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5:00-晓薛】等风起

[晓薛]等风起



·晓薛现代设定


·甜文(总体上先虐后甜)


·食用愉快


·祝晓薛越来越好








[我等到了风却无法顺着它找到你的踪迹。]







“晓星尘,你要接住我啊!”


那个少年坐在树干上,晃着腿,眉眼中尽是肆意,眼睛亮亮的闪着光,盯着树下那人。


“薛洋,你小心点。”晓星尘紧张的望着他。


“你要接住我啊!”


薛洋闭眼往下一跃,晓星尘心里一紧,慌忙张开双臂去接住他。小小的身体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重量,两个人都跌进了身后柔软的草丛中,抱在一起。


“薛洋。”晓星尘无奈的叫着他。


“没事嘛,我知道你一定会接住我的!”薛洋偏过头看着他,小小的眸子里尽是笃定。


晓星尘一愣,认真的回应着:“嗯,这辈子都会接住你的。”


岁月静好,那年薛洋六岁,晓星尘七岁。









“晓星尘~我要吃糖”薛洋搭着晓星尘的肩膀,扁着嘴努力使自己看着更可怜一点,却不知自己平日里小流氓的形象早就被晓星尘摸透了。


有些无奈的敲了下他的头:“今天你已经吃的够多了,小心牙疼。”但仍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递给薛洋:“没有自制力可不行啊”


薛洋接过糖,乐滋滋的剥着糖皮,在吃进嘴里的前一刻说:“不是还有你吗!”


那一年,薛洋十七岁,晓星尘十八岁。


生命里最好的年华还好他们在彼此身边。









晓星尘和薛洋从小就住在隔壁。


薛洋没有父母,自懂事起就寄人篱下,被交给远方亲戚家扶养。


薛洋小时候经常被同龄的小孩子欺负,刚开始时他会红着眼眶对着那群人喊:“你们才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呢!”


后来被说得多了也不在意了,他知道只要自己变得强了,别人就不能欺负他。


经常性的和那群人打架,受了伤也要往死里拼命。


直到晓星尘的出现。


他会护着薛洋,给他擦药,十分认真的警告那群人不要再欺负薛洋了,不然就告诉他们家长。


他不自觉的和薛洋在一起的态度也让他交不上朋友了。


不过,他有薛洋。


他和薛洋之间同样只有彼此是朋友。


这段孽缘就这样持续到了他们高中之时。









高中的时段是少男少女们情窦初开的年纪。


成绩优秀性格温柔长相精致的晓星尘自然少不了各种各样的表白情书。虽然薛洋脾气不好,但他笑起来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痞帅痞帅的样子也给他带来了不少人气。


不过两人无一例外的都拒绝了所有的告白。


晓星尘拒绝的理由是现在应该以学习为重,而薛洋拒绝的理由是心里有人。


心里有人吗?


晓星尘在一次不经意间听到女生们的八卦,心里一时很复杂。


首先是惊讶薛洋有喜欢的人了,要知道他见了谁都是一幅你欠我二百五的表情,一下子有了喜欢的人会很不可想像吧。


也十分好奇,能被这个小祖宗喜欢的人该有多好。


不知为何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大舒服,为什么薛洋有喜欢的人了自己都不知道?


上了高中后虽然两人不在一个班,但毫无疑问绝大部分时间薛洋都是和自己一起度过的。


......喜欢的人吗?


终于在晓星尘亲历的一次表白现场:


“薛洋,我喜欢你,我.....”


“抱歉啊,我有喜欢的人了。”十分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在女孩一脸失望走开后,晓星尘终于忍不住问:“阿洋,你喜欢的人是谁啊?”


薛洋被他这一问逗得忍不住笑出声,转过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哟呵,罕见呐!我们的好学生晓星尘同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这么想知道吗?想知道的话就给我买彩虹糖,小熊软糖,糖葫芦……”


无奈的看着一提到甜食眼睛就放光的薛洋,晓星尘只觉得有些头疼。


嘛,算了,本来也不期望得到什么正经答案了。


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放进薛洋手里,然后走出了教室。


薛洋看着掌心里躺着的,是颗草莓味的奶糖。


哼着不成歌的调调,剥开包装丢进嘴里,薛洋拿起手中彩色的小纸片,那在阳光下泛着光十分好看。


看着看着有些痴痴的笑出了声:“真是温柔呢,晓星尘。”









薛洋喜欢看着天空发呆。


每次晓星尘找不到薛洋的时候,就会去教学楼的天台。


毫无例外的会发现那个抬头望天的少年。


又到了午饭的时间,晓星尘又找不到他了,无力的叹了口气推开天台的门,却看到薛洋站在天台边缘这样惊悚的一幕。


“喂,薛洋!你在干什么!很危险啊,下来!”


从推门进来那一刻,薛洋就知道来的是晓星尘,也不回头,不介意的挥挥手:“没事的,你薛爷爷我的平衡力可是很好的呢。”


薛爷爷?晓星尘已经不想吐槽了,他看着在风中有些摇晃的身影,还是放不下心,急急走到薛洋身边。


突然来了一阵风,身体完全放松的薛洋也没怎么在意,顺着风像是要飞下去了,还好晓星尘眼疾手快抓住了薛洋的手腕把他拉了回来。


想着刚才要是自己动作再慢一点的话薛洋就要掉下去了,晓星尘的心一下子跳得飞快。


此时此刻晓星尘的心里:就不该相信他的......


此时此刻薛洋的心理:这么快打脸真的好吗?


缓过神来的晓星尘看着仍旧发愣的薛洋忍不住教训:“薛洋!刚刚真的很危险你知道吗?!要是真的掉下去怎么办啊?!”他的声音里带着掩盖不了的生气意味。


薛洋如果不在了怎么办?


这个恐怖的想法充斥着晓星尘的脑袋,令他久久无法平静。


“掉下去了也不错啊。”


“那样才不好吧,连命的都没有了!”


晓星尘真想拆开薛洋的脑子看看这个小笨蛋平日里都想些什么,就听到薛洋说:“在自己最美好的年纪死去,不是很好吗?留住自己最好的样子。”


还未等晓星尘说什么,薛洋又开口问:“呐,晓星尘,你有想过变成风吗?”


“为什么啊?很奇怪啊。”


“奇怪吗?”薛洋把手伸向天空,缓缓闭上眼睛:“我有想过啊,变成风。可以随意到达任何一个地方,真正的无拘无束,不会因为什么外力而改变自己。真好 不是吗?”


晓星尘看着薛洋惬意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就要变成风飞走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静静地陪在薛洋身边。


风吹过他们的衣角带出沙沙的声音,这时晓星尘偏过头看着薛洋。


天台的徐徐吹过,把薛洋的头发吹得杂乱,他低着头,微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显得柔和极了。


是啊,如果变成风,那该多自由。








这天两人照常放学,一起回家。


经过一个偏僻的小巷,薛洋突然拉住晓星尘的衣角停了下来。


晓星尘有些疑惑薛洋这番的动作意味,但还是停住了。


“晓星尘,我有事要和你说。”薛洋的表情很严肃。


晓星尘也有点紧张,薛洋很少会这么严肃的,不过他要是严肃的话,这件事就很认真了。


“什么事啊?”温柔的问。


攥着自己衣角的手握紧又松开,面前的人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薛洋深深呼出一口气:“晓星尘,我喜欢你。一直很喜欢你。就如我所说的一样,薛洋我心里啊有人了,就是你,晓星尘。”

……

……


“喂喂,晓星尘,别愣了。被我吓到了吗?”


薛洋看着眼前完全怔住的人,倒是没了刚才的紧张,反而觉得有点好笑。


“……薛洋…我……男……”在那一瞬间晓星尘似乎失去了组织语言功能的能力。


薛洋却知道他只言片语的话中意思:“我知道嘛,晓星尘你和我都是男人嘛。”


“可我就是不甘心呢,明明我是第一个喜欢你的人,却不是第一个和你表白的,也无法和你表达我自己的心意。我真的很不甘心呢。”薛洋说这话的时候背过身,不看他。


但薛洋没有说出的话是 : 我是第一个喜欢你的,而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所以啊,总会有点贪恋那份温暖吧。


晓星尘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他从来都不知道薛洋对他竟是这种感觉,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晓星尘,你不用放在心上的。”看着晓星尘的表情薛洋就知道他是什么态度了:“我只是不想留遗憾而已。”


明明知道不可能还要说出口,让自己心中的情愫就这样泯灭。


“薛洋……”晓星尘愣着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这时薛洋恢复成平时有些恶劣的笑:“话说晓星尘啊,你不过被人告个白就这样手忙脚乱的,也不知道那些喜欢你的女生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该有什么想法啊。”


“阿洋...”晓星尘无奈的看着他,怎么又扯到这上面去了 ...


“叫我做什么啊?晓星尘,你这样可是会娶不到媳妇的哦!”


“薛洋,你不要说话了...”晓星尘耳朵尖有点红。


薛洋看到了笑着去揪他的耳朵:“哦哦,耳朵都红了呢,这么不禁逗啊。”


晓星尘不再说话,一路上听着薛洋嘲笑他,两人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是夜,晓星尘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失眠了。


晓星尘没想到薛洋突然会向他告白。他不知道薛洋喜欢他自己。他和薛洋是朋友,但从没对薛洋动这方面心思。


他承认自己在知道薛洋有喜欢的人的时候心里有些不舒服,但那个原因晓星尘并没有去深究,只是以为因为他是薛洋最好的朋友,却不知道他的所有事而生气的。


可是,现在......


对于薛洋的告白晓星尘并没有什么反感。


因为和薛洋在一起他很舒心,不用刻意伪装什么,不用刻意去隐瞒什么。


彼此相识了十多年,对方的一个眼神都会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也是独属于薛洋和他之间的默契。


他愿意对薛洋好。是因为薛洋值得他这么做。


薛洋平常时给人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但他内心脆弱的可怕。虽然平常很云淡风轻,但晓星尘知道和薛洋亲近的人至始至终只有他自己一个。


但是...喜欢什么的......


晓星尘脑子很乱,怎么理不出个头绪来,努力去逼迫自己睡觉,不想这件事了。


可是...薛洋他会难过的吧。


如何去面对他呢?


他们之间还能不能回到从前。


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薛洋没有对他告白。


他还可以没有顾忌的在他身旁。


还可以和他一起吃饭。


还可以一起聊天。


一如既往......









晓星尘的希望算是实现了。


薛洋和平常的行为没有一点不同,依旧和他一起,对着他胡闹。


这样真好,不是吗?


终于在晓星尘又收到了一个女孩子的表白。


和他同班的一个女孩子,人很温柔,总是柔柔的笑着。


晓星尘迟钝的情商也可以察觉到她的心思。在每次不小心对视时总能看到她脸上浮起的红晕


晓星尘不愿伤害她,可是自己没有谈恋爱的心思。


他突然想到了薛洋,如果自己有了女朋友的话,他们之间就会回归正常吧。


这样想着,原本要拒绝的话被他压了下去,露出了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


“……好。”










薛洋在晓星尘教室门外等着他,平时放学,薛洋都会在教室门口等着晓星尘一起回家。


顺便让晓星尘给自己买些糖吃,虽然也可以自己买,但总归是晓星尘买的更甜。


如此想着薛洋在看到晓星尘的那一刻眼中闪烁着熠熠的光:“晓星...”


“尘”字还没有叫完,在薛洋看到挽着晓星尘胳膊,从教室里和他并排走出来的女孩子时就没有音了。


脸上明媚的笑容就那样凝固。


“阿洋,这是我的女朋友。”晓星尘十分淡定的说:“抱歉啊,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要少了。”


果然,没有什么比自己喜欢的人开口说喜欢另一个人时更痛苦了。


薛洋无法回忆起自己当时的表情,只知道自己说了一句。


“好。”


随后转身离开。


其实他可以不用那么快得离开的,至少要给晓星尘面子啊,至少要让他的女朋友感觉他很好相处啊。


可是...


眼中的泪快要忍不住了,那时才叫丢人吧。


真是的,晓星尘也会重色轻友了呢。


亏我还……这么喜欢他……


晓星尘,这就是你的答案吧。


真好啊。


请你一定要和她好好的。











薛洋和晓星尘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也可以说是几乎没有。


这让班里的一些人感到很奇怪,要知道他们那么好。


有人大胆问的薛洋时,薛洋很淡然的说:“晓星尘他有女朋友了呢。我这么一掺和,当个电灯泡就没有意思了。我也不喜欢吃狗粮。”


如今在路上遇见,他们也只是点头示意,薛洋总会调侃好学生晓星尘也会交女朋友了呢。


再没有过多交集,仅此而已。












晓星尘在约会的时候又走神了。


今天看到薛洋了,是不是又瘦了,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真是的,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吗?哪怕自己不在他身边了。


“……星尘,星尘?”恍惚听到有人再喊自己。


回过神来,他的女朋友正在温柔的看着他。


晓星尘觉得不好意思:“啊,对不起。”


女孩不介意的摇摇头:“星尘你经常发呆呢,看来我还不够好啊,不能吸引你的注意啊。”


“不是的……”晓星尘有些语塞,但支支吾吾半天也想不出该说什么,最后憋红了脸。


所以说嘴笨的自己才不能谈恋爱啊。


“星尘啊,你真是温柔的人呢。”女孩看着晓星尘笨拙的样子温柔的笑着。


什么啊,不是的,我才不是什么温柔的人。


我啊,是这世界上最差劲的人。












和女孩一起走出教学楼,身边少了些薛洋在时的聒噪,多了一份不言语的平静,这让晓星尘心里有些不适应。


如果是薛洋,定会勾着他的肩冲他撒娇:“呐呐,小星星,我的糖呢?今天我可是一点糖的滋补都没有呢,所以啊,拜托啦。”


每次晓星尘都无奈的看着他,薛洋就更是一个劲的耍赖让晓星尘给他糖吃。


晓星尘嘴上说着:“你不能吃了,小心牙疼。”一边又会给他递糖。


晓星尘有个不成习惯的习惯,就是无论身上穿的是哪件衣服,每个口袋里总会装着那么几颗糖。因为,总会有人和他要糖吃。


可是现在,他兜里的糖都有些化了,也没那个熟悉的声音和他嬉笑了...


正这样想着的晓星尘被远远的一声呼喊唤回了思绪:“晓~星~尘~”


这声音......薛洋???!


拿着扩音喇叭喊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校园,放学回家的学生都纷纷停住了脚步寻找声音的来源。


晓星尘顺着周围的视线快速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最后在学校的天台上看到了薛洋。












薛洋他站在天台的最边缘,拿着扩音喇叭,平静的看着前方。


身边的人议论纷纷,这人怎么傻不拉叽的拿着扩音喇叭站在天台上。


只有晓星尘心跳不断加速,紧张的看着那个有些模糊的身影。


“薛洋!你又站在那干什么!很危险的知不知道!”晓星尘不顾形象的跑了起来,直接吼了回去。


“小星星,不要生气嘛。我可是平衡性百分百哦。”薛洋不介意的又往前挪了一小步。


他想努力看清楚那个人的脸。


那张他喜欢了近十年的人的脸。


“晓星尘是个傻瓜呢。”薛洋自顾自地说着,风吹得他的脸有些疼,“但他也是最温柔的人。每次都给我作业抄,给我买最爱的甜食,和我一起回家。”


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


你们都不要说话了好吗?我听不到他说的话了啊!


晓星尘突然很想看看薛洋的眼睛。


那双眸子一定是亮亮的,泛着光,还带着些狡黠。


就像六岁那年看到的一样。


“如果我可以像风一样好了。”这样的话可以离开你的身边,没有约束。


“我才不会承认你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我会很嫉妒呢。因为我知道的啊,小星星不喜欢我。我也知道只要我一说出喜欢,就再也回不去了。”以往十分张扬的声音里夹杂了哽咽,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模糊,“但我还是要说,薛爷爷我可不想自己的人生有什么遗憾啊。”


“晓星尘,我喜欢你。比地球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阿洋,我都知道了。以后我还会给你作业抄,还会带你去买你最爱的甜食,还会和你一同回家。不再故作不在意的样子不理你了。你很可爱,眼睛亮亮的样子也很可爱,什么样子都那么可爱。


晓星尘快疯了。他把所有的话都想好了,可是好像有人掐着他的喉咙,哽咽着什么都说不出。


“晓星尘,我想让你记住我人生最美好的样子。”











丢掉手中的扩音喇叭,薛洋张开双臂,不再看向晓星尘。


他望着天空,身子向前倾着,微风吹着他的衣服沙沙作

响。


薛洋突然觉得自己变得很轻松。


轻轻闭上眼睛,放任自己的身体随风飞去。


这样就能变成风了吧。


晓星尘,要接住我哟。


如同你当初说好的那样。











晓星尘看着薛洋向前倒下的身影,怔怔的伸出了手。


下一秒,薛洋他就会在自己怀里了吧?


然后自己会把他抱得很紧很紧,再也不会放开了。


就如当初说好的那样。


身边突然响起一阵尖叫,吵得人心烦。


有人在哭,有人在喊快叫救护车,有人在喊快叫警察。


可是晓星尘什么都听不到。


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


为什么?为什么薛洋他还不来?


快来啊阿洋,我的手举的都快麻了啊。


快点下来,我接住你。


晓星尘脑子里一片空白,却一直回荡回荡着一句话。


“晓星尘,我喜欢你。比地球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你。”


阿洋啊,这种时候叫我的名字是犯规的啊。












叮铃铃————


下课铃一响,晓星尘收拾好书包就匆匆走出了教室。


走到隔壁班门口,晓星尘深深呼了口气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倚在墙上。


看了看手表,快出来了。


再过几分钟,他就能看到那个人了。


那个人会勾着自己的肩撒娇:“呐呐,小星星,我的糖呢?今天我可是一点糖的滋补都没有呢,所以啊,拜托啦。”


他眼中会泛着光,还带着些狡黠。


就如同当年看到的一样。


可是他再也没有等到过他爱的那个少年。


(虐的部分停止。)
























薛洋.....


薛洋!


薛洋!!————


晓星尘恢复意识后感到自己躺着,懵了好大一阵才发觉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


刚才是梦吗?为什么那么真实?


可他现在没有心思考虑那到底是真是假,一个翻身起床就想冲出去。


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薛洋在哪,我要去找他。


快速的套上衣服冲出了门,朝着对街上的一幢房子跑去。


阿洋,我是不是真的很蠢。


在这相逢相识相知的十几年里,我竟然没有察觉,我喜欢你。


阿洋啊,你在哪里。


我有很多话要说,很多话要说啊。


我一定要亲口告诉你啊,我喜欢你。


可是...你在哪里...












在跑去薛洋家的途中,晓星尘第一次恨时间过得这么慢了,他想早点确定薛洋是否没事。


到了门口,晓星尘不管不顾的大力敲起了门。


“嗵嗵嗵”  “嗵嗵嗵”


每敲一次,晓星尘的心就跳快一分。


敲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这“嗵嗵嗵”的敲门声也在晓星尘的心里敲下了几乎毁灭般的绝望。


“喂,谁啊。不知道这个点一直敲别人家的门是会遭雷劈的吗?”就在要心灰意冷时,一个带着不耐烦的声音响起,面前的门开了。


薛洋睡眼惺忪的站在门口,满脸不耐烦:“怎么,想让我把你打成三分之四死?”


晓星尘呆呆的站在那儿,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薛洋一直盯着面前的晓星尘。


他的脸上还有着没有消去的痛苦,额头还冒出一层密密的汗。


晓星尘愣在那儿。


他心心念念的人啊就在他眼前


努力眨了下眼睛之后再仔细看着眼前的人,一下都没敢再眨眼。


“晓星尘?傻了?”薛洋把手伸过去想摸摸他的额头。


然后突然就被眼前的人急急地抱了个满怀。


薛洋只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地,想要挣开晓星尘的怀抱,而这家伙抱的更紧了。


啧,晓星尘发什么疯呢。


薛洋想要开口嘲讽一番,晓星尘的怀抱让他都有些窒息了,而到了嘴边的话却被晓星尘接下来的话给堵了回去。










“阿洋,我喜欢你啊。”晓星尘又加紧了搂着薛洋的力气,薛洋清瘦的身子铬的他心里发疼,但他怕这又是梦境,现在只想确认这个人的存在,“我喜欢你,薛洋。”


“……睡糊涂了?”薛洋被晓星尘突然的告白弄得稀里糊涂。


这也像薛洋他的反应了,所以,不是梦吧。


不过,他的回应的内容好像不太对啊,对他表白的就是这样的感觉?算了...


似是心里松了口气,晓星尘把怀里的人压在门上不由分说的就吻上他的唇。


没有什么技巧的,只会不停地转辗的吻着薛洋的唇,一下一下的亲着。


薛洋被这情况给弄懵了,反应过来后,就立马推开晓星尘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晓星尘!你发什么疯呢?!”


被薛洋吼了的晓星尘一声不吭,薛洋看着面前的人面色泛起红晕的脸颊,脸上有些委屈,有些痛苦,似乎还有一丝安心。


这样的表情,让薛洋心里一紧,主动过去勾着晓星尘的脖子吻向他的嘴唇:“晓星尘,接吻可不是你这样的。学着点。”










轻松的撬开了晓星尘因出神而微张的唇,薛洋把舌头伸进他的口腔里,寻找到他的舌头,勾住,吮吸,舔舐,指引着晓星尘与他接吻。


学着薛洋的动作,晓星尘很快掌握了要领,甚至反客为主,左手穿过薛洋的腰,把他搂近自己使两人贴的更紧。


两个人吻的难舍难分,空气中不时有羞耻的水声响起。


晓星尘的脸被羞的快要滴出血来一样,可他丝毫没有停止动作。


一吻结束后,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


薛洋看着晓星尘红肿湿润的双唇,一时间低声地笑出了声。


晓星尘被这笑拉回了心神,无奈的看着他,再次把他拥入怀中,抱的紧紧的。


把头低下附到薛洋的耳边,无比认真严肃又无比柔情的说出了薛洋一直想听的话。


“薛洋,我喜欢你。”搂了搂怀中的人,晓星尘从没有觉得如此安心。


“对不起,这么迟才发觉我自己的心意,让你等了这么久。”


“不过还好,你还在我身边。”


“不要变成风,不要飞离我身边。”


“我其实从来没有想过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阿洋啊,你知道吗?你很可爱,眼睛亮亮的很可爱,向我撒娇的样子也很可爱。你的所有样子,我都喜欢。”


“我们一起长大这么多年,一起所经历的时光,我一点也没有忘记。你早就渗透到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办法分开了。”


“阿洋,我喜欢你。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薛洋从来没有听晓星尘说过这么多话,信息量太大来不及消化,怔怔的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知道他和晓星尘之间有太多的不可能,从未想过这段单恋会有回应。


他很不甘心,他喜欢的人就在他身边,却不能和他毫无顾忌的拥抱。喜欢他也只能压在心里不能说出来,因为他们都是男的。


如果说出来的话,怕是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他还是说了,一辈子只为晓星尘勇敢这么一回。


晓星尘的回应是他没有想到的,有过贪心的想晓星尘会不会也喜欢自己,不然为什么一直纵容他?可是现在,当一切都有了回应的时候,自己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是梦吧?晓星尘怎么会如此呢?


直到晓星尘温热的唇贴上他的鬓角才拉回了意识,双手止不住颤栗的回抱他,心中的情感在一瞬间爆发,再也忍不住了,鼻头一酸,眼中滑落两行泪。


感到唇上有些湿润,晓星尘睁眼一看薛洋呆呆的流着泪,心疼的仿佛被人掏空了一大块,呼呼的往里面灌着风。


对不起,让你等得太久了。


吻掉眼角的泪,晓星尘握住薛洋的手,紧紧扣住。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薛洋怀疑这一切都是不真实,但身上那具躯体传来的温度又是那么温暖。


握了握紧扣着自己的手,回答道。


“好。”












表明了心意的俩个人第二天是牵着手去学校的,一路上引起很多人的议论,他们都忽略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对方在身边,其他人想说什么就随他们吧。


女孩在校门口等了晓星尘很久,在看到两个人牵着手时,一下子心跌到了谷底,也多了一份心安。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的,她都知道,晓星尘的心从来不在她身上,一起约会时总会分神。每次看到薛洋时,晓星尘的眼中会染上不知名的情绪。


无论什么情感,都不是属于她的温度。


所以说,晓星尘你啊,真是太温柔了。


不主动说分手,不愿伤害我。


但是你知道吗,却是这种温柔伤我最深。











两人看到她,顿了顿脚步,她看到晓星尘对薛洋说了什么,薛洋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撇撇嘴。


晓星尘无奈的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的头算是安慰。


他的笑,是那种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的笑。


是从来都没有属于过她的笑。


然后她看到晓星尘向自己走来。


他站定后,一脸抱歉,欲言又止:“对不起……”


女孩看了看别扭的薛洋,又看了看眼前的晓星尘。


真是两个让人生不起恨的笨拙的男人。


“我知道的,晓星尘。”女孩还是那样温柔的笑着,却掩藏不住眼角的泪光,“我知道你很喜欢他。但是,我还是很开心和你在一起的时光。谢谢你,晓星尘。”


“…对不起,我……”


女孩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转过身不带有一丝留念走了。


晓星尘,不必道歉的,真的谢谢你,也祝你们幸福。












薛洋看着对面两个人的互动心里还是有些不太高兴。


虽然知道晓星尘要和她说什么,也知道是他们做的不对,可心里还是不大平衡。


这个他喜欢了十年的人,这个说喜欢他的人,可是晓星尘的第一次的约会却不是和他在一起的,总归有点嫉妒呢。


晓星尘目送着女孩离开后回到薛洋面前,看着面前人生动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薛洋见到他这个样子,心里更不高兴了,看到他生气了,不该亲亲抱抱举高高吗?


“阿洋,走吧。”


“干嘛,你自己不会走啊。”


“不行的,我家小笨蛋会迷路的,不牵着的话,我很不放心呢。”


“你才是小笨蛋呢。”


“好好好,晓星尘是小笨蛋。那薛洋就是小笨蛋最重要的东西。”


“哦?那是什么啊?”


“阿洋,是我那颗为你跳动的心啊。”


woc.....晓星尘什么时候竟然学这种骗小姑娘脸红心跳的鬼话了?


可事实是,薛洋表面很淡定,但是耳朵尖已经红得不像话了。


觉得不能被晓星尘比下去的薛洋凑到晓星尘耳边,不知是害羞还是故意,声音还有些颤抖。


“最喜欢你了哟,晓星尘”


晓星尘本来满脸温柔笑意瞬间僵住。


脸上传来的温度让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所以说啊,这种时候叫我的名字是犯规的啊。














阿洋,你现在还想变成风吗。


当然想啊,自由自在多好。


…...那你是要丢下我一个人吗?


晓星尘,你是白痴吗?


……


当初不是说好了嘛。


我们都不是孤身一人。


会永远在一起的。


如果我变成风,那么你就是这整个世界。


因为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是你的痕迹。






[等风也等你。]






END





题外话:


很高兴能参加这次活动啦!!


认识了很多太太,人都很好哦!!


新的一年也要努力的喜欢薛洋,喜欢晓薛!!




评论(10)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