声音有些刺耳。


晓星尘轻轻撇了一眼,对着受伤的人道:“你为何要来这里,如此正好,也省得费心找你。”


“……是啊……小瞎子把我引到这儿的……我不来就不走……切,也不怕被人收了......”


“你是谁,为什么伤了薛衍。”


“呵,道长,怎么看也是我伤得比较重吧,你怎么不去问你家的薛衍啊……”


晓星尘听着这声“道长”有些莫名的熟悉,压下心头的不适“你莫这般叫我。”


那人没有搭理晓星尘的这句话,用手拍了拍晓星尘握着刀的手:“啧...你先放开我...”


“放开你?然后你再去行乱?”


那人突然直直看向晓星尘的眼睛:“行乱...你还是这样...怎么,你要替你家薛衍报仇吗……?”


“给我个痛快吧,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晓星尘眉头皱起:“我还未知晓你到底为何要伤人,又怎么会放了你?!”








他说着把那人从地下架起,拖着他朝着小屋里走,“咣”地一声把门给闭上,他一松手,那人没有了依靠摔倒在地上,门外传来那个姑娘沙哑的声音和竹竿声。


那人伏在地上,似乎想撑起身体却无能为力,那刀应该伤的很重,他闭着眼喘息着,嘴角咳出了血。


“能不能让‘她’先不要再叫了。”


那人愣了一下,随后咯咯笑了起来,“晓星尘,我可管不了啊……她愿意听话的人不是我啊……”


晓星尘这才发现,这人穿衣样式和薛衍几乎一模一样,从衣服到里衣再到腰带都很相同,颜色有差异罢了。他的腰畔同样挂着一柄黑剑,刀上刻得字是“降灾”。


他的面容与薛衍也差不了多少,只是长发与短发,金色的眼眸与猩红色的眼眸区别,对了,薛衍也并没有他的一对小虎牙......


没来由的有些烦躁:“你是谁?!究竟为何要伤害薛衍?”


“因为啊……因为什么呢...我想想啊……”


“我讨厌他脸上灿烂的笑啊,恶心死了......”


“你凭什么说他!”晓星尘拽住那人的衣襟,让他与自己平视,“你知晓他是什么人吗,就随意评论?!”


“...切…是我不对…自然没有晓星尘道长了解的清楚.........”那人似笑非笑地扯扯嘴角,眼睛开始闭上。


他身上没有别的伤口,只有胸口这一处,应该是他先伤了薛衍,然后被薛衍用敛生所伤。


可是薛衍的腰侧伤也不轻,那这个人为什么没有再次出手,乘胜追击?


“别伤害小瞎子…她是有些烦人......贴张符定住就好…别伤了...阿箐......”


声音越来越低,那人在地上昏了过去


“喂!”晓星尘凑近去探了探他的脉搏,随后猝不及防地,从浓厚的血腥味中,一缕淡淡的甜味闯进了晓星尘的鼻子。


是饴糖的甜味,是米酒的甜味...


和义城中的味道一样。


在这个人身上!









晓星尘愣了好久,直到被门外急切的敲门声唤回了神智。


打开门,那只被唤作阿箐的游魂冲了进来,对着晓星尘露出了不解和一丝害怕的神情,然后赶忙奔到那人身边,沙哑的声音似在呜咽着......


这个小姑娘......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熟悉......


叹了口气,晓星尘把地上的人抱起放到这座小屋的床上,看着他胸口的短剑,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抽出。


去了一旁最近的药馆请了大夫,等到忙完这一切已经天黑了...


晓星尘出门,回头看了看屋中躺着的一人和一只鬼魂,摇了摇头,等他好些再慢慢地审问吧。


TBC


大晚上发刀子的我...


睡前一虐???


我也不知道还有虐多久...


其实说实话...没有很虐吧...


当然...这是假话...


被你所深爱的人,说要保护你的人亲口说一句我不认识你,那时的心在滴血吧...


...当时我为什么要有这个想法......


虐洋洋虐的好后悔QAQ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