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信

·现代设定

·甜文无虐

·食用愉快

薛洋。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是从别人口中,这让晓星尘有一秒的愣神。

“道长,这是今天我在那家甜品屋时遇到坏东西,他让我给你稍的信。”

当阿箐把一封龙飞凤舞上面写着[至晓星尘]的信递到晓星尘面前时,晓星尘才知道这不是幻觉。


工作完后,晓星尘揉揉眼睛,摘下来眼镜。

拿起放在一旁的信,愣了好久,上面的字很潦草,带了些年少时不曾有的苍劲。

抿着嘴唇,晓星尘很认真的在想要不要拆开看。

时间过得真快啊,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他了?

眼睛度数已经很深了,晓星尘又带上了一旁的眼镜,揉了揉太阳穴,他还和以前一样吗?


从以前开始晓星尘就不知道被别人说过多少次情商低,用薛洋的话来说智商高有什么用,这情商,将来娶不到媳妇。

以前每次和薛洋在一起时,什么事都是薛洋定的,吃饭也好,看电影也罢,晓星尘一个地方也不知道。

薛洋有时候耍赖让晓星尘带他去甜品店,看着晓星尘急得脸通红,薛洋才“噗嗤”笑出来,拉住晓星尘的手去往甜品店。

“晓星尘,你是傻子吗?”


薛洋轻笑着带着丝嘲笑意味的声音在晓星尘耳边徘徊。

有些昏黄的灯光下的信纸被照的透明,熟悉的字迹让晓星尘恍惚看到了那个在少年时代,整理薛洋给自己写的小纸条的自己。

那个时候薛洋会说:“喂,你收藏这个干什么啊,我不是一直在吗?再给你写就好了。”

结果...他们还是分开了。

就算分开这么多年,那些纸条晓星尘也没有扔掉,好好保存着,只是上面的字迹早已模糊。

晓星尘的字很好看,不过他没有给薛洋写过什么,因为他不知道要对薛洋说什么。

那时候每每提笔就又放下,心里想着这比写语文作文还难啊。

也曾经被薛洋埋怨过,晓星尘没有开口说话,但也希望自己会说一些漂亮的话讨恋人的欢心,每次也只是脸红着沉默,认真的看着薛洋。


好奇怪啊,当初明明爱的难分难解,为什么如今却分开了,天南海北。

毕业之后聚少离多,两人大多数的时间都投入了工作。

晓星尘当了医生更是忙的不可开交,难得的约会也随时会被紧急的医院通知给打断,每次薛洋都会潇洒的摆摆手示意晓星尘先走。

薛洋一直活得很肆意,所以就连说分手的时候也没有过多的话,走的时候也是云淡风轻。

晓星尘知道的,其实他的阿洋一直很怕孤独。

可是晓星尘没有挽留,他知道自己终究还会失去了他的爱人。


其实,如果那时候能够抽出时间陪陪他就好了。

其实,如果那时候能对着他说几句早安晚安就好了。

再多说几次,阿洋,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


在他工作的医院对面,有一家甜品店,薛洋很喜欢去那里。

每次不那么时忙的时候两人经常会约在那里见面。

这也是为数不多的晓星尘能记住的店。

问他为什么喜欢这里呢,他说这家的草莓蛋糕很好吃啊,想多吃一点呢,真是可爱的理由。

可是晓星尘没有记错的话,那每次都点的草莓蛋糕薛洋都只动了一点点。

所以现在在晓星尘不忙的日子里,他都会去那家甜品屋点草莓蛋糕,试着体会当初薛洋说的那种感觉。


很奇怪的是,晓星尘每次去的时候都能看到薛洋坐在靠窗的位置低着头百无聊赖的搅着咖啡。

窗边的位置总给人一种暴露了自己的感觉,晓星尘至今也不明白薛洋为什么会喜欢这个位置。

[因为可以看见你匆忙赶来的蠢样。]

这是那封信里薛洋写给晓星尘的话。

猛地呼吸一顿,晓星尘再也忍不住了,拿起一旁的衣服冲出了家门。

阿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笨,你不明说,我怎么会明白。

气喘吁吁的赶到那家咖啡厅外面,看到靠窗的两人座上坐着那个黑衣男人。

对面的位置空着,却摆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而他的面前摆着草莓蛋糕。

他一下一下戳着蛋糕,一如以前的慵懒闲散。

晓星尘突然觉得似乎回到了还没分开时的场景。

薛洋在这家咖啡厅点上一杯咖啡和草莓蛋糕,等待着匆匆赶来的自己。

他等了多久,是以怎样的心情等待着自己的。

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吃草莓蛋糕,只是有个找自己的理由罢了。

可是现在这些他都不想探究,他只想再次站在那个男人身旁。

终是有些忍不住整理整理自己以为跑的过快而凌乱的衣物,深呼吸推开门进去了。

晓星尘大步迈着腿朝薛洋走去。

“阿洋,我回来了。”


——————END——————

哈哈哈 话说我还是很喜欢码小甜文的说

今天好开心啊!!!码个字奖励自己一下!!!

(沙雕的我 别管我)

评论(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