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关于一觉醒来我老攻变了个人4

·现代晓和原著晓互换世界

·现代晓薛已在一起,原著晓薛还在努力。

·沙雕文笔 拒绝ky 食用愉快

[原著洋视角]

啧,烦死了。

现在的情况真叫人脑疼,晓星尘回来了却和另一个晓星尘互换了,而且暂时还没有什么办法换回来。

骨折先暂且不提,他不想着去死就好。

和那边联系完了后,我也没有搭理那个“晓星尘”,在门前的桃花树上躺着。

反正他也走不了。

真烦啊。一想着身边的人不是他就没来由的烦躁。

为什么非要把晓星尘从我身边带走呢?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打转,怎么也停不下来。

“薛洋?你在树上吗?”

“怎么,有事吗?”压根没有打算看他一眼,我就还是懒洋洋的躺着。

“薛洋,你可以给我讲讲这是在哪里吗?”

“不行。”果断干脆的拒绝了他。

“你啊,这性格和他很像呢。”被我呛了一下,随后又温柔的出口。

“啧,你先说说你和那边的薛洋是什么关系吧。”

大概也是我和晓星尘这种关系吧,反正说不清。

“这么说可能有些直白。”他顿了顿,然后说:“他是我的爱人。”

爱人?!!!

我在树上的身形一闪,我已经做好听到所有不好的关系的打算了,结果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一种,差点没让我从树上掉下来......

“你没事吧?”

我把头从树上探了出来看着他:““等等等等!那边的薛洋,你认真的?你和他是这种关系?”

“是啊。”他笑了笑,眼睛里满是柔光:“你和这边的我不是这种关系吗?”

我嘴角一抽,重新躺了回去:“不是呢。我和他...是仇人。”

仇人。

对,我和晓星尘是仇人,不会再有其他的关系了。

只是为什么说出来没有那么轻松?

“仇人?”那个晓星尘的语气很是不解:“为什么会这样?”

我翻了个白眼:“啧,怎么,我们是仇人跟你有关系?”

“不是,只是觉得你们......”

“要听故事吗?我和他的。”打断他的话,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只是想要...

“好啊,如果你愿意分享的话。”

“嗤。”我笑了一声:“耳朵可要竖好啊。”





“和他米酒摊是第一次见面,当时他多管闲事,我不过是在教训一个无良商贩而已,他和他朋友就过来掺一脚。不过是个自做清高的臭道士而已,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到后来因为儿时的一些仇,我灭了常家一族。他不过出了点风头,还自以为是的行者自己的道义,追了我三个省,把我压上了金麟台。呵呵,看着他在台上那正义的脸,我就觉得好笑,这世间是黑是白他分的清吗?所有的错就都是错吗?我被判决后就发誓一定要把他拉下他那清高的神坛。”

“可我怎么会只让他一个人痛苦呢?再到后来我杀了他挚友白雪观里的一干人,挖了他挚友的眼眸,他觉得愧疚,就由求他师傅把自己的眼睛给他的好朋友宋岚。可你说好不好笑,他朋友对他说‘此生再不相见。’ ”

“他朋友也怪他呢。偏得他还凑上去,连生气都不会的傻子。”

“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我又遇到了他,在他身边了三年,潜伏了三年。他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品性有些顽劣的孩子而已,对我好,谁知道我是那最大的魔鬼。”

“在他身边那三年,他对我毫无芥蒂,我也报着和他玩玩的心态,在他身边和他斗嘴,买菜,去夜猎。他心太软了,我不过就讲了个小时候因为一盘点心而被人打的事,他就以后每天都给我一颗糖。”

“在这三年里,我骗得他团团转,把他哄的真的信了我。虽说他给了我糖之后我没了教训他的心思,可在那之前我会放了他吗?所以在那之前我借他看不见让他手上染上了鲜血,把他从天上拉回来人间推向了地狱。后来一切事情都揭晓了,他崩溃了。”

“本来他还可以义正言辞的指责我,可他所做的事也要令人所不耻啊。可他妈的他竟然自刎了。还说‘饶了我吧。’ ”我有些控制不住的想笑:“哈哈哈,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大傻瓜,因为别人一些话就把自己的命送了,哈哈哈......”

好傻啊,怎么会这么傻呢?晓星尘,你是不是觉得死了就能解决一切啊,可惜了,遇到薛洋我,就算是地狱我也要把你拉回来。




等我笑够了,才发现树下那个晓星尘一点反应也没有,被我吓到了?

从树上跳了下来,带着恶劣的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哟,被我吓傻了?怎么,觉得我这个故事怎么样啊?”

“薛洋,那晓星尘现在又为什么会复活。”他打断了我说的话,声音很平静,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啧,你觉得我会怎么做呢?以我这种性格回怎么做呢?我当然不会让他怎么容易去死啊~不过是在他尸身旁伴了他八年,使用了禁术把他拉回来了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救他呢?”

见他一点反应也没有还问我问题,顿时觉得一点意思也没了,抬脚朝着小屋走去“大概是无聊吧。”

“薛洋。”

“什么?”

他的语气一下子就变得很严肃:“你其实很在乎他吧,否则你不可能这样做的。”

“什么意思。”

“你很在乎他。否则你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如若你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那么身为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仇人死了就死了,说不定还会鼓掌,根本不会偏执守着他尸身八年,用尽各种方法去救他。你对他不光是恨吧。因为他是这世间唯一真心待你的人,真心愿意去包容你的人。可你骗了他,把他骗得做坏事,让他去承受与他道义所不符的一切,这不是你的错吗?。他自刎后,你意识到你的光离去了,你所做这一切,不过是想要去弥补,想去维护,出于愧疚和对他的......”

“说够了吗?晓星尘,我劝你住口。”我脚步停了下来,转过身眯着眼睛对着他:“别他妈用你自以为是的想法看待我。呵呵,愧疚?想去弥补?我薛洋这辈子就没有感情 ! 如果你舌头不想要的话,就请继续你那狗屁的分析吧。我和他的事用不着别人来评定。”

没有再看他,继续朝着小屋走去,就要进门时,我听到那个晓星尘喃喃了一句:“薛洋,你不是神也不是魔,为什么没有感情呢?为什么不承认呢?”

TBC

为了剧情所以要快一点啦,所以才有原著晓薛都讲述他们的故事。

在一旁的现代晓薛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去看待的,为了让他们慢慢的去懂得之间的感情,所以要逼着他们去面对一切。

评论(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