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关于一觉醒来我老攻变了个人3

·现代晓和原著晓互换世界

·现代晓薛已在一起,原著晓薛还在努力。

·沙雕文笔 拒绝ky 食用愉快

[现代洋视角]

我 现在 此刻 心情 极度 不好

看着躺在床上的晓星尘(冒牌货),郁闷至极。

好吧,我承认我一脚把那个晓星尘踹下楼梯是不对,可以用更精明的方法的。比如让小矮子踹,这样的话,责任就不用我付了,嘿嘿,不是吗?

但是,谁能料到那个人的脚竟然骨折了!不是都说修仙之人的身体素质比较强悍吗?我就那么轻轻一踹啊,怎么骨折了!!!

那个治疗的医生也是...说什么伤的还挺重的,在拆石膏之前尽量不要下地走,不过...正常的h还是可以的。

嗯,正常的h还是可以的...

正常的h

h

......

好像有点奇怪的地方唉,怎么回事......

!!!

现在的医生都这么开放吗?这么说出来你的医德呢?

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要h的话也是和晓星尘,不是和这个冒牌货,哼哼。

话说要不要试试啊,等晓星尘回来了也把他踹下楼梯吧,骨折了的话,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啊~想想就美好(⁄ ⁄•⁄ω⁄•⁄ ⁄)




“那个,薛洋?”

“什么事?”正在幻想以后的“幸福”生活时被一个没有眼力见的人给打断了,不高兴。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啊?”

我和晓星尘?

......这个人不都看到照片了嘛,还问 ...不理解?

“啧,他是我的爱人啊,也就是你们那儿所说的道侣。”

“咳 咳”正在和水的晓星尘被我这么一声呛到了。

“怎么,瞧不起我们啊?”我眯了眯眼看着他,要是这个二货敢说一句不好的话,就等着另一只脚也骨折吧...

“不,不是的。你们这般的道侣在我们那儿..也有...只是我第一次见而已...”他有些急切的解释着。

第一次?他和那边的我不是这种关系吗?

那就好玩了,嘿嘿。

我突然从一旁的空床上起来,走到他身旁。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凑近他的脸,直视他的眼说:“呐,晓星尘,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越描越黑啊?你和那边的薛洋不是我们这种关系吗?他不会‘星尘~星尘~星尘~’这般叫你吗?”

“你...你..注意仪态。”这个晓星尘被我逗的脸都涨红了,把脸别过一边,像个娇羞的小媳妇。

“哈哈哈”我忍不住了捂住肚子在一旁的空床上打滚。

这个晓星尘比我家那个还纯情,哟呵,调戏老实人什么的最有意思了。

不过想当初我也是这么调戏晓星尘的,每次都把他羞得脸红红的,然后满眼无奈的看着我,好怀念啊。

闹过这一通之后,看到那个人还有点不自在的样子......难道真的猜错了?

不会吧......

忍不住开口问道:“晓星尘,你和那边的薛洋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被点到名的人愣了愣:“我和他...我和薛洋......和薛洋...是...是.....”

大概是想努力找个词去描述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好像没有用啊。

这么复杂吗?

半天说不上来,我都快要睡着时,听到他说:“要听故事吗?我和他的。”

“好啊。”打了个哈切,反正也无聊。

“好。”

他闭上了眼,开始回忆道:“我和薛洋最初是在米酒摊相遇的......”


...............


怎么说呢,现在我的心情有点复杂。

在听完晓星尘说他和那边那个我那点事之后,我终于知道晓星尘为什么半天说不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完全不是复杂可以说的清的...

按照他的说法,他们之间可以是是孽缘了。

因为一桩灭门事件把两人联系在一起,从此就再也分不开了。

薛洋这人呢,算得上是眦就必报了,否则也不会做出灭人满家的事。

晓星尘呢,又是个认死理的,固执到一定程度了。

这两人撞到一起,算是别想有好结果了。

除非他们自己想开。

其实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感情,很淡很淡,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呢。

就算反应过来了,隔了血海深仇,这情该怎么走进?

呃...好像...不关我事吧?

那个二货晓星尘在说完故事后仍旧闭着眼,再说一次让自己痛苦的事,应该会很难受吧。

其实能看出来他们都挺在意彼此的,否则不可能反应那么大。

一个是自刎,一个是守了他尸身那么多年,最终还把他复活了。

好烦呐,早知道就不让他讲故事了,讲了之后就特么一直循环,一直循环......

“呐,晓星尘,你觉得你和薛洋是什么关系啊?”

终于忍不住又开口问。

TBC

剧情短小...不要打我...

写原著他们的感情分析真是很难啊...脑瓜疼...

评论(3)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