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从前有座城(下)

·ooc系列

·狐狸晓 × 麒麟洋

·有借梗 侵权删

·祝食用愉快

买了菜的薛洋见店里没什么事,也想着很久没有见金光瑶了,和晓星尘打了招呼,就去了城中的茶馆。

问起薛洋今儿个为什么来,薛洋很自然得说起刚刚发生的事。

金光瑶在一边坐下,叹气道:“晓星尘不容易,你别总是欺负他。当年他没来这菩提城时,得罪了一群品性不好的妖怪。他当时武力也强,那群妖不好拿他下手便把他挚友宋岚的眼眸给挖去了。他性子善,觉得十分对不住他,便自挽双目予了宋岚。可宋岚却对他说‘此生再不相见。’ 他没了眼目,在这世间就更困难了。再后来他在一位猎人手下救了一只小狐狸,也就是阿箐,却被发现了是妖怪。刚巧附近有修仙之人,想收了他们,是晓星尘拼尽全力才让二人死里逃生。”

薛洋愣愣地听着,这故事本没什么稀奇,这世上修炼的妖怪,没几个有造化一路顺风顺水的,大多都吃过这样那样的苦。却不知为什么事关晓星尘,他就不能付之一笑,当作听了个故事。

“晓星尘带着阿箐寻着这心幽城时,他已经满身是血奄奄一息,一身戾气,被城上的仙符挡着,半点也进不来城。那小姑娘阿箐倒也是极好的,苦苦哀求着救救他。我二哥终是不忍心见他们这般,就把晓星尘带到了昆仑山,在那顶极寒的天池水里泡了他三天三夜,这才化了他一身戾气,才放他们入得城来。随后又以山上的灵莲做胎化了眼眸让他重见光明。其实那是他好友宋岚暗中要求的,其中的代价也是他承担的。”

薛洋听了这番话只觉得自己心里的某个地方揪得紧紧的,隐约有些疼。

他无法想象像晓星尘那般温柔之人竟然也会有满身戾气的一天,那时他是有多痛多委屈呢?这天寒水能化的了他的戾气,可他心中的伤该如何去抚平?

明明错不在他,也不在他朋友,也不怪世上的修仙之人心狠。只怪这世道太险恶,他晓星尘偏得要以自己心中的道去和天道相争,真是可笑又不自知。

薛洋别了金光瑶一路不是滋味地回了书画店,天已经黑了,已至深秋,入了夜后寒气袭人。

薛洋站在门口,呆呆的。

“喂!坏东西!你还杵在门口做什么,快过来吃饭,本姑娘都要饿坏了!”阿箐的声音突然从屋里穿出来带着隐隐的气愤“哼,都是道长还非要等你,不然我早就不给你留饭了。”

竟然有人会等我?有人在等他薛洋?

薛洋身为妖皇的二皇子,从小到大,父王对他管教森严,母亲也是很严厉。他很早就一直一个人做事了,渐渐的也就养成他轻狂风流的性子。

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有人等他了?

“阿洋?还愣着干嘛?快些进来,饭菜要凉了。”晓星尘温润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拉回了薛洋的心绪。

抬脚走进了内室,看到有些昏暗的烛光下,阿箐气呼呼的鼓起腮帮子瞪着他,晓星尘也是抬眸望向他。

烛光惚惚恍恍的在晓星尘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的眸子里满是温柔,那一瞬,竟比平时还要好看。

乖乖的在晓星尘旁边坐下吃饭,渐渐的这小屋里又传出了平时嘻笑打闹的声音,似是一直如此。






晓星尘发现,这几天薛洋变的和原先不同了。工作时没有再偷懒,作画时的墨每次都研得细细的,挑不出半分毛病。他一低头一伸手就有裁好的宣纸和毛笔递过来。甚至多了平常没有的工序,给他递一杯热茶。

阿箐也觉得很奇怪,这坏东西基本不和她斗嘴了,每次要不是无视她就是翻个白眼,不过对晓星尘是更好了。

有些纳闷的去问晓星尘薛洋他这几天怎么了,晓星尘也只说不知。阿箐咕哝着坏东西肯定吃错药了,一溜烟出去玩了。

晓星尘偷眼打量着忙得不亦乐乎的薛洋,恰巧薛洋也看过来,察觉到晓星尘在看他,就顺带送了个春暖花开的微笑。

晓星尘下意识地移开眼,作画的手有些抖。

“道长,你有什么事吗?”

“嗯……前儿个冬青姑娘求的画画好了,你给送去吧。”偷看被抓包的晓星尘,耳朵尖悄悄红了起来。

“好,那我去去就回。”薛洋利索地收拾好画,晃眼一笑,衣角消失在门边。

晓星尘在书案前发了会儿呆,直到笔尖的墨滴到宣纸上才回过神来。这是第几次因为少年自己作画时不专心?

纸窗上有沙沙的声音,下雨了吗?她晓星尘赶忙去检查屋里的窗户有没有关好,又把挨窗放的画移到屋中。

最近这心幽城里总下雨呢。暗自想到这些,却发觉刚刚薛洋出去时好像没有拿伞...

薛洋正在给冬青姑娘送画的路上,突然下起了雨,为了护好怀里的画,只好暂时给站在檐下避雨。

有些无聊的看着街上一群小妖怪在雨里嬉戏,眼眸忽然惊讶地睁大,薛洋看到一袭白衣身影撑了柄青色油纸伞,从密密的雨帘里向自己走来。

“阿洋,伞。”

一把青竹素面的伞被塞到薛洋手里,看着晓星尘因为急切地跑了一小段有些微红的脸,薛洋把伞抱在怀里,自己却厚着脸皮钻进他的伞下,“道长,你看我怀里都是画,没有空手撑伞了,就劳烦道长帮帮我了。”

无奈的笑了笑,晓星尘把伞举过二人头顶,一路就这样把画送到了冬青姑娘家。

出了门,薛洋仍旧不肯自己打伞,揪着晓星尘的袖子非要和他同撑一把伞。晓星尘见少年耍赖的模样,也不作声,不怪他有些过分亲密的举动,掩饰地抿了抿微翘的嘴角,撑着伞,两人一路慢慢的往城东走。

“薛洋!”

一声怒喝自城门传来,晓星尘抬眼望去,只见一个杏衣女子立在城门口,眉眼在雨中看不真切,旁边的人想为她撑伞,却被她一把推开:“滚开!这雨怎么能近的了我的身!”

仔细一看,雨又急又密,却在将落在她肩上时,像是隔着层气,自动弹开了。

薛洋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位令他脑疼的龙族公主,这段时间他在书画店里过得太舒坦了,竟忘了这么一桩事。

“哟,这不是意珊公主吗?怎么有空来这心幽城转悠了?”

“哼,薛洋,你少装不知道我的目的,我只问你一遍,你到底娶不娶我?!”

薛洋看她那架势知道今天再不了断就真真麻烦了,他正烦恼着,转头看到旁边一脸看戏模样的晓星尘,计上心来。

薛洋忽然握住晓星尘的手,在他惊讶的视线里对着那龙族公主道:“还请公主回吧,薛洋已经心有所属,怕是要辜负公主的厚爱了。”

一时场面有些尴尬,晓星尘动了动手想从薛洋手中脱出,可薛洋握的太紧,晓星尘也只好作罢。

“哼!你当我是傻子啊?!随随便便找个人就想糊弄我,还是个男子!这慌也太假了吧!”龙族公主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让薛洋很是不爽。

她不信是吗?那就让她信信。

薛洋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笑容,松开握住晓星尘的手,随后两手转变了方向缠到晓星尘的后颈,踮起脚在他唇上印了个吻。

彼时薛洋只有两个想法。

——晓星尘怎么这么高

——他的唇...好软

“啪嗒。”晓星尘手中的伞掉落在地上。

密密的细雨落在二人身上,他们就静静的吻在一起,就连时间也似停留在这一刻,无限美好。

“你...你..薛洋!你不要脸!”被这一幕惊呆了的龙族公主,伸出白玉般的手指指着他们。她的脸隐在阴冷的雨中,透着白,咬牙道:“薛洋,你别后悔!”随后就转身跑了。

这城中的两人也似才被这一声唤回了魂,薛洋放开了环着晓星尘的手,没有言语,晓星尘把脸扭过一边,耳朵尖透着薄红。

“道长,回家吧。”

“好,回家。”

两人默契的没有再提刚刚发生的事,晓星尘捡起地上的伞重新撑过二人头顶,二人的身影在这雨中渐渐重合在一起,似有一种可以一直如此走下去的感觉。






一大早,薛洋来到了书画店,却发现晓星尘不在,阿箐也不在,这偌大的屋子里少了两个人,忽然觉得清冷无聊起来。想起有段日子没去找金光瑶了,他索性关了大门,去了茶馆。

薛洋到了茶楼的时候,正见着厅里摆着的孤梅的屏风,正是自己初见晓星尘时的那盏。

他忍不住又想起初见时晓星尘的样子,表情认真,眉眼冷淡,像是融进了画里沾着霜雪,那双眸子似把天上的星辰都化入眼里。还有他那温柔的性子和动不动就脸红的纯情,心思比一个小姑娘都还要细,这世间怎么会有他这样的妖怪?

“一个人在这儿傻笑什么呢?”

金光瑶从旁边走过来,拍了拍他肩膀,打趣他道:“你啊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恭喜了。”

“恭喜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什么喜事?”薛洋下意识摸了摸嘴角,才发现自己竟然想着晓星尘就笑了起来。

“怎的还赖账啊,这满城的妖怪都传遍了,说生性放荡不羁的薛洋公子和跟他家东家晓星尘表白了。”

“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你还当真了。”薛洋看不得在金光瑶一脸调侃他的样子,意识地回嘴否定。

“逢场作戏?薛洋,你这用错词了吧?不应是两情相悦...咳咳,这屏风有点问题,晓星尘刚刚过来看了。”

“两情相悦?”薛洋笑着站起身来在这厅里走动着:“我啊,这天性就不可能为谁留守一辈子的,这些天在这城里呆着不过是为了躲避那个龙族公主而已。现在这麻烦消了,我还是会走的。那一次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当不得真……”后半句自动消音,他瞠目结舌地看着一袭白衣从屏风后面转出来,讪讪地叫道,“道长……”

晓星尘低垂着脸没有看他,只向金光瑶道:“这屏风好了,有什么不妥再来和我说。”

薛洋想去扯他的袖子却被他甩开,晓星尘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薛洋尴尬地伸着手,跟在后面弱弱地喊:“道长,晓星尘……”

金光瑶看着他这副样子叹了口气:“我可是提示过你了……”复又笑得高深莫测“傻不傻,还敢说自己没栽?”

晓星尘在前面走着,在他身后的薛洋一个劲对我叫他,半分不搭理。

本来还朗朗晴空的天,在这个时候忽然暗了下来,不过片刻,竟然电闪雷鸣。

被这雷惊了一声的薛洋一转眼就找不到晓星尘了,这会街上妖怪多,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正在暗暗懊恼着,却见一道霹雷落在了他刚刚站着的地方,瞬间愣在原地。

心幽城的上空不知何时立了几个青年,仪表堂堂,额生鹿角,周身像是散发着强大怒气般弥漫着雷电风雨。

见到熟悉的面孔,薛洋到也不急了,懒懒地道:“原来是几位龙兄,不知此次前来有何贵干?”

“薛洋,我敬你是妖界皇子,看在你父王的面子上,给你个机会。速出城来,三媒六聘地娶了我妹妹,我们就不再追究你的过错。不然,就别怪我们无情!”

听到他们这么说薛洋玩世不恭地笑道:“这倒真是有趣,古来只听说过强抢民女的,今儿个竟碰上明抢良男的。”

“放屁!你戏弄我妹妹在前,本就该负起责任来,却让她在城外苦等了数月,又拿言语欺辱她,莫非是认为我龙族好欺?”

“这,龙兄这话就不对了,本来就是你情我愿、逢场作戏,何来轻薄之说?若说摸两把手就算毁了清白,那岂不是你龙族公主以后都不敢与人交流了,怕是太小家子气了。”

几位龙族的王子已是怒极了,略年长的那位冷声道:“你这意思是不愿娶了?”

“自然。”

“既是这般,我等也不好强求。只是二皇子也当给我等一个交代,否则传出去,我龙族颜面不保,也伤了两族的和气。”

这话就是威胁两族交战了,他薛洋虽混浊,但还没无能到要族人因自己受牵连的地步。虽然真打起来他家那妖皇老子不可能会让他们占到便宜。

薛洋昂脸笑道:“龙兄既然说了,却不知要我怎么交代?”

“这是我等从雷神那里借来的天雷法器,你既执意不娶,便受我三道天雷,自此以后再无瓜葛。”

普通龙族的雷电对于薛洋这样血统高贵、道行深厚的妖来说,顶多伤个皮毛。可是天雷却是专门用来惩罚仙族或是作为考验妖族飞升时的天劫,落下来,伤的就是魂魄了。

薛洋却面不改色,让四周的小妖怪都离远点,不要伤到他们。大不了再重修几百年罢了,只是怕要好长时间见不到晓星尘了。

薛洋他站的笔直,脸上笑意不改办法,却见一道霹雷落在了他刚刚站着的地方,瞬在看到飞扑过来的一摸白时,刹那间变了脸色,厉鬼一样嘶吼着:“不要!”

却还是迟了。

晓星尘伸手把薛洋护在怀里,那三道天雷又重又急,晓星尘就着把薛洋护在身下的姿势,生生承受了那三道天雷。

“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把薛洋的脸弄得满是血污。

薛洋抬起头直直望着他,晓星尘低头吻上了他的唇。

带着浓浓血腥味的吻。

随后晓星尘终于撑不住落在薛洋怀里,他伸手抚上薛洋的脸:“阿洋...我..很怕...你..一走了之...这吻是还你的...”

“晓星尘 ,晓星尘 ,晓星尘。”

恍惚中,晓星尘听到耳边薛洋叹着气叫他的名字,他勉强睁开眼睛,却见他低下头来,一颗红色的珠子被喂进嘴里。

神识和力气随着一股暖暖的力道,似是被从天边拉了回来,疼痛消减,倦意却汹涌而来,最后的意识是看见薛洋的身体被金色的光芒吞没,渐渐地现出一只火麒麟的模样。

晓星尘瞪大眼睛,不能言语,却听到空中飘散着薛洋带笑的嗓音:“晓星尘你既然看了我的真身,我便是你的人了,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啊……”








晓星尘醒来时,床边阿箐哭得红肿滚圆的眼看着他,旁边还有城中茶馆的馆主金光瑶。

薛洋和他是好朋友。

“醒了?要不要吃些东西?”金光瑶温和地问,见他没有答话,又转头对阿箐说,“乖,去把桌上的那碗鸡丝粥给你哥哥热热。”

阿箐抽抽搭搭地应着去了,金光瑶叹了口气,对阿篱道:“你不要心忧了,薛洋他虽把内丹给了你,化出了原形,被他父王带回了妖族,但除了有段时间化不出人形外,并没什么大碍。”

晓星尘闭了眼,对一只妖来说,没了内丹,怎会没有大碍呢?

“只是最近几百年啊,你可能没什么机会见到他了。你可有什么话要我带给他?”

“若是你见到了他,请劳烦你转告他……他……”

晓星尘顿住,有什么话要对他说的?薛洋他性子那么风流,就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不可能为了一个人守很多年的...只是......

“他的工钱还在我这儿,让他早点来拿,不然时间久了,我忘了他,就不认账了。”

金光瑶有些惊讶地看看她,终是善解人意地点点头,嘱咐他好生休养,便起身走了。

床头放着把青面的伞,那是他们在雨天所共用的那把伞,只是以后不会再有他撒娇的声音了。







这几日,菩提城里又阴阴地下着淅沥的雨。晓星尘有些讨厌雨天,以前是因为担心自己铺子里的书画受了潮,现在则是讨厌某些有关雨天的记忆。

撑着伞在雨中走着,只想着快点回家去不受这雨的干扰,却听见有人清清脆脆地叫一声“道长!”

忽的停住了脚步,心乱如麻。

原来私念一个人这么久会幻听吗?

“晓星尘!你再不转过来,你薛爷爷我就要走了!”

终是忍不住转过身来,可眼前除了细细的雨幕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了。

还是失望了...

“晓星尘,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在下面。”

下面?

晓星尘向下低头却看见一个约莫只有十一二岁的孩童。

面无表情的转了过身,数了两秒后又转了过来。

还是那个孩童。

......

“阿洋?”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道。

下一秒那个小孩子翻了个白眼就扑了过来冲进他怀里。

“怎么变成这样了?”

“别提了,我好不容易才修炼成这般样子的,然后就赶快来见你了。”

“.......”

“道长,我们回家吧。”

“好。”

在雨幕中,一个白衣人牵着一个小孩往城东的方向走去,二人的身影渐渐看不真切。






“晓星尘,你那日可是看了我的真身了,我便是你的人了。”

“...嗯。”

“那你说我现在算不算你的童养媳啊?”

“.......别说胡话了。”

“道长,你耳朵红了。”

“...知道了。”

“......”

“薛洋。”

“嗯?”

“我心悦你。”

“...我也是。”


END

评论(5)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