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猫(下)

·ooc系列

·文笔不好 拒绝ky

·私设晓星尘眼睛恢复

·食用愉快



     有谁曾说过,重要的不是结局,而是过程。

  那么。

  如果告诉你,这段故事已经注定没有结局,你还是否愿意开始?

        晓星尘从未觉得一个故事会让他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因为那个故事里有你啊。

        所以没有结局我们就创造一个。

        只属于我们的。

  
  --------------------

  在薛洋消失后的第两个月

        终于找到了他的踪迹。

        金光瑶找回来的。

        晓星尘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一下。

        随后慌忙御剑去了金鳞台,一路上身形都不稳。

        到了地点差点摔下剑来。

        面前的,是他的尸体。

        一袭黑衣的颜色被血沾染,变得更脏污不堪。

        没了一条胳膊,少了一条腿。

        还有什么伤?

        太多了,都记不清了。

        还记得的就只有不再明媚的笑脸,不再甜腻的话语,不再缠人的身影。

        薛洋被晓星尘带了回去,净了身,束了发。

        晓星尘亲手埋了他。

        曾经那么鲜活存在的一个人,那个少年,现在就这么变成了一堆骨灰,只有小小的一个冢。

        竖起的墓碑上,是要刻名字的。

        晓星尘非常认真的犹豫着要不要刻上他的名字。

        只是这样,他会更难受吧。

        那一块无名的墓碑下,埋的是他一生的爱和恨。

        薛洋被葬在了他们房前的那片桃花林。

        那片桃林很美,美到所有的回忆都在那儿埋葬着。

        晓星尘在墓前站了很久,很久。

        久到不知何时他落了泪。

        晓星尘想笑,他那么脆弱吗。

        回到他们的小屋,空荡荡的,很安静。

        仿佛至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生活。

        那只猫,不见了。

        晓星尘知道,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便不是你的。

        一切都是天注定的。

        晓星尘有了心魔,这个对于修仙人来说是致命的。

        晓星尘每日最喜欢在那片桃花林中练剑,一招一式干净利落,却充满杀气。

        晓星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想为少年报仇。

        可是......

        这个又能代表什么呢?

        薛洋死了,世界上的人会很高兴吧?

        天地这么多,又要去哪里寻他的仇家?

        一种无力感在蔓延着,包裹着晓星尘的心。

       “道长~”

      “阿..洋?”声音有些颤抖,晓星尘抬起头看着站在桃花林深处的薛洋,一时反应不过来。

      “道长,你快过来啊,这是新做的桃花酿,快来尝尝。”

     “好,这就去。”

        晓星尘向前走着,朝着少年的方向走去。

        可是为什么瞧不见少年的脸?他为什么背对着我?

        “阿洋,你让我看看你的脸好吗?”

        薛洋转过身来,脸上身上全是血污,少了条胳膊,断了条腿,面部表情有些狰狞。

       “道长,我已经死了,你在执迷不悟什么啊?”

      “噗。”晓星尘一口血吐了出来,溅在了薛洋的墓上。

        薛洋死了,不会再回来了。

        那只是心魔而已。

  ----------------------------------------------

        晓星尘从梦中惊醒过来,整个背上冷汗涔涔。

  天已经亮了。

  他再次闭上眼。

  晓星尘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没有在看到薛洋尸体的那一刻就醒过来。

  还一直这么梦了下去。

  今天胸口的地方,格外的重。

  那只猫是不是被他喂了太多的吃食,长胖了?

  伸手摸过去。

  柔软的,不同以往的触觉。
         ……

  晓星尘愣住了。

  手指在发丝间松开,又收紧。

  晓星尘想睁开眼,又不敢睁开眼。

  他已经快要分不清楚究竟哪一边是现实,哪一边又是梦境。

  只是,就算现在的这个是梦……

  又会怎么样……

  顺着那柔软的发丝,晓星尘的手缓缓向下游移。
  脖颈。

  背部。

  伤痕。

  他熟悉的伤痕,新鲜的伤痕。

  温热的肌肤。

  晓星尘觉得喉咙发梗。

  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道长,我已经很累了。好不容易才睡着的。”

  低低的,略带沙哑的,委屈中带着点不耐烦的这个声音。

  是梦吗?

  或者不是梦。

  不知道。

  晓星尘还是睁开了眼。

  一如往常的睡眼惺忪,呲着一对毫无威力的小虎牙。

  薛洋的脸。

  这种时候到底该说什么?

  明明应该有那么多话要说。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晓星尘摸上薛洋的头,轻轻的抚弄。

  看着薛洋闭上眼,蹭着他的胸口,半睡半醒的回答他的问题。

  “刚回来不久,我好困。”

  “那就睡吧,我陪着你。”

  “嗯。”

  ---------------------------------------

  发间被一遍一遍温柔的抚过。

        他的手很暖,连指间都带有温度。

  这样的感觉,舒服的让薛洋不想睁开眼。

  紧靠的胸膛下,鼓动的心跳声。

     十分安心。

  现在外面的天色是黑的,还是亮的都不知道了。

  一觉睡醒过来,时间过去了多久,他一无所知。

  知道的只有,自己躺在这个人的怀里,紧紧的,把整个人都附在他身上,被他的手臂搂进怀里。

  周身都是他的气息,很眷恋。不用刻意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薛洋其人从不喜欢依靠别人。

        万事只能靠自己,靠别人?呵呵,等死吗?

        或许和他年少的经历有关,他从不可能对一个人完全放心。

  可他只是对面前这个男人完全的信赖,以及依赖。

        只有这个人会无奈地,安抚地,甚至充满保护欲地叫他的名字。只有这个人会站在他身后,陪着他面对一切。只有这个人愿意毫无芥蒂的接受他的全部。

        薛洋不经想到第一个早晨起来时晓星尘和他说的话,他说“薛洋,不要惹事了好不好,我可以陪你的。以后你的事我都管。”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薛洋才会觉得中了晓星尘的毒。和他在一起,越发放不开了。

  薛洋知道晓星尘正在看他。

  或许已经看了很久了,在他睡着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笑出来了。

  “醒了?”

  薛洋什么都没说,只是伸了个懒腰,攀上晓星尘的肩膀,把脑袋枕到他的肩膀,找了个舒服的地方。

  还是没有睁眼。

  接着,就感觉到额头的轻吻。

  薛洋只觉得心里泛甜,甜的发腻,甜的泛酸。
道长,我真的离不开你了。

  “道长,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猫了?”

  薛洋他很不坦诚,只要自己开口,就会把话题完全扯远。

  明明不想说这些的。

  “捡来的。”

  晓星尘温润的声音响起。

  “原来道长你是喜欢猫啊,不若我们养一只吧。”

  “不喜欢。”

        “只喜欢你。”

        “养你就好了。”
  ……

  “道长,我可不是猫啊。”才不承认被晓星尘撩到的薛洋终于舍得睁开眼,他的一只手攀向晓星尘另一边的肩,他的唇,靠向晓星尘的耳廓,轻声低语。

  “那...道长。如果我说,那只猫是我变的……你相信吗?”

  “我信。”

  ……

  薛洋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就什么也不再说。

  他吻上了晓星尘的唇。

  浓烈的、深刻的纠缠着。
  忘记呼吸,仿佛把全身的力气都倾注在这场纠缠之中。

       两人死命的纠缠着,仿佛这是最后一次见到彼此了一样。

       被对方掌控着,被挑起情欲,沉溺其中。

    这个人是我所爱啊,彼此都在想着。

       何其有幸能和对方在一起。

       只要能陪伴在身边,就好。

    这就够了。

    我爱你这句话算什么?

    不过是真真假假,人类的语言,只要你想说,无论多少遍都可以说出口。

  不过,只是一次的话,或许可以。
       
        只要对方是你。
  “晓星尘……”

  “薛洋……”

  “我……”

  “……爱你

end


评论(8)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