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关于一觉醒来我老攻变了个人5

·现代晓和原著晓互换世界

·现代晓薛已在一起,原著晓薛还在努力。

·沙雕文笔 拒绝ky 食用愉快

[原著晓视角]

若问我这一生有没有忘不了的人,那答案肯定只有一个。

薛洋。



薛洋他,我一直看不懂......

在米酒摊初遇时,他嚣张的还有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语让我觉得这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少年。

当真是 ......无赖可爱。

分手时,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他也正在回头看着,那时他眸子里满是挑衅和张扬耀眼的不像话。

只这一眼,便忘不了了。

当年押着他上金麟台事,我内心都在颤抖。

我不明白这个少年为何要做出杀人全家的事情。

但,错了就是错了,恶便是恶。这总是无法推脱的。

他被判决押入金家大牢时留了一句:“晓星尘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啊,咱们俩就走着瞧吧。”

那一刻,我本已平静的心又起了波澜。

“道长,咱们俩啊就走着瞧吧。”

怎么能忘了他呢?薛洋。

在我得知他没有死,而且屠了白雪观,挖了子琛的眼睛时。心里除了愤怒还有无尽的悲凉。

终究无论如何他还是要如此,别人让他不爽一时便要他血偿。

我没有去寻他,而是带着子琛求我的师傅把我的眼睛给了他,随后就离开了。

只要我们不再相遇,就不会再有这么多的事了吧。

可上天和我开了一个大玩笑,我救了一命陪我三年逗我笑的少年竟然就是他。

得知这个消息时,我的心忽的一酸,果然还是逃不了吗?

之后听到阿箐说看到他杀人时,我再也没有办法控制情绪了。

果然还是改不了那性子,还是拿人命当儿戏。

同时我也意识到,那是薛洋,不是那个会逗笑我的少年。

一旦知道这个后,我的心乱了。为什么要如此?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不可能会好心陪在我身边三年的。他还在乱杀无辜!

一时动怒之下,告诉阿箐快快离开,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有个了断了。

一剑刺过腹部,我质问为什么要骗我三年,只得到一句“可能是无聊吧。”

无聊?薛洋,你就这么没有心吗?

随后哪怕他给我讲他七岁断指之事我也没有再起一丝怜惜。

当我开口说他恶心时,我才意识到我说了什么。

可,已经无法挽回了......

他说了我此生最痛苦的事情,而这一切全部都是我做的。

一时间,我的心崩溃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对我啊!!!!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终是承受不住这一切。

“饶了我吧。”

一剑自刎。

薛洋,你赢了。

再见......


我死后不知为何不想入轮回,飘飘转转又回到了义庄。

我几乎目睹了他癫疯的八年,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要把我复活。

何必呢?

何至于如此?

我不懂...看不懂他望着我尸体时是无尽的疯狂、怀念又绝望的眼神。

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感情了......

薛洋,我不懂啊。





便是如今这个薛洋问我的问题我仍旧给不出答案,除了仇人我们又会有怎样的关系?

可我不想答,没来由的不想去承认我们是仇人。

便是唯一的固执了。

可明显的这个薛洋也不好缠,见我不说话便嗤笑了一声。

他说 “呐,晓星尘,你知道为什么薛洋会给你讲那个故事吗?”

“因为,他信任你啊,所以会给你讲。因为你对他好,所以哪怕是最难堪、最痛苦的事都可以笑着给你讲出来。”

信任我吗?所以把自己的伤挖出来给我看。

“其实,哪怕你只给他一句安慰,给他一个拥抱,甚至只有一颗糖,你们都不会走到如此地步。只可惜啊,故事讲错了时间。如同当时薛洋只有七岁时一样等来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在他最有可能等到阳光的时候被推进了深渊,是被能够唯一给他阳光的人推进了深渊,狠狠坠落,再也爬不起来。”

故事讲错了时间,我们无法回去了。

“恶人之所以为恶,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性恶,而是这世界把他们逼成了那个样子。”

世界把他逼成了薛洋。

“你曾说薛洋在你给过他一颗糖后,自此就再也没有去夜猎了是吗?那便是他心境变了得时候。”

“只是一颗糖而已。”

“当然,我现在所说的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看法而已。我不去多干涉你们的事。因为,你们之间的事只能你们自己去想。”

“我不是你,也不是他,自然不会知晓你们心中的想法。”

那我们心中所想到底是什么?

“他的性格应该和我很像,但不同的是,世上只会有那么一个薛洋。只会有那么一个薛洋是你心中的他,真真实实的,你内心所真正感知的他。”

我内心的他究竟是什么样的?

“那个无论是好是坏都愿意去接触的他。”

“如果你真的无法原谅他,想和他同归于尽,随你。你只要遵循你自己的真实想法就好。阻碍你和他的其实并不是所谓的那些血海深仇,而是你们自己的心。”

他.....我到底应该怎样对待?






“算了算了,别说这些没有用的废话啦。我们现在最好和他们联系上,以便找到解决的方法”

大概真的不想见我这样子吧,那个薛洋掏出了那个名叫手机,在上面按着。

“晓星尘...晓星尘...晓星尘...”

可能是习惯性的吧,那个薛洋盯着手机不自觉地叫着“晓星尘”。虽说我知道他并不是在叫我,可却忍不住把他和薛洋划在一起。

薛洋他,在叫我。

他按了拨通键,我清楚的听到了一个姑娘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

“妈的,没人接。”薛洋没好气的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艹,都不是一个世界的怎么打的通。”

两个世界?

那是不是意味着有两条世界线?

他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为什么我不行呢?还骨折了......

看着他气呼呼的样子,只觉得生动极了,大概薛洋的话也是这样吧。

“我们只能等他们打来了,也不知道……”

手机突然亮了起来,我拿起一看,上面显示着“晓·切开黑·星·金主·尘。”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时,薛洋就一把抢过手机,打开“喂?”

那边不知道是谁,他的眉毛挑了挑,看了眼我“哟,是你。嗯,是,好着呢,我家那位呢?哈哈哈,哈哈哈,我就问问,才不担心他呢。你也不用?哈哈哈哈哈好,就这样吧”

“是谁?”见他表情有些怪异,我问他。

“是那个薛洋。”

我一怔,薛洋?

为何不找我呢?

“他说什么了?”

“他说了我家那位在那里挺好的。”

没有其它了?

薛洋他......为什么不问问我......

“哦,对了,他还说。”

“给我好好照顾那个死脑筋的大傻瓜,别让他再想着寻死了,我还等着他回来好好清算清算我们之间的帐呢。”

—TBC—

这一篇我有私设是晓薛第一次相遇时晓星尘就对薛洋有了关注,只是他自己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评论(10)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