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关于一觉醒来我老攻变了个人1

·现代晓和原著晓互换世界

·现代晓薛已在一起,原著晓薛还在努力。

·沙雕文笔 拒绝ky 食用愉快

[现代洋视角]

我叫薛洋,自由职业者,是个coser。

今年和我的金主(爱人)晓星尘在一起了,目前在同居状态中。

晓星尘虽然是个唱见,但是很老干部的那种,因为声音很好听了,所以才有那么多妹子喜欢他。提起这个我就来气,晓星尘因为性子好,网上那些人随随便便提点什么要求基本不会拒绝的,参加个歌会和妹子们聊的那叫一个从善如流,呵呵,偏得他还没有察觉。

我不生气的,真的。他和妹子聊的那么欢我不生气,大不了不听不就好了。可是晓星尘他管我出cos片啊。

不可以和女coser靠太近,不可以出耽美的cos片,不可以和其他coser有亲密的举动,不可以穿暴露的衣服 ,不可以当众跳舞,不可以和路人合影......

这么一说的话,我就没有出片的机会了吧?连去漫展也不可以了吧?

为什么你自己一点自觉都没有还要我有自觉?

话说我和晓星尘在一起后脾气是越来越好了,这种小事情我也不生气了。其实是他每次都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我,我想发脾气都不行...

知道是在乎我了啦,可是他是傻了吧唧的也就算了,可他内里切开比谁都黑...

虽然说我也不是那么介意他的这种性格,但偶尔也会吐槽【晓星尘敢不敢傻一点】。

嗯,没有因为他是个老好人还有天天不自知的勾搭妹子不开心,你薛爷爷我我很大度的,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好好的接受这样的晓星尘比较稳妥。

物极必反。

就像蛋糕掉在地上时着地的一面一定是奶油的一面,我觉得以后不能立flag了。

清晨揉着腰爬起,去上了趟厕所,路过客厅看到桌子上摆着的早餐,暗暗想着晓星尘还算有良心。

吃了早饭后,准备回房间里在窝一会。

在掀开被子的那一瞬间我愣住了,床上躺着个人!

晓星尘没有走?!

不对不对,这tm谁呀!怎么还长发飘飘的!晓星尘?不对呀,可这脸怎么这么像?身上穿的什么劳什子玩意儿!虽然我是个coser,但是我可从来没见过晓星尘也喜欢啊。

在我愣神的一瞬,躺着那人也起来了,看着他和我一样懵神的表情,还有眼睛里的冷意,我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晓星尘不会这样看我的。

“你是谁啊,晓星尘呢?!”我快速扯着那人的衣领冲他吼道。

谁知那人手劲比我大,挣脱开后握住我的双腕把我按到了床上:“薛洋,你别跟我耍花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心下惊疑不定,我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晓星尘。”

“骗鬼呢?!”

大概也察觉到不对劲了,那人皱着眉头,语气有些冷:“你叫什么?”

“老子名叫薛日天!”

“成美?”

我正在和那个冒充晓星尘的人对峙着,有一个声音从外面客厅里传来。

对了,小矮子今天要和我一起试c服呢,太好了,得救了!

“小矮子,我在卧室里。”扯着嗓子叫他。

下一秒小矮子就出现在门口,摇着头笑着说:“成美,太阳都快要晒屁......”

...我发誓那一瞬金光瑶万年假笑的脸上的表情差点没崩了。

“对不起,打扰了。”他退了出去把门闭上了,语气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

“瑶妹,快救救我!”

门外的人沉默了几秒才说:“成美,是不是爸爸最近对你太好了?想让我看活春宫吗?!我看你最近的糖分是不想要了,不过倒是不知晓星尘有这种癖好。”

“金光瑶,他.不是.晓.星.尘!”

“骗鬼呢?!”

我翻了个白眼,就是骗鬼呢,你说好笑不好笑,我也不信。

“金光瑶?金家仙督?”那个冒牌货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嗯,现在情况很好,我们三个人坐在我家的客厅里,人手一只茶杯静静地品着茶,无比的美好......个鬼啊!!!

我很不爽的看着那个和晓星尘长的那么像还同名的人,小矮子坐在一旁也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他。那个人也没有一丝不自在,表情都是淡淡的,这点倒是和晓星尘的一样,什么时候都是处事不惊的感觉。

“咳咳。”小矮子率先开口了:“你不是晓星尘吧?”

那人似是很疑惑我们为什么一直提这个问题:“我就是晓星尘。”

我翻了个白眼,对他说:“指的不是你,是他。”用手指了指桌子上我和晓星尘的合影。

那人的目光顺着我的手看了过去,懵了,好半响才抿抿嘴,声音有些颤抖:“那是我和薛洋?”

“不是……”

我还未说完,我的就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晓·切开黑·星·金主·尘”

“唔~小星星~”

刚刚接通电话,我就有点委屈的向他撒娇。

“阿洋?”

听到了他的声音后,我稍微安了点心。

“小星星,你在哪里?”

“阿洋,终于联系上你了。这个有点难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平行世界?”

我翻了个白眼,中二病吗?

“我本来也不信的,可是这边也有一个薛洋,和你不一样,我才信的。”

还有一个我?

手机声音是外放的,所以屋里的人都能听到。看到那个假冒晓星尘的人一下子整个人都紧绷时,看来,他和那边的薛洋认识啊。

“你是怎么弄得,穿越了?”我问。

另一头的晓星尘讪讪的回答到“诶……今天早上出门时,没有站稳,从楼梯上摔下来了,一然后咚的一下就摔到这里了。”

什么破理由!摔下楼梯没有残倒是弄了个穿越?怎么这么扯淡?!

“也就是说,你砸中了那边的晓星尘,把他砸到这里来了?”

“大概吧……”

为什么你的语气很不确定,你也觉得很二,对吧。我现在已经不想吐槽了,瘫坐在沙发里,脑子很乱。

“那...怎么换回来啊。”瑶妹问了一句关键问题。

晓星尘也沉默了。

“暂时没有什么办法呢,阿洋你看看那边的晓星尘从楼梯没有掉下去会不会换回来。”

......这好像是个主意。

和瑶妹交换了个眼神,乘这边的晓星尘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时。

来到了楼梯口,我死命把那个晓星尘拉了过来然后一脚把他踹下了楼梯。

只听嘎巴旮旯哔哔一声……他脚骨折了...

—TBC—

评论(25)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