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The Secret(花吐)

·花吐梗(be)

·不是甜的那篇,是刀子(注意!)

·文笔不好 拒绝ky

·安静看文



1.

晓星尘第十次路过义庄。

[ 子琛,这儿以前是这样吗?怎么这么荒凉。]

[ 星尘,薛洋死后这儿就很久没有人住了……]

[ 什么?]

[ 很久没有人住了。]

[ 前面那句。]

[ ...薛洋死后。]

[ 星尘,你想起什么了吗。]

晓星尘皱眉。

[ 薛洋…..?]

[ …那是谁? ]

2.

晓星尘复活了,当他从来时眼前站着宋岚和薛洋。

晓星尘失忆了,记得所有人,唯独忘了和薛洋这个人和与他有关的所有记忆。

无论怎样也检查不出原因,只能说可能是重生时的后遗症。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薛洋愣了一会,突然侧身用衣袖捂住嘴猛地一阵咳嗽擦擦嘴角,然后换上不以为然的笑意。

[ 啧,晓星尘是有多不想想起我吧,算了,人家前世还嫌我恶心呢,要是真tm想起我会更恶心吧。]

晓星尘,你可真聪明,把不好的事全忘了。

3.

薛洋发现自己开始吐花瓣是在晓星尘复活的前一周。

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但后来吐的花瓣越来越多,次数也越来越频繁,薛洋才觉得不对劲。

这什么玩意娘么唧唧的!

去了好几个不同的医馆,也没有法子。因为这种事不管是那家医馆也没有见过,气的薛洋直差砸了那几个医馆。

“哼,连这点小病都看不出来,我看你这医馆算是别要了,砸了当柴火吧! ”

说归说,薛洋可也没有做。

为什么?

因为......如果那个人知道了会责怪他吧。

啧,多管闲事。

4.

实在受不了的薛洋去了金陵找金光瑶,希望能从他们家的古籍里找到点线索。

可是刚见面时薛洋没忍住咳出几片花瓣,接着就看到金光瑶一脸惊愕。

不得不说能从金光瑶身上看到除假笑外的其他东西,真的太难得了。

“啧,小矮子,怎么没见过啊!你薛爷爷可是自带背景的男人啊!”刚想多嘲讽嘲讽金光瑶的薛洋却在听到他说的话时黑了脸。

[ 成美,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5.

差点没和金光瑶打一架的薛洋现在脸阴郁的要死,什么傻逼名字还花吐,怎么吐个花就花吐了?那要吐个草,吐个叶,吐个蛤蟆呢?!就叫草吐、叶吐、蛤蟆吐了!!!

薛洋黑着脸走在会义城的路上回想着金光瑶说的话

“这是有了暗恋之人后就会吐出花瓣。”

“要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并让他/她也喜欢上你,然后得到真爱之吻才能痊愈。”

喜欢的人…

薛洋走路的步伐顿了顿,脑海中闪过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影。

啧,能让你薛爷爷我喜欢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6.

薛洋不知何时开始对晓星尘过分关注,但等到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高傲如薛洋,他怎么也不可能承认对晓星尘有旁的意思。

在义城时偶尔也能感受到那人对自己的态度很不一样,但始终没有说破。

直到他一剑自刎时......

他才体会到什么叫心慌,什么叫爱憎。

只有一个名字。

晓星尘。

7.

整整八年,除了薛洋,没人知晓他是怎么过来的。

每天像往常一样去买菜、做饭、收拾屋子。

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做过。

之后便是入魔一般去研究鬼道,身上的血留了一次又一次,人不人鬼不鬼。

可晓星尘身上却是干净无比。

薛洋他在做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

只知道他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

晓星尘,你不能死。

8.

金光瑶终是看不过了,去金家古籍中呆了许久才寻着方法。

把它给过薛洋时,薛洋是懵的。

他...有救了?

又可以看到他了?

鲜活的不是冰冷冷的...

一瞬间竟有些哽咽,深深忘了金光瑶一眼,便御剑去了义庄。

而金光瑶被那一眼慑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那一眼中包含的不是思念,不是恨意,不是欣喜,是平静。

毫无波澜的平静。

他要回来了。

9.

回来义庄的薛洋动作很快,准备好所以材料后,没有忘了把宋岚头上的长钉拔下,给他补好舌头。

宋岚自少不了和他打一架,却在听到薛洋说:“他要回来了。放下了手中的剑。”

晓星尘要回来了。

10.

晓星尘复活后只有些奇怪为何宋岚会在自己面前,当他听到宋岚说

“对不起,错不在你。”

一愣神,温柔的笑了笑。

“子琛,我从未怪过你。”

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说话谈吐的方式也和原来一般无二,这让薛洋心里莫名的烦躁。

“不知这位小友叫什么名字?”

在薛洋终于忍不住踹翻一旁的凳子时,晓星尘这才注意到他。

“......”

“为什么不说话?我们之前认识吗?”

晓星尘...你在玩什么花招?装不认识我吗?

“......”

“我是...薛洋...”

薛洋一开口,声音带着很浓厚的沙哑,他死死盯着晓星尘,想看看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薛洋...”晓星尘默默的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眉头皱着,似在努力回想自己有关这个名字的记忆。

好半响开口:“抱歉啊,我记不得你了。”

他带着歉意的笑很真诚,带着几乎伤人般的热度。

“.......”

“没事。”

“我也不认识你。”

“你只是暂住在这里而已。”

11.

当得知晓星尘失忆而且只忘了他的时候的时候,薛洋一时情绪激动没忍住,咳出大把的花瓣,还好及时用衣袖遮住没被宋岚看见。

看到衣角沾着的血迹,只是擦擦嘴,嘴角勾起一抹笑。

啧,看来这次离死期不远了呢。

真没想到他的死竟不是被万人砍死,而是得病这种无聊的死法。

果然,活着也太没有意思了。

12.

在晓星尘身体恢复后,宋岚带着他离开了义庄,薛洋没有阻拦,甚至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

只是他垂在一旁的手在颤抖。

宋岚看到了一切,叹了口气,走了。

他们没有走远,或者说没有走出义城。

这儿于晓星尘来说,存在了太多太多的回忆。

无论是好是坏,都无法剥夺。

这样做不公平,对晓星尘还是对薛洋,都不公平。

13.

晓星尘复活后的生活与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出入,只是偶尔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少了什么。

每次去夜猎时,身边又有了挚友的陪伴。这种感觉很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应该在他身边的人不是宋岚,而是另一个人。

可是,却不知道是谁。

也有好好想过薛洋这个名字,觉得耳熟,可在脑海里搜索半天,没有一点记忆也没有。

大概真的没有什么交集吧。

每次路过义庄门口,熟悉又陌生。

看着那个总是笑嘻嘻的少年,熟悉又陌生。

但是为什么怎么都想不起来。

14.

直到有一次夜猎回来后在义庄的门前石桌旁,碰见趴在桌上似乎有些喝醉的人,晓星尘才觉得似乎有什么在改变。

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酒香夹杂着花香,唇上一片温凉。

明明唇上是意犹未尽的不舍,但身体却快一步做出动作扯开眼前的人。

[ 你...你干什么?!]

然后晓星尘看到那人一愣,之后便趴在桌上大笑。

[ 哈哈哈哈抱歉了,我喝多了……]

可他就那么笑着,一愣神的功夫,晓星尘却感觉到一世的悲凉。

好像去抱抱他...

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泯着嘴,晓星尘思绪很乱,只想赶快逃离。

随意的找了个撇脚的理由,几乎是仓皇而逃一般的走了。

晓星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只是...感觉好像还不赖?

15.

晓星尘没有看到的是,在他离开时,薛洋停止了疯狂的大笑,从桌子上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看着他离去。

随后拿起桌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咔嚓。”

酒壶摔在地下清脆的声音响起。

终于支持不住倒在了石桌上。

原本闪着光的眼睛渐渐失焦。

机械的用袖子擦去刚刚笑出的眼泪。

看吧,他果然不喜欢我了。

16.

病情没有好转的迹象,身体每况愈下,咳出的花瓣带出的血丝越来越多,胸口也变得越来越沉闷,到最后已经没有出门的力气。

义庄中满屋的花瓣被从开着的窗缝吹进来的风卷起,轻轻飘荡。

薛洋手中捧着的花瓣沾染着鲜血,妖冶美艳,好似盛开的曼珠沙华。

预示着死亡。

当咳出的最后一口鲜血浸染了整片花瓣,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

躺在花海中,薛洋竟然开始怀念以前的义城时光。

其实哪怕很平淡,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不行了呢。

17.

晓星尘病了,他会吐出花来,这种感觉很怪异。

本来觉得没什么的他,只要每次一咳嗽就会飘出花瓣来。

这是...

宋岚一脸严肃。

[ 星尘,这是花吐。]

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怎么不知道?

认真听宋岚说完花吐的症状,晓星尘的内心是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

喜欢的人吗?

没有啊......

宋岚看着挚友发呆的模样终是叹了口气,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孽缘啊。

可是...那个可以治好你的人已经不在了。

18.

不知为何,晓星尘近日总会做梦,而且是同一个梦,梦中是同一个人。

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勉强看清身影的轮廓,是个少年。

但奇怪的是只要每吐一次花瓣,梦境就会清晰一分。

刚开始只能看清他的轮廓,后来能看见他的衣服,再后来能看见他的头发,最后看见了那人的脸。

是那晚在义庄外喝醉了亲吻他的那个少年。

对了,他叫薛洋。

不是没有问过宋岚他和那个少年的关系,只是每次他都沉默不语,晓星尘只好放弃。

之后晓星尘会在义庄外发呆很久,等待着少年的回归,问问他自己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是一直没有等到 。

19.

花吐只有一个办法可解,晓星尘吐花瓣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到后来还渗出血丝。

但这些晓星尘都不在乎,他只想知道那个夜夜出现在自己梦中的人到底是谁。

随着咳出的花瓣越来越少而血迹越来越多,晓星尘的记忆似乎在一天天恢复。

刚开始能隐约记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晓星尘记起了关于薛洋所有的一切,记起了那晚唇上意犹未尽的不舍,以及自己推开他之后他眼中的一世悲凉。

他记起了薛洋这个名字对自己的意义,却再也无法让名字的主人知道。

20.

再次路过义庄时,恍惚还能看到那人靠在一旁的大树上冲自己嚣张的笑着。

突然胸口一沉呼吸一窒,猛地咳出血来。

拂过的微风却带不走沾了血的花瓣。

亲手去薛洋的墓前给他除去了多余的杂草。

随后,摆上一盅酒,两个酒杯,斟上酒。

举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看着这四方天地,轻轻地笑了,不明意味。

阿洋,是你吧。

一口鲜血没预兆的从胸口涌出喷在酒杯中,瞬间染红了清澈的酒。

但晓星尘还是擦擦嘴角喝下了那杯酒,之后靠在薛洋的墓上,轻轻阖上眼。

好想再见见你一次啊,薛洋。

21.

宋岚依旧是一个人,或许原来还有人在他身边。

不过现在......

他提着一小壶酒和一些饴糖来到两个墓前。

动手把周围的杂草收拾干净,把酒和糖给摆好。

静静待了一会后就离开了。

而他身后那两座墓上。

一个刻得是晓星尘,一个刻得是薛洋。

————END————

评论(14)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