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你的名字2

·衍生设定

·薛洋和薛衍不是同个人

·有刀子 慎入

·不喜勿入

·看文前请戳本篇设定





晓星尘帮薛衍换了一次药,他很快就睡着了,倒是抱着薛衍的晓星尘翻来覆去睡不着的。

觉得自己有些失眠,怕这样下去会打扰薛衍休息,晓星尘索性起床,轻轻带上里屋的房门,坐在室内的桌子旁,无聊的看着这周围熟悉的地方。

义庄的摆设简单干净,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晓星尘在想要不要再添点什么摆设,一偏过头,看到了在角落里的一个木箱子。

这是什么?晓星尘想着:原来就有吗?好像没有见过呢。

好奇心驱使他拿起箱子仔细查看。

嗯,是个雕有精致花纹的木箱子,不大,拿起来也挺轻的,上面上了繁琐的符咒。

是薛衍的吗?没见他提起过呢...

再三犹豫要不要打开的晓星尘还是下了手,因为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打开吧,打开吧,这个对你很重要。”

费了半天劲才解开了符咒,打开箱子。

有一本手记。

晓星尘随意的翻了翻,上面记载的都是些禁术,应该是修鬼道之人所写。

想了想修鬼道的后果,晓星尘不经摇了摇头,不行啊,鬼道太危险了,薛衍以后可不能再修。

想着这肯定是薛衍的东西,他还是不要再翻了,却在看到他自己的名字时愣住了。

是本子的最后几页,和前面的记载完全不一样。

凌乱的字体,上面写满了晓星尘的名字,还有“道长”二字,斑斑驳驳的血迹,使得最后几页变的有些可怖。

细细的看,会发现上面记载的禁书与人的起死回生有关,借舍还魂、魂魄转移、割魂补魂...让人有些心惊...

晓星尘不知怎的心头一紧,呼吸急促,一时没有拿好手中的本子,掉落到了箱子里,晓星尘这才看到箱子里还有其他东西。

一个锁麟囊和一颗饴糖。

[晓星尘,你可别忘了我啊!]

一个模糊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一时间脑子里情绪有些波动。

稳了稳心神,晓星尘把那颗饴糖拿起:“这糖啊可别多吃,吃多了会牙疼的,到时候又得吃药,你又不愿。”

刚自言自语完的晓星尘愣了神,他从没见过薛衍吃糖啊?

“我今天是怎么了……”晓星尘叹了口气,想了想将那颗糖随手装进他的储物袋中,把箱子合上,下了符咒,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他坐在椅子上,窗口外的月亮格外明亮,清冷的光直直照进屋子。

刚刚闭上眼有了点睡意,朦胧中看见有个人影对着自己弯起嘴角露出大大的笑容,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然后挥手告别,和薛衍同款式的黑衣划过自己的眼前。

看不清真假,看不清样貌,也听不见声音。

一惊而醒,已是第二日的清晨。

“醒了?”薛衍看着晓星尘发呆的眼神:“怎么跑出来睡觉,也不怕着凉,入春了夜里很凉的。”

“昨天晚上有些睡不着,怕吵着你,就出来坐了一会,没想到睡着了。”晓星尘看见自己身上盖着的衣服,又看见薛衍慢慢地往厨房走,赶忙过去拉住他:“你受伤了就好好休息,别乱跑。”

掀起身上的衣服给薛衍披上,拉住他往房间里扶:“一会儿我去做早饭,你休息吧。”

薛衍笑了笑:“晓星尘你真好啊。”

晓星尘闻言脸有点红:“说什么话呢。”

“喂!”薛衍笑出了声:“怎么了,我男人还不许我夸了,这世道怎么这么险恶啊,你说是不是啊,星尘——”

他那声“星尘”扯得老长,把晓星尘羞得不敢瞧他:“就你会说这些胡话。我先去做饭,吃完了你再睡一会儿。”

薛衍看着晓星尘带着既羞且恼的样子急切的出门,笑着说:“星尘,你真是个温柔的人呢,我真是好福气啊。”

-------------------------------------------

晓星尘安抚好自家受了伤还闹腾的小祖宗,答应着出门给他买点糕点,才发现自己没有带钱,怕是回去那人见他空手回来又要吵着和他一起上街了。

晓星尘思忖着去了在近郊处买的房子。

这间房子不太大,带个小院子,比起义庄胜在远离热闹的集市,清净,符合晓星尘的生活标准。

“心疼钱做什么,住的舒服就是了,集市那边太吵了,受不了咱们就换个地方嘛。晓星尘啊,说你傻你还真精明不到什么程度,你怎么那么那么死脑筋啊。”

记忆中好像有谁这样说过,因为晓星尘心疼钱,可是看他又着实喜欢,就买了下来。

“以后嫌吵了,我们俩就住这儿,烹茶煮酒,粗茶淡饭,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这儿就我们俩,没别人,多好啊。”

“好,以后我们一直在一起。”

晓星尘站在屋前发了半天懵,这是记忆吗?还是最近太累了产生了幻觉?

如果是记忆,那个人应该是薛衍才对。

可是薛衍不会和他如此说话。

自己……最近是怎么了...

打开院子的木门,远远地传来竹竿轻敲地面的声音,然后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渐渐接近。

晓星尘警惕地拔出霜华,悉索的竹竿声开始变得急促,一个小姑娘出现在土方的视野中。

不对,说错了,是个鬼魂状的小姑娘。

“她”见了晓星尘,一瞬间呆愣到了原地,竟也不怕晓星尘收了“她”,快速飘到了他的面前。

“小姑娘”手中的“竹竿”不停地敲着地面,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晓星尘愣了愣,“她”低声叫了一声,沙哑难听,然后向院子深处飘着,示意土晓星尘跟“她”走。

犹豫了一下,晓星尘收起刀,跟着“她”,绕到了屋子的后面。

春天到了,这园墙上长满了爬墙虎,有个人人坐在满是杂草的地上,靠着院墙。

小姑娘“啊”的叫了一声,快步飘到那人身边,“竹竿”敲着地面。

“啧...小瞎子..谁叫你回来的...我还死不了呢! 不是叫你走吗...果然死了后还不长些记性....让那些道士发现了你...你就完了...真是的...我还用不着你费心把我带到这...”

晓星尘在看到那人时瞬间睁大了眼睛,黑色的短发,猩红色的眼睛,身边有个鬼魂状的小姑娘……

几乎一时冲动几步冲到那人身前,拔出霜华指着那人:“就是你伤害了薛衍!”

那人看见晓星尘,眼睛略张了张,许久突然笑了起来:“是啊,是我——”

TBC

OK   洋洋上线  准备开虐







评论(3)

热度(87)

  1. 醉笙冷风中碰杯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加油(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