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超短段子系列6—10

·文笔不好拒绝ky

·ooc系列

·食用愉快

6.猫拟之只属于你的温柔

薛洋吃了自己调解的不明产物后变成了猫。

在万分震惊后为了不让小矮子和自家老攻笑话,
洋喵决定在药效消失之前找个地方躲躲。

天空飘起了淅沥的小雨,晓星尘撑着伞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听到小巷传来一声凄厉的猫叫。

薛洋只觉得倒了大霉了,他不过是出来找点吃的还要被野狗追,因为不习惯这副身体再加上体力有点不济,最终身上多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洋喵不太顺溜的舔弄着湿漉的伤口,想着以往这时候自己就应该躺在床上接受小星星的投喂什么的,哪会像现在这样狼狈。

可恶!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啊!

正舔着伤口,突然被人揪着脖子一把拎起。

看清是谁后洋喵一脸生无可恋。

喂喂晓星尘,你是不是烂好人心又泛滥了,连一只路边的小猫你都要管一管的?!快放我下来!!

晓星尘只听见一阵喵喵乱叫,明明受伤了却还张牙舞爪的炸毛,爪子在空中随意乱晃。

“噗嗤。”晓星尘一下子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猝不及防的被这一幅美人轻笑图给看懵了,洋喵乖乖的被晓星尘搂进怀里带回了家。

回了家后,晓星尘把洋喵淋湿的毛擦干,又给伤口细心的包扎。

看着认真给自己包扎的男人,薛洋一时间有些感动,但想到这样的柔情可能也被其他喵,甚至是人享受过,洋喵不太乐意的用爪子挠了一下给自己顺毛的手。

哼,这明明应该是只属于我的温柔。

晓星尘是我的。

被挠疼了的晓星尘也不气恼,看着洋喵周身弥漫着“薛大爷我很不爽,别惹我”的神情,有些好笑。

在它面前摆上一个小碟子,倒上一点温热的牛奶,伸手揉了揉卷毛。

[ 阿洋,你以为我对谁都这样么,小笨蛋。]

7.完结

[晓星尘啊,义城组要完结了呢。你走了,我也准备走了,再也不可能有交集了吧。]薛洋躺在床上听着最新的魔道广播剧,叹了口气。

唉,都要走了吗?!我就是这么十恶不赦之人,却也想要在他心上留下痕迹,真可笑啊。

我也希望一切都好好的啊。

可是作恶多端之人又怎么会有好下场呢。

真是,不甘心呢。

晓星尘回到家里,看到了躺在床上手臂挡在眼前的薛洋,走过去准备亲亲他时却发现薛洋哭了。

眼眶红红的,惹人心碎。

看着一旁亮着的手机屏上魔道广播剧的界面,晓星尘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叹了口气,把他拉了起来抱在怀里用下巴轻轻磨蹭着他的头[阿洋在想什么呢,无论如何,我都在呢。我们的故事不会像剧情里那样完结。怕什么,我一直都在呢。]

8.补习

薛洋被晓星尘抓到家里补习语文,看着一篇篇特长的文章脑袋都疼了。

鬼知道这篇文章作者写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应该问作者吗?问我干嘛?!

还有这是第几次杜甫给李白写诗了?!他们俩之间真的有股浓浓的gay情诶,出到试题里真的没事吗!

这次作文也太有病了吧!什么鲁迅的文章该不该继续看,鲁迅的文章具不具有现代意义。鬼知道哦,我只知道你随便出一篇鲁迅的文章让学生们分析,保证全是零蛋你信不信!

[ 太他妈无聊了!!]

半天做不出一道题,薛洋不想再看这沙雕的试卷,干脆丢了笔自暴自弃的趴着。

晓星尘看着旁边耍赖的小混蛋,挑挑眉,一把揽过放在自己腿上。

[ 阿洋无聊啊?那我们来做点有意义的事?]

说完把头埋进薛洋后颈啾啾的亲吻着。

感受到身后人不老实的动作,薛洋护好自己的衣服,感觉说了不该说的话,怎么破 (゚o゚;

[ 那个…我突然发现我的语文成绩实在太差了!!老师,我们继续补习吧!!]

晓星尘不理会薛洋这时才反省的觉悟,摘下眼睛,扯了扯领带,一幅斯文败类的形象。

[ 以后有的是时间给你补。]

9.white day

听说情人节告白成功几率很高,所以薛洋在情人节当天在语文作文本上写下了自己对晓星尘的真实感受向他告白。

薛洋表示老子也有认真的时候哦。

可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作业本上也什么都没有。

晓星尘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所有人好,不得不说薛洋感受到了挫败感。

是不在意还是压根没看到?薛洋莫名有些伤心。

哼,晓星尘,老子就认真了这么一回,你不回应就tm算了。

一个月后,薛洋翻开作业本,无意间看到之前自己写的那篇作文下面竟然多了一行字。

[白色情人节的回礼哦,我也最喜欢阿洋了呢。]

10.如何让他喝水?

初春的天气有些干燥,嘴唇容易干裂,偏偏薛洋又不爱喝水,就光喝牛奶。

话说牛奶怎么能和水相比呢?

晓星尘看着担心,老不喝水也不行啊,整天琢磨着怎么让自家的小祖宗喝水。

这天薛洋运动完了嚷嚷着口渴,给他水也不肯喝,晓星尘急了,拿着水杯往自己嘴里灌了口水,掰过薛洋的脑袋对着他的唇就压下去。

舌尖撬开齿关把水渡了进去,晓星尘咬着薛洋的唇吮吸,把干燥的唇吻的湿润,确定薛洋把水都咽下去了之后才离开。

[ 非逼得我亲自给你喂水啊?]

晓星尘看着薛洋少有的红唇模样,拿这家伙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薛洋挑了挑眉,凑过去抚上晓星尘的唇眼里尽是挑逗。

[ 嘛,道长,如果是以这种方式的话,要我喝水也不是不可以啊。]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