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关于一觉醒来我老攻变了个人6

·现代晓和原著晓互换世界

·现代晓薛已在一起,原著晓薛还在努力。

·沙雕文笔 拒绝ky 食用愉快



[现代晓视角]



我叫晓星尘,薛洋是我的爱人。他挺爱闹腾的,每次在我生气时也不会说些软话,他那直来直去的性子挺不招人喜欢的。

但是,毕竟,网上有句话叫“越不招人喜欢就越可爱”。

没事,他们都不喜欢,我宠着就好了。

直到我穿越了之后我才发现,和这边的薛洋一对比,我家媳妇简直可爱的爆了。

先不说我到底怎么穿过来的了,自从那次和这边的薛洋说了那番话后,他就不怎么理我了。

我第一次觉得我很多余......

算了,我也知道我不该说的。

他们之间的事只能他们自己去想,我不能过多干涉的。

不过看着不远处的薛洋,心下还是有点不忍。

一个人连自己的心都看不透,却仍旧对另一个人如此执念。

不管是爱还是恨,亦或是其他,他和那个晓星尘终究是分不开了。










异乡的味道远不如自己家的,窗外如水一般的月色照进屋子里,我很精神的很,睡不着。

我爬起来,准备去外面透透气。

这儿有两张床,我睡一张,薛洋睡一张。

我小心翼翼的走着,怕把薛洋给吵醒。

路过他的床想要离开的时候,我听见了薛洋他细微的呼喊声。

“不要……嗯……不要走……”

借着门外透下来的月色,我清楚的看见了薛洋的表情,他眉头紧锁,抿着嘴巴,一脸委屈的样子。

他在做噩梦,和阿洋一样的姿态做着噩梦。

我家薛洋也容易做噩梦,但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原因,我也无所谓,他痛苦过什么,开心过什么,都是过去式了,只要现在我在他身边,只要我在。

如果他愿意把他的痛苦与我分享也是再好不过了,我也愿意与他一同承担。

他这时候也睡了吧,也会做了噩梦吗?梦见我突然离开,结果第二天早上真的发现我不见了?

那时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不要走……道长……道长……晓星尘...”

算了,现在要紧的是照顾这个。

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抚摸着他的头。

“不怕,不怕,道长在这里的。阿洋别怕,道长回来了。”

我感受到了他的颤抖,褪下恶人面具的他,莫名让人心疼。

他终究不过还是个孩子啊。

他昂起头,蹭了蹭我的手掌,我以为他醒了,赶紧抽开。

然后就听到他不满的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和一只猫一样。

叹了口气,又重新轻轻的揉着他的头发。

“道长,笨蛋。”我听到薛洋嘟囔“糖…没了…再给我一次…糖…别走了…”

“好,给你糖。”我看着熟睡的薛洋发觉这般的他倒是显得真实甚至...带着些...可爱。

突然感觉有点困了……

不行……要倒了










我是被人踹起来的......

首先,我梦见了好多小小的薛洋围在我身边,扭着身体费力的爬上我的身子,然后趴在上面,一直朝我撒娇要糖吃,。我不答应他,就在我身上一会轻一会重的咬我。虽然这样子很可爱了,但是......小孩子咬人挺疼的......

我被这不对劲的感觉忽的睁开了眼,就感受到一把剑直指着我的脖子

啊……坏了......

“晓星尘,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薛洋面带笑容看着我,但声音是瘟怒的。

“我我……昨天晚上睡不着本来想去外面转转的……然后就睡着了......”

“...这和你睡在这里有什么关系?还有你为什么搂着我?!”

嗯,和阿洋在一起时习惯了...晚上睡觉抱着一个人形抱枕会很舒服......但我要是说出口了肯定会被打吧......

抬起头看着他,我也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但他冷冰冰的样子有些吓人。

突然怀念昨晚那个乖巧要糖的孩子了......

“过来吃饭!”

他朝我吼了一句,原来他早就做好了饭了?

吃完饭,他起身把碗和筷子送到厨房,然后对着我说:“你,洗碗。”

“哦。”

我突然觉得和他在一起时,我就像个面对着脸色很凶的大人的孩子一样......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暗暗感叹着果然还是我家薛洋可爱时,就看到他的身形晃了一下。

“怎么了?”我出口问道。

“没事。”他不在乎的挥挥手:“好像有点发烧了。”

“发烧?”

“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过几天就好了。”他转过身来对着我 ,脸上带着满不在意的笑。

我皱了皱眉:“你就这么不会照顾你自己?”

“啧,照顾?我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过来的。发烧算什么,老子他妈的几次得了风寒都熬过来了!几次逗到鬼门关 ,可你说好笑不好笑,老子还就活下来了,活蹦乱跳的,想怎么浪就怎么浪!”

他还是一幅无所畏惧的样子,可偏教人心疼。

心想着这里定也没有药,开口:“薛洋,你把这儿的结界去了吧,我去山下药铺里给你买点药。”

这话一出,他本随意乱看的目光死死盯住我:“你在逗我?!哼,我不管你是什么初心,这结界我是不会消的!”

“可你发烧了......”

“啧,你怎么这么多屁话!烦死了!”

转身出来门,我不要猜也知道他一定去了那棵桃花树了。

不知为什么,我脑海里浮现了一句话:他丫的,熊孩子!










虽说薛洋让不用我管他,终究还是放不下心。拿起手机给我家薛洋打了电话。

“喂?小星星?”听到薛洋熟悉的叫法时,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翻涌的情感。

不过,现在不是抒情的时候。

“阿洋,把手机递给晓星尘,我有话问他。”

那边一时寂静,我怕我家小祖宗一时把电话给我挂了.......

“喂?”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这是我的声音。

“你是他吗?”

“嗯,有什么事吗?”

“那个,这边的薛洋发烧了,家里也没有药,他也不肯让我去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为什么问我?”

“你和他处了三年,应该知道他是什么脾气吧。你对他很熟悉吧。”

听到那边的我问的话,我就知道这也是个不开窍的主儿。

过了好一会我才听到电话那头的他叹了口气:“唉,薛洋他这般是比较难处理,你先看他有没有烧的很厉害。如果有的话先用布沾湿给他敷在额头上,多给他换几次。或者给他擦擦上身,先降温吧。他一般只得风寒感冒的,你随后去找些红糖和生姜给还有他熬点汤,给他喂下。如若真不行,再说吧。”









TBC

这章剧情有点水......

还有感冒什么的瞎写的,特别不严谨,不要放心上。

关于现代晓的性格我想的是外表明月清风,其实内心很闷骚的那么一种,可能看得时候觉得有点ooc。

不过现代晓和原著晓不是同一个性格的人,现代洋和原著洋也不是同一个性格的人哦。


评论(4)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