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薛洋】成美诀

『绯殃』:


预警:长诗,主个人向,部分是刀


―――――――――――――――――――


夔州有子名薛洋,十恶之名传八方。


驭尸鬼道讥世事,毒粉降灾乱存亡。


行客闻之皆惊怒,尽道斯人邪入骨。


谁晓旧日长街旁,也曾丹心慕饴糖。


可恨人间三千数,偏逢常某托其书。


踢打嘲骂悉未语,回见位空人已出。


稚子纯善不晓故,惟记应事当有付。


拦车未想遭鞭斥,马蹄踏指如叶枯。


若言众生皆清白,何事殷红暖累土?


因人嫌厌无居处,竟需尸穴充席铺!


幸得一朝登麟台,雪浪披身恰风流。


待掌虎符为己用,何不灭常解故仇!


嗤讽世人多伪善,未料明正犹未销。


跨地三省为余孽,竟信人间有正道。


嘲其愚善何可笑,因果未知妄作保。


世间遍地悉恶鬼,焉得一人可涤消!


三家嗟伐终无果,不过一载困深阁。


出日即往白雪地,屠观剜眼血成河。


挚友反目冷眼观,正道相伤带笑看。


未料斯人清如许,竟以其身作偿还。


原想因果至此解,不知孽缘始方起。


金氏楼台风云变,首任便作清理名。


九死一生逃义城,苟延残喘命将熄。


奈何遇他相救回,还作清风明月来。


温言只暇双眼覆,便欺斯人充少年。


潜心埋名变换声,剑锋直指为试探。


笑语盈盈充义庄,深藏狠辣与杀心。


夜猎相随作陷阱,兔形苹果为骗欺。


人言天地差迢迢,何不随我入泥沼。


恨嘲盲跛村外汉,即引霜华戮众民。


直至围炉夜话时,心房渐解隐不疑。


假似无他道往事,自揭伤疤血淋漓。


本欲谓他世阴霾,得句不必再沉溺。


怨毒骤起无休止,梦醒却见枕边饴。


一时纠缠痛与笑,咬牙不解情愫起。


合当生来即灾难,安稳不过转眼间。


本该寻常如往日,不料黑袍立身前。


口口声声道恶人,拂雪出鞘冷光散。


惜乱心境于双眼,毒发舌断难再言。


曾有霜华惊天下,而今一剑穿心来。


傲雪凌霜终不复,血污满身浸尘埃。


原想天衣当无缝,未觉白瞳目可观。


次日买菜中途返,竟有腹中剑刃寒。


斯人白缎已红殷,满身戒备唇苍白。


手中苹果当无味,听他质问心复坚。


口不对心已如常,本音为何竟不清。


欲以旧故换他怜,得句恶心为交还。


终是嘲讽怨愤起,两败亦要共痛悲。


外表无情心千疮,血痕遍布何殇怀。


不知该喜是该怒,眼角微泪语未绝。


道是一事也无成,万般皆由其自取。


静待斯人坠黑暗,不想银光映墨瞳。


眼眶微红谁人知,心底怆然孰能看。


寄望于尸愿复起,良久忽觉魂已散。


打砸以泄心头恨,却是无法填空悲。


放言天下为陪葬,极尽疯狂魔与魅。


许是天道终有时,半生虚妄半生痴。


从前恣肆咸不复,画地三尺锁心迟。


眷于残庄逃不得,日夜逆天枉行事。


聚魂改命行途远,不过春秋作分时。


残本禁术皆阅尽,阴气渐重诡雾深。


八载草木落几轮,惟他眉眼仍如春。


白袍怀雪无沾染,缎带覆眼若眠沉。


点提挫顿似明月,一颦一笑皆近真。


霜华降灾两手握,宛若一体是牵尘。


本欲托人复其魂,奈何好言终不存。


游刃有余处浓雾,却为他名难隐忍。


终是温血溅烟霭,霜华灵囊尽皆失。


断臂坠地亦难顾,所思唯有斯人魂。


不知何日晓真心,四指紧握碎糖饴。


痛犹不觉情根葬,千殇饮罢梦复醒。


生来不过廿又七,惟得一载可安颐。


十数灰暗行恶事,八朝自困而自欺。


人间悲恸皆阅尽,偏求星尘不可及。


惟愿来世君清好,莫染人间苦与疾。


―――――――――――――――――――


话说后面写的时候泪流满面,有些影响文笔,可能粗糙了不少. . . 【捂脸】


其实不知道这首诗tag怎么打. . . 因为个人吃晓薛,所以就这样了. . 如果觉着有问题,评论回复我啊. . .


也不知道能不能算霜降贺文,如果能的话【行魂系列之白骨】就先不开了. . .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