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猫 (上)

·ooc系列

·文笔不好 拒绝ky

·私设晓星尘眼睛恢复

·食用愉快



  柔软的。

  大多数时候都显得很慵懒。

  少见的灵活,只对着自己感兴趣的事物。

  若即若离的。

  总是自己一个玩的不亦乐乎。

  有时候却又会变得很黏人。

  这就是猫这种生物,平时给人的感觉。

  晓星尘看着将脑袋靠在自己胸口睡得一脸香甜的薛洋,胸口微微起伏着,那头微乱的头发也跟着在他眼前轻轻晃动。

  晓星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到,如果在这毛茸茸的脑袋上安上两只猫耳朵,他的喉咙是不是会发出那种呼噜呼噜的声音,然后耳朵轻轻抖动,在他胸口蹭上两下,打个大大的哈欠,露出两颗小虎牙。

  晓星尘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手指揉上那头看起来乱糟糟的头发。

  是非常柔软的触感。

  如此安静的睡颜。
    
        无奈的在耽误着彼此,却也什么也不说,他们都在不是吗?

     还记得他刚开始和薛洋结为道侣的时候,多少人用不解、鄙夷甚至是厌恶的目光。多少人说薛洋他这样罪恶多端的人怎么配和他在一起。少年的表情是不屑的,似是不在意他们的看法,只有握着他双手的晓星尘知道他在颤抖。

        所以,他们归隐了山林,来了这远离闹市的地方。只有需添加生活用品时才去集市上一转。

        这儿的生活很宁静,几乎与义城无二,他身边的少年总是聒噪的,也总是逗的他剑都拿不稳。

        这儿只有他们两个,很好。

        薛洋人前总是凶巴巴的,不近人情。可生活了这么久,晓星尘于午夜梦回中几次悠悠转醒,他转过头,就看见这个少年坐在床头。

  无星无月的深夜,明明应该什么也看不见的。

  但是晓星尘觉得,他能够看到薛洋那苍白的脸色,浑身的冷汗,还有无法舒缓的喘息。

  并不只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

  经历的多了,自然也就淡定下来了。

  晓星尘知道薛洋定不会好好回答他的问题,索性不问。如果有人想要真心隐瞒,别人是怎么也不可能知道的。

  可是看过越多遍,就越是淡定不下来的,晓星尘的心情——他究竟是做了什么梦?梦见了什么这么可怕?他的梦里出现了谁?他是否每一天都这样独自从恶梦醒来,将所有恐惧、悲伤,就这么隐藏与黑暗之中?他一个人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多看过一次,就多出一种猜想。

  晓星尘不淡定了。

  虽说他是明月清风,可他面对着这个名叫薛洋的少年时,他的头脑,他的冷静,他的淡然,全都会消失殆尽。连着一颗心都随着他跳动一般。

  再之后就变成了,只要薛洋一醒,晓星尘就会跟着醒来,简直如同生物钟一般,晓星尘在一片如墨的漆黑中只是那么看着,不说话。

        可谁知他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去打搅他。

        晓星尘很想把薛洋抱在怀里,陪他一起分担。
    
        但不管是薛洋的骄傲还是晓星尘的关心都不允许他这般做。

        所以晓星尘就陪着他,陪着他。

  终于,某个睡不着的夜,睁着眼不知过了多久,晓星尘听到身边的人开始呓语,凌乱的字眼拼凑不出完整的梦境。

  “道长……”

  “别走……”

  “别丢下我……”

  “锁灵囊……不...还给我...”

  身体于大脑先做出了行动,晓星尘终于紧紧的把薛洋搂进怀里,片刻后他听见从胸口传来一个闷闷的,有些沙哑的声音。

  “道长,闷死我了。”

  “阿洋,阿洋。”

  声音略有点颤抖,轻轻拍着薛洋的后背。

        只是不知是在安抚着少年还是他自己。

  两人都没有说话。

  这一夜注定很长。

  -----------------------------


        “喂,道长,不要摸头。”

   晓星尘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一边揉着薛洋的脑袋,一边发起呆来了。

         晓星尘回过神来,薛洋正从他怀中坐起,伸了个懒腰,动作慵懒极了。眼角沁出一滴泪来,露出一对小虎牙。

         登时,晓星尘只觉得薛洋更像一只猫了。

   “道长,你在笑什么?”

          原来自己笑了吗?

          眼前的人换了个姿势,双手撑在他腰旁两侧,一双眼还未完全清明,晓星尘却也知晓要是告诉他笑的原因少年定会闹的。

         “无事。”

         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脸,下一秒就被握住,薛洋含住他的中指,轻轻用小虎牙磨蹭着,眼里带着些挑逗之意“道长,你又在拿我寻开心呢?嗯~?”

         相视无言,下一秒晓星尘翻身把薛洋压在身下,炙热的吻随即密密麻麻的落在他的脸上,他们纠缠在一起,呼吸越来越重,感受着彼此的热度。

         好喜欢这种感觉啊,他们都在想着。

         一夜的放纵,一室春光。

  所以第二天两个人都没有早起,晓星尘想多抱抱薛洋,而薛洋是因为太累了。

        等到太阳把小屋里照的暖洋洋的时候,薛洋才用一种难看的姿势,从晓星尘身上爬起来。

  他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然后四肢大展伸了一个充满倦意的懒腰。

  对彼此的身体都要比自己的身体了解了,晓星尘看着这个从骨子里到皮都是慵懒的的少年。

        想到,如果这个少年有一条猫尾巴,会不会更好?

  想想薛洋平时给自己撒娇耍赖的模样,晓星尘觉得十分合适。

        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笑。

        下一秒

  [啪]

  一巴掌轻飘飘的就扇上了晓星尘的脸。

  晓星尘回过神来了。

  ……

  倒是不疼……是软绵绵的力道......

       “道长,你在笑什么啊,莫不是想到了什么快活的事,说出来我也乐乐嘛。”

  那双眼看着他,用一种认真且欢快的语气对他说。
  晓星尘沉默了一下,随后十分认真的回望薛洋,“看到你就高兴。”

  “……”

        晓星尘的眼里似有星辰大海,令人深陷其中,那样温柔的看着你,里面的宠溺和认真,会让你感觉到你就是他的唯一。

        薛洋罕见的脸红了,一下子就被撩了,这样的晓星尘可真不多见。

        晓星尘在薛洋眉间印了个吻,随后起身穿衣去为俩人做饭。

  他们彼此背对着,但无论是躺着的那个,还是走着的那个,都在笑。

  岁月静好。

  有多少事,你曾经以为那会是永远,却在一朝一夕之间就被改变?

  有多少事,当现实变成了遥远的梦境,我们还是无法从中醒来?

  【失去了之后才懂得珍惜】

  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道理的废话之一。

  晓星尘懂的,因为他已经经历过了。所以别再来一次了。

        他想一直这样下去。
  -----------------------------
  TBC




评论(3)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