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关于一觉醒来我老攻变了个人8

·现代晓和原著晓互换世界

·现代晓薛已在一起,原著晓薛还在努力。

·沙雕文笔 拒绝ky 食用愉快





[现代洋视角]

要说我和晓星尘是怎么认识的那完完全全就是个意外。

当年有个漫展,我被主办方邀请去了,他也是被邀请的嘉宾之一。

刚到场时就注意到他了,原因无他,因为他多管闲事。

我和小矮子当时在哪里“打架”呢,他和他的朋友就过来劝阻,一本正经的拉开我们说:“这儿是公共场合,不可以这样的。”

被拉开的我一脸懵逼...

被拉开的小矮子二脸懵逼...

于是就这么“认识”喽。

当时只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烦,叨叨叨的说一堆大道理,搞得人头疼。

呵呵,那次我差点没和他打起来。

谁知道他是“红人”啊!

因为他,我成了那场漫展的红人,走到哪都是

“矮油,你知道嘛,霜花大大劝了一个小coser,那个coser还想打大大。”

“是吗?霜华大大脾气那么好的,这个coser有病吧。”

“话说他叫降灾呢。”

“呵呵,还真是降灾...”

“他想蹭霜华大大的热度吧,真是的,要点脸吧。”

.........

我就无语了,我惹到他了吗?

事情越闹越大,我的微博下被他的粉丝给侵占了,一口一句骂,一口一句维护他家大大。

我不想理,因为我没有错。

后来他也觉得事情不对劲了,就在微博上公开澄清了是怎么一回事,还十分正经的和我道歉。

于是眦就必报的我乘着机会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想着多和他接触接触肯定能坑到他,结果最后把我自己给赔了进去。





在我们认识了近一年的时候,恰逢他的歌会,很热闹,粉丝们也都很认真的给他过着这个生日。

然后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他在当天歌会的结束时说:“我很感谢你们一直以来支持我,在歌会的最后,请允许我自私一回,我想把最后一首歌留给一个人。”

当时听到这儿时我的心莫名的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这首歌是《pretty boy》

当他略带沙哑的声音想起,暧昧的吟唱缓缓流泻

.......

Oh my pretty pretty boy I want you

哦,我那俊美少年啊,我爱你

Like I never ever loved no one before you

仿佛在你之前我从未爱过

Pretty pretty boy of mine

我那俊美少年

Just tell me you love me too

告诉我你也爱我

Oh my pretty pretty boy I need you

哦,我那俊美少年啊,我需要你

Oh my pretty pretty boy I do

哦,我那俊美少年,我是真心

Let me inside

让我住进你心

make me stay right beside you

与你相伴,与你相依

......



在最后他说:“我知道你也在听,这首歌是只为你呈现的。我们相遇的不太美好,可接下来我们的相处掩盖了所有,甚至添了此生最好的回忆。”

“我想说。”

“降灾。”

“薛洋。”

“I will never find someone like you。”

“You are my favorite person in the world.”

“歌会结束。”






那天晚上所有晓星尘的粉丝都疯狂了,还有一干圈里的大大,他的微博还有我的微博被各种消息给刷屏了。

我没有回复,一切照常。

很多就开始对他冷嘲热讽,说他只是一厢情愿,也说我太不要脸,勾搭了晓星尘还不敢现身,说我是死gay,晓星尘也是死gay,不配在一起。

我和他都没有回应一切,所有的风波都好像和我们无关。

不过,在两个月后我的生日那天凌晨,我在微博上更了十条微博。

是十套cos成片。

主角只有两个。

我和晓星尘。

不同的十个主题,不同的背景,每一个的故事都是我写的,或虐或甜,或悲或喜,都是我们两个。

配文只有两个词:

My Lover

我们在一起了,不管别人怎么想,我们都在一起了。

生活和谐平淡,缓缓而过。

直到晓星尘换了个人,我才感觉有什么东西瞬间破碎了。

去过超市回来后,每次习惯性的说:“小星星,快点帮我拿点东西,太重了。”

他却没有出来,我才想起家里只有一个仍旧在养伤的“晓星尘”。

吃饭时没有人再给我夹菜,没有人会温柔的说慢点吃,没有人会给我喂糖吃。

回过神来,我竟然对着晓星尘的衣服发呆。

可笑,太可笑了,他去参加漫展好几天都不会这样。

回到家,也常常看到这个晓星尘对着吹起的窗帘布发呆,我知道他脑海里有个人,和我一样。

我坐下来,和他说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他听的不太认真,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或者完全没听,但我就喋喋不休的说着。

回忆真是太珍贵的东西了,以前在春日樱花绽放下的野餐也好,在夏天连绵树荫下的打盹也好,在秋日枫叶飘舞的大街上散步也好,在冬天暖气十足的被窝里谈天也好,都被我一一珍藏。

万一他不来怎么办?

我问这个晓星尘“万一你回不去怎么办?”

“……”

我感觉我会失去很多,比失去自我还要难过。

因为晓星尘他就是另一半的我,少了一半,另一半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问起了之前问过的一个问题。

我说“你想薛洋吗?”

他默不作声,我也准备离开时,我听见他坚定的声音。

“我想见他。”

“现在,立刻,马上,去见他,跑去见他。”

TBC

这篇算是现代晓薛如何在一起的交代了,我知道这篇写的很有问题...

时间有点紧,抽不出时间更文了。

明天学校放月假,我会努力码字的。

还有,不知道你们听过《pretty boy》吗?

真的很好听,很暧昧的一首歌,我真的很喜欢。

所有在晓星尘和薛洋表白时选这首歌,气氛刚刚好。

(⁄ ⁄•⁄ω⁄•⁄ ⁄)


依旧沙雕的我,别理。

评论(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