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出差(霜降贺文)






薛洋一个人在大街上游荡,刚才被金光瑶从家里赶出来。

别问金光瑶为什么,薛洋跟个瘫痪儿一样在金光瑶家里,被好吃好喝伺候着还要接受时不时的冷嘲热讽。

嗯,瑶妹已经很温柔了,忍了薛洋是他家崽子,没有像对待死尸一样把薛洋解刨了。

只是薛洋闲着没事干,一脸哀怨的叹着气,把正在写尸检报告的金光瑶弄得头疼。

[ 既然这么想晓星尘就给他打电话啊,老在这叹什么气。]

谁想晓星尘那个大猪蹄子了啊,混蛋。

还来不及反驳就被笑意盈盈的金光瑶扫地出门,金光瑶表示看到薛洋那张思春的脸就来气,呵,欺负他家二哥现在不在吗?

[ 不就是出差一个月嘛,你薛爷爷我才不会想你。]

明明当初自己这么信誓旦旦的说出口,现在才过了一星期。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薛洋抬头看着星空,思绪飞远。

[啧,为什么到哪里都可以看到星星啊!]

薛洋才不承认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晓星尘,就只有一点点。

以前明明想见了就能见到,不想见也会见到,怎么也没想到想见又见不到是这种滋味。

有时遇到高兴的事或心烦的事也会不自觉拿起手机,明明以前都是可以直接告诉的。但想到那个混蛋也一直没有和自己联系,凭什么自己要先打电话给他。

不甘心的,最终还是愤愤的撂了手机。

但晚上一个人紧紧缩在没有温度的被子里睡觉时,薛洋又会开始怀念晓星尘在他身边的日子。

至少每天晚上身边都一个热乎乎的身体裹着他让他倍感安心。

至少每次路过甜品店的时候都能看到自己向他撒娇要买甜食,那人每次都是用宠溺和无奈的眼神看着他,认命的掏出钱包,十分认真的对他说:“阿洋,你可不能吃太对甜品了,对牙齿不好,今天少买点。”可每次都是一大堆。

受伤的时候那人会黑着整张脸手上却无比温柔的给自己的包扎,最终也还是轻柔的把自己搂在怀里,小声警告以后不许自己再这样了。

把两人之间的关系告诉身边的朋友时,他有些羞窘却坚定的表情一直印在视网膜上。

什么时候对他的感觉多了这么多了?多愁善感?woc,真不符合你薛爷爷我帅气的形象!

算了,就大发慈悲给晓星尘打一次电话吧,让他别忘了回家时给我买糖。

想好了说辞的薛洋放心的拨通了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突然有些紧张,握着手机的关节微微泛白。

那个,一个多星期没联系了,该说什么好。

晓星尘,我想你了? 我好想抱抱你亲亲你啊。

薛洋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肉麻死了。

但,不知道晓星尘听了会不会脸红啊,薛洋有点恶作剧的想着要好好撩晓星尘一下,最终还是被电话那头的忙音平复。

.........

晓星尘,你有种! 老子再也不给你打电话了!

薛洋最近死气沉沉的,低气压勿近,金光瑶看了只摇了摇头,没事,死不了。

这天中午正在努力想睡个午觉的薛洋听到一阵有些急促的敲门声,唰的一下从沙发上蹿起就想给门外的人一个教训,但开门的瞬间没下得了手。

确切的说是没反应过来。

门外的人顶着一头凌乱的黑发和浓重的黑眼圈,手中举着一个盒子,薛洋一眼就认出是常去那家甜品店的新品。

那人看着他,欲言又止,却突然被一个身影猛地扑倒在地。

晓星尘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来的时候睁眼看到的是天花板。

好痛啊。

晓星尘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搂着自己腰的手愈收愈紧,叹了口气,摸上身上人都后背轻轻拍着 。

薛洋他是不是瘦了?

正担心着薛洋最近是不是没有补充好营养时,晓星尘的肚子很不应景的发出一长串咕噜声。

薛洋伏在他身上无声的大笑,晓星尘看着他有点无奈。

[ 阿洋,好多天没好好吃饭了。]

身上的人愣了愣,然后低着头从他身上爬起来。

[ 我去做饭,你去洗澡,身上脏死了。]

那你刚刚还扑上来...晓星尘也不说破,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进了浴室。

吃饱喝足的晓星尘心满意足的从背后缠上了身边人的腰肢,却被推开了。

薛洋似是闹别扭似的不看他,在他一接近时就把他推开。

想起手机开机时一个熟悉的未接来电,晓星尘笑着不顾薛洋的挣扎把他搂进怀里,下巴放在薛洋头顶轻轻蹭着。

[ 阿洋,对不起。我把手机关了,为了快点完成工作回来。]

得到了满意的解释,薛洋抬起头主动吻上了晓星尘,手上也开始不断扯着对方的衣服。

我老婆怎么这么主动(⁄ ⁄•⁄ω⁄•⁄ ⁄)!

薛洋用手勾住了晓星尘的脖颈,随着晓星尘手下点火的动作从唇中溢出丝丝人媚的呻吟,惹的晓星尘呼吸越来越重。

一路磕磕绊绊的来到卧室,晓星尘把薛洋轻柔的放在床上,吻了吻他的额头。

今薛洋乖乖躺在晓星尘身下任他摆弄,认识到这一点的晓星尘,呼吸越来越不稳。

[ 晓星尘你快点!我等不急了。]

薛洋口中吐着荤话把晓星尘弄的脸上红红的,俯身吻住那人的嘴,然后感到一双腿攀上了自己的腰,抬头看时,那人流波的眼眸带着无尽的挑逗之意,晓星尘再也忍不了了。

一室春光。

最终被折腾的腰肢酸软的薛洋在清理完毕之后脱力的躺在晓星尘的怀里,挪了挪,找到一个更舒适的位置窝着,一脸满足。

搂着薛洋的晓星尘看着恋人的脸,痴痴的笑了。

感到怀中的人似乎熟睡了,晓星尘小心的在额头印上一个吻,往怀里搂了搂。

[ 我回来了。]

原本熟睡的人回应似的蹭了蹭,迷糊的嘀咕了一声。

[ 欢迎回来。]

————END————

啊!!!那个今天中午才知道今天是霜降,对不起组织。

文笔已经烂到一种境界了。

希望食用愉快。

评论(3)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