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关于一觉醒来我老攻变了个人2

·现代晓和原著晓互换世界


·现代晓薛已在一起,原著晓薛还在努力。


·沙雕文笔 拒绝ky 食用愉快




[原著洋视角]


有些人生来就是被人唾弃的存在,也就是指我,薛洋。


活在这世上挺没有意思的,该报的仇也都报了,欺压我的人也都没了,呵,真安静啊。


这世上本就应该强者为王,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别人畏惧的眼神多漂亮啊,那样看着你,眼睛里闪烁着恐惧的光,真是这世上最美的东西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吐着脏话,却是有点烦人呢。


都留下来吧。


祸害,人渣,垃圾,都是我的形容词。


怎么,被人说一句会少一块肉吗?


习惯就好。


大不了让他们再也说不出话就好了,气着自己可没有用啊。


本以为这世上再也找不出让我觉得有趣的东西了,却遇到了一个全世界最傻的大傻瓜,因为别人的一些话就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你说傻不傻?


哦,对了,那个别人就是我。


大傻瓜是晓星尘。


大概是无聊吧,就如同当初回答晓星尘一样,我开始疯狂的寻找救活晓星尘的方法。


但毫无意外都失败了。


我知道在金家做仙督的金光瑶肯定能找到点法子,也知道他究竟想要什么,既然我有,就给他喽,或者不惜一切代价。


不出我所料,给他送了消息后,不过十日他就来了,他见我的第一面就摇了摇头,说了句什么。


金光瑶说了一句什么?


哦,对了。


金光瑶说:“薛洋,你现在活的真特么难看。”


啧,一个恶鬼还需要注意仪容吗?


“代价。”我出口问他。


“血祭、心头血,还有几年寿元,自己想好。”


有什么好想的,那个人要回来了,以后生活也有得乐了,不比几年寿命来的划算吗?


把桌子上他需要的东西拿上,金光瑶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在准备好一切所需物品,开始了为时五天的阵法运作。


在这中间我不知道晕了多少次,看着血阵中的晓星尘愈发疯狂。


快要醒了,终于要回来了。


在补好了他的眼目,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后,我看到晓星尘的胸膛开始有了起伏。


成功了,我想。






随便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守在他旁边近一天一夜。


他醒来了后,先伸手摸了摸自己能看到的眼目,随后垂下眼睑,声音有些颤抖:“为什么?”


“呵,为什么?当然是不想让亲爱的道长您死的这么凄凉啊,我在这世上太无聊了,就把你拉回来玩玩喽。”


我死死盯着他的脸,想从他的表情中读出嫌恶,但他只是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吐出两个字。


“随你。”


随我?呵,果然是恶心我的吧。看,这连话都不愿与我多说了。


心里没来由的烦躁,嗤笑了一声转身去了厨房端了一晚热粥强硬地塞到他手里:“吃不吃由你。”


随后也不再看他,向着门口走去。


“哎,对了。不要再他妈想着自杀了,我薛洋能拉回你一次,就能拉回你十次百次,不过是费些时候罢了。乖乖的,哪也别去,这四周已经被我下了禁制,出不去的。”


我用最平静的语气说着一切,甚至出乎我的意料。


抬脚迈出门的一刻,我听到晓星尘叹了口气:“何至于如此。”


脚步一顿,双手紧握成拳,出了门。


何至于如此?


呵,对啊,何至于如此......







这天晚上我没有回去,而是在门前的一棵桃花树上歇息了一晚。


毫无睡意。


就睁着眼看着漫天的星河变成了初升的太阳。


脑袋很乱,思绪不清。


倒是不怕晓星尘走了,我说的话是真的,在这四周下了禁制,除了我没有人能走出去。


跳下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去河边摸了把脸,往小屋走去。


晓星尘没有起来,还在睡着。


昨天的碗被放在床头,我以为他不会吃的,但是看到碗里干干净净时,我眼光复杂的看着床上的隆起。


不怕我害你吗?


还是没有变啊,还是这么蠢。




床上那人有了动静,扯开被子准备起来,但我在看到被子里的人时被惊到了。


眼前这人是谁?


晓星尘?不对啊。


不禁开口问道“晓星尘呢?”


“我是晓星尘啊,阿洋,你怎么了?”床上的回答道。


眼前的人和晓星尘长得一般无二,如若真的是他那不过他的短发还有奇怪的衣服怎么解释?


还有...晓星尘不会叫我“阿洋”的,他看我的眼神也不会是这样的温柔的。


明明觉得我恶心,不是吗?


心一下子沉到谷底,拿着剑直指着他的脖子,声音冰冷:“我告诉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不能说出晓星尘在哪的话,你的身体就等着喂狗吧。”


那人竟不怕我这般威胁,把他的手在床上摸索了很长时间才找到的东西戴上看着我说:“阿洋,不要闹了,快扶我...”


应该是被我这副样子吓到了,他一脸震惊,不由得想起晓星尘当初也是露出这样的表情,那里面带了满满的嫌恶。


“阿洋?”那人不确定的开口问。


“别他妈那样叫我,你是谁,晓星尘呢?”直觉告诉我,眼前和晓星尘长得那么像的人不会是他。


“晓星尘?我就是晓星尘啊 。你不是薛洋吧。”


这人是听不懂人话吗?我翻了个白眼,手下动作没有丝毫放松:“你薛爷爷你都能看错!果然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要你说出晓星尘在哪,我可以考虑只割了你的舌头。”


“不是的。”那人摇了摇头,表情很严肃:“你是薛洋,但不是我认识的薛洋,我是晓星尘,但不是你口中所说的晓星尘。”


......这人神经有问题?!说了一大堆什么鬼玩意?什么认识不认识的,这世上只能也只会有一个薛洋和一个晓星尘。


“知道你没有听懂,我可以给你解释的。”那人叹了口气,说道:“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来自另一个世界,哪里也有一个你,我们所处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我有耐心听完这段话真的很厉害了,还是有些不懂他说的,不过捕捉到几点:两个世界,两个我,两个晓星尘,现在两个晓星尘互换了。


收了剑,我问他:“那现在怎么办,晓星尘会回来吗?”


那人愣了愣,摇了摇头:“不清楚。”


...这人想要去见阎王爷了吧...


重新把剑亮了出来威胁他,然后就见他摸出一个黑黑的亮亮的东西,然后在上面按了几下。


“这是手机,可以联系他们的,先试试看吧。”


我沉住心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叫做手机的东西,突然就听到一声“唔~小星星~”


...这好像是我的声音吧,这么说来这人说的没有错,真的有另一个我 ,那晓星尘呢?


这边这个晓星尘和那边的我解释了很长时间,我的耐心一点点耗尽,不过知道晓星尘在那个世界里,好好的。


那便好......


但是看这边晓星尘焦急的样子就知道暂时无法换回来,他说“暂时没有什么办法呢,阿洋你看看那边的晓星尘从楼梯没有掉下去会不会换回来。”


不一会儿就从那个叫做手机的东西里听到了嘎巴旮旯哔哔一声,我觉得晓星尘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然后就听到那边的薛洋说:“好像没有用......还有...这边的晓星尘的脚骨折了......”


我的预感什么时候这么准了......


TBC


这篇写得很仓促了,如果觉得哪里有不懂或者觉得不对劲的地方,需要改动的,请告诉我,真的,我很认真的在考虑要改动一下。我也觉得这篇把洋洋(原著)写得ooc了QAQ。


评论(7)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