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猫(中)

·ooc系列

·文笔不好 拒绝ky

·私设晓星尘眼睛恢复 瑶妹仍在做仙督(没有乱七八糟的事,好好的。)

·食用愉快

        薛洋不见了。

  或许这句话表达的意思不够准确,有歧义。

  但是对晓星尘来说事实就是这样。

  他找不到他了,那个爱吃甜食,那个会冲他撒娇,那个与他同床共枕,那个与他是他心悦之人的少年。
        原以为他是贪玩,不多时便回来了。

        可晓星尘等了近七天也没有任何消息。

        莫非去了金麟台?

        如此想着心里有些宽慰

        可是寻去了,金光瑶告诉他“晓道长,抱歉啊,成美未曾来找我。”

        晓星尘慌了,那他能去哪?

        见晓星尘这副模样,金光瑶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他一边吩咐人去寻找薛洋,一边问晓星尘可有其他地方薛洋是喜欢呆着的?

        能有什么地方?

        薛洋他怎会有喜欢呆着的地方。

        怕是还未好好逛逛便被人追杀。

        那他印象最深的地方呢?

        那...便是...

        夔州和义城了。

        夔州是他断善之地,义城是他断恶之源。

        他会在哪?

        金光瑶让手下去薛洋的故乡夔州去找人,晓星尘就踏上了去义城的路。

        又要去窥探往事了,他们孽缘再也分不开的地方。晓星尘说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想法,现在他只想找到他的少年,和他好好的。

        义城已经恢复人息了,不再充斥着阴森的感觉,但晓星尘心里很烦躁,散不掉。

        顺着记忆里义庄的方向走去,晓星尘看着沿路的风景想着少年在这儿时会是什么样的姿态和感觉。

        定会笑嘻嘻的、懒散的踱回去吧。

        可晓星尘没有见过。

        眼前的义庄已经被下了禁制,是薛洋下的。他说这儿是他唯一不想破坏的地方。

        那时薛洋喝醉了,抱着他不放,断断续续的说着话。

        他说“晓星尘我恨你。”

        “但我也心悦你。”

        “我想和你好好的,一起生活。”

        “我也只希望一切都好好的。”

        少年脑子不清醒,却知道他是谁。

        晓星尘脑子很清醒,也知道他是谁。

        那一晚,顺势他们便在一起了,薛洋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还有点不甘心,可还是把整个人缩进了晓星尘怀里,把脑袋放在晓星尘胸前听他的心跳。

       “扑通,扑通。”

        是鲜活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晓星尘知道薛洋在确认什么,他也静静地不说话,毕竟他让薛洋等了太久了。

        可现在是他等不到薛洋了 因为这里没有。金光瑶给他传来的消息里也说夔州没有。

        眼前是明艳的,可晓星尘只觉得周身都是黑的,缺少明亮的,可以晃动人的景色。就像那少年的笑脸,无论看多少次都会让这世间最好的风景为之失色。

        “喵~”

         一声猫叫把晓星尘拉回了现实,晓星尘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是一只通体全黑的小猫,但那双眼睛很美,是金色的,如同薛洋的眼睛一样。

        原来已经找不到和少年相似的东西了吗?

        晓星尘想咧嘴笑笑,却发现僵硬的都扯不开嘴了。

        晓星尘本来没有太注意那只猫,但他觉得那只猫在看他,于是他也看回去了。

        那只猫应该是只野猫,浑身都点脏兮兮的,也有点伤痕。

        不知是不是因为相思太久,晓星尘竟觉得那只猫很像薛洋。

        本和晓星尘无关的,因为少年,晓星尘都无法分心去帮猫了。

        看着那只有些呆愣的猫,晓星尘起身向前走,可是他最终还是走了没超过五米就又回了头。

  那只猫背对着他,好像在抓狂。

  抓狂的快要用两只后腿站起来了。

  是饿了吗?

        晓星尘从怀里掏出一张饼,放在地上,心想也算是做了好事。

  可他却看见一只黑影向他飞扑而来。

  修仙人的警觉,让晓星尘眼疾手快的就抓住了这个黑影。

  他两只手轻易地就抓住了这只猫的两个胳膊。

  不过这只猫的动作比他想象的要快。

  所以,就算晓星尘来得及抓住它,这小家伙离他的脸已经很近了。

  随后下一秒那只猫就挥动短短的前臂。一巴掌轻飘飘的就扇上了自己的脸。虽然不疼……是软绵绵的力道……
        ……
  ……

  人来人往的街,晓星尘抱着一只猫。

  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只知道他真的是相思成狂了。

  -----------------------------------

        回到他们的小屋,果不其然薛洋还是没有回来,写了信告知金光瑶他去义城也是毫无收获,晓星尘睡下的时候,夜就已经很深了。

        他身边没有少年暖洋洋的身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似要睡着了,可又像是很快清醒。

        迷迷蒙蒙,昏昏沉沉间,除了头隐隐痛着,就只剩下胸口很重,只是同时也很温暖。

        是那只猫吧?

  天大概亮了的时候,晓星尘把手伸向了胸口。

  闭着眼睛。

  摸上那一团柔软的,微卷的触感。

  这样做,心里就多多少少可以平静一些。

  摸着一只猫,去想一个人。

  他晓星尘竟也有如此可笑的一天。

  虽然已经醒了,晓星尘却没有直接起床。

  因为那只猫还在睡,晓星尘不知为何不想打扰那只猫,是因为相像吗?

  晓星尘没有给它起个名字。

  因为不知道该叫什么。

  猫咪醒了,在晓星尘的胸口磨蹭着脑袋,打了个哈欠。

  猫咪的早餐是温热的牛奶,晓星尘也会为它捕点小鱼吃。

  猫咪总是围着晓星尘转来转去,很亲昵。不时蹭一蹭他,一副十分依赖的样子。

  猫咪每一天都和晓星尘呆在一起。

  晓星尘对这只猫很好。

  为什么很好?

  因为在找不到那个少年的日子里,晓星尘每多看一眼这只猫,就只会加倍的觉得眼前全部都是那个少年的身影。

  多么可笑。

     晓星尘也不过是个凡人。

  最爱的人杳无音信,生死不明之中,谁都无力自持吧。

     [阿洋,我好像知晓你等我八年时的心境了。]

     [阿洋,我不过等了你不到一个月便受不了了。]

     [阿洋,你是怎么熬下来的?]

     [阿洋,回来吧。]

     [道长想你了。]

  ----------------TBC-------------------

 
  

评论(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