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好色之徒(短完/上/he)

公子耽色♀:

【晓薛】好色之徒(短完/上/he)


♥这是五百粉的点梗,平行au,斯文败类大学教授晓x淘宝成人用品店主洋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这个梗用来开车不错_(:з」∠)_然而没那个胆子无证驾驶嘿嘿


♥很抱歉拖了将近有四个月了,小伙伴是六月份的点梗,然而直到现在我才有空出来写QAQ


♥在这里艾特小伙伴,出来签收吧_(:з」∠)_ @天了个真


♥【红烛】和【聚魂】都是中篇,不会太长的,不过就是更新时间……不定( ’ - ’ * )


♥文笔拙劣,能接受者往下


————


1.


[嗯?]


薛洋叼着一根棒棒糖,懒懒散散地坐在床上,翘着个二郎腿,略长的黑发被主人放在后脑勺潦草地扎了个小揪揪。修长的手指随意地敲打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不多时,薛洋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买家信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兴北大道花园路义庄小区三号楼五楼520?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薛洋鼓了鼓脸颊,换了个方向吃棒棒糖,眼神不经意地瞥见了随意摊开放在桌子上的古代语言精选解读,瞬间想起来了这个地址是谁的。


然后,薛洋就懵了。


这……这特么是他大学教授晓星尘的住址啊!


扫过最后那行[请务必那个长着小虎牙的小哥哥来送哦谢谢么么哒店主爱你哟比❤❤],薛洋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晓星尘那淡雅出尘的脸庞配上这一行字……他快怀疑晓星尘被人盗号了好吗?!


不过……薛洋突然间就笑了,笑里充满了恶作剧般的期待。


他非常地期待,当自己送这个快递过去的时候,晓星尘是什么表情。


于是,薛洋心情顿时变得愉悦了起来,哼着小调子接下了单子。


接下来……就等着送快递咯。


2.


下午最后一堂课。


[叮铃铃——]


晓星尘放下手中的课本,面带微笑举着麦克风说[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剩下的我们下次再讲,下课吧。]


底下一片欢呼声,学生们顿时飞奔出了教室,只有几个小女生还磨磨蹭蹭地不肯离开。


晓星尘整理好书本之后就向那几个女生点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后不顾身后女孩子们压低的尖叫声走出了教室。


向着车库走了没多久,迎面便碰到了被学生们号称蓝氏双璧的蓝曦臣和蓝忘机,以及……被蓝忘机拉着走的魏无羡。


晓星尘和蓝曦臣互相道好之后,又向蓝忘机点头打了个招呼,随后笑着向魏无羡道[怎么,不吵架了?肯回去了?]


魏无羡笑嘻嘻地说[哎呀小叔叔,这不是俗话说得好,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嘛!夫妻哪儿来的隔夜仇啊,对不对啊,蓝湛?]


蓝忘机轻轻点头,淡声道[给你添麻烦了。]


晓星尘笑着摇了摇头,前些天魏无羡单方面向蓝忘机宣布了冷战,为了表示这次他真的很生气,居然还搬来了他这里借住。不过事实证明这一对儿感情是真的好,没过多久这又和好如初了。


魏无羡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朝晓星尘眨了眨眼睛,说[对了,小叔叔,我昨天买了个快递,大概这两天到货,签了你的名字,你帮我注意一下哈!]


晓星尘道[好,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蓝氏双璧和魏无羡点点头就离开了,晓星尘看着蓝忘机和魏无羡牵在一起的双手发了一会儿呆。好半响才回过神,眸子里不禁闪过了一丝艳羡,嘴唇喃喃自语道。


[要是……我也能和你们这样有勇气就好了。]


一转头,少年的笑脸不经意地闯入眼帘,小虎牙咬着不知是什么口味的棒棒糖,脑后的小揪揪平添了几分朝气。不知道身旁的人说了什么,惹得少年哈哈大笑,甚至露出了小酒窝,十分可爱。


晓星尘在少年注意到之前收回了专注的目光,缓缓地向车库走去。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牵着你了。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偷偷摸摸地看着你,嫉妒着能和你一起出现的所有人。


3.


薛洋戴好半截手套,确认快递包装无误之后将其随手放在小电驴的踏脚旁边,用腿夹着防止它掉下去。然后叼着棒棒糖拿出手机点了开来,带着笑意的眸子在地址上点了点,轻笑一声道[晓老师,等着我吧~]


看你这次还怎么狡辩。


随后愉悦地哼着歌向义庄小区开了过去。


薛洋是A大文学系的大三的一名学生,同时兼职做某宝成人用品店的店主。一般来说如果收货地址在本市的话,薛洋都会亲自送货,所以这次也不例外。更何况这个收获地址还是他最最最亲爱的晓星尘老师的住址呢!


晓星尘,28岁,本地人,父母双亡,从小到大都被人称作模范生的传说中的好学生,无不良嗜好,堪称行走的教科书般的人物。现如今在A大担任教授一职。为人和善,热心肠,长相俊美,老好人一枚。


同时也是薛洋的暗恋对象。


要说这晓星尘是怎么成为他暗恋对象的呢,其实实诚点来讲就是因为晓星尘长的好看,非常对薛洋的胃口。每次看到晓星尘笑得如沐春风的模样,薛洋就恨不得扑上去咬上好几口,让他露出那种很苦恼但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这是薛洋平生最大的秘密。


今天休息日,晓星尘也没有课,所以便干脆把家里都收拾了一遍,里里外外都擦的干干净净的,然后在听到门铃声的时候才想起来,应该是之前魏无羡说的快递到了。


[叮咚——]


[来了。]


晓星尘应了一声,放下手中叠到一半的衣服,快步走过去开门。当他签完名抬头的时候,立马就被来人脸上的笑容给捕获了所有的注意力,连对面人说什么都没听见。


[晓星尘老师!]


[啊?]


晓星尘直到被来人一声大喊才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抱着快递盒子站在那里有一点尴尬。


[我刚刚说,]薛洋一看晓星尘这样子就知道他刚才绝对没有在听自己讲话,于是只好意味深长地重复了一遍[晓星尘老师原来喜欢用这种东西啊?]


晓星尘愣了一下,被薛洋一个眼神示意,这才低头仔细看看魏无羡到底买了什么东西。这不看还好,一看简直就是吓一大跳。琳琅满目的都是用在那个方面的道具之类的,还附赠蓝色小药丸。


看完魏无羡到底买了些什么后,晓星尘羞得满脸通红,磕磕巴巴地解释道[这、这些东西不是我买的,我……]


薛洋露出“我都懂毕竟我们都是男人”的表情。


晓星尘被薛洋的眼神看着越来越急,也越来越尴尬,从未遇到过这种事的晓星尘也不会解释,越解释越乱。


后来薛洋不得不打断他[安啦,晓星尘老师,我们店的产品是有质量保障的。你放心好了,还有这里的这个蓝色小药丸,吃了以后保证你不行也得行!]


晓星尘[……]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乱说!


晓星尘被说得哑口无言,只得深吸一口气,轻柔缓慢地说[随你吧,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眼里是无可奈何的神色,还混杂着深深的宠溺和更为深沉的情感,不过薛洋看不懂。


薛洋“啧”了一声,瘪着嘴说[你这人真无聊,开个玩笑而已,居然都分辨不出来。]


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样子。


晓星尘一噎,呐呐无言。


无聊?
原来自己在他眼里……竟是这个样子的吗?虽然的确有被人说过自己的性子比较无趣,生活也比较乏味,可就这么被人直白而又嫌弃地说出来,这还是第一次。


况且还是被自己喜欢的人这么说。
依着他的性子……怕是不会喜欢像他这样无聊的人的吧?


薛洋眨了眨眼睛,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突然间晓星尘心情就低落了下来,自己又不是很会开导人,只能摸摸鼻子,说[不请我进去坐一会儿?]


晓星尘抱着箱子的手紧了紧,淡淡的笑着说[好,这倒是我照顾不周了,抱歉。]


薛洋一边嘀咕着[有什么好道歉的,又不是你的错。]一边换了鞋子跟着晓星尘进了屋子。


晓星尘将箱子放在客厅的桌子上,随后轻声问薛洋[你要喝些什么?饮料还是茶?]


薛洋随意地坐在沙发上,环顾着四周随口道[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晓星尘进厨房的身影顿了一下,然后偏头看了一眼薛洋的侧脸,眼眸暗沉。


他低声道[好。]


在端着茶和一些水果出来的时候,晓星尘看了一会儿正在玩手机的薛洋,路过玄关的时候,走过去将门反锁了。


茶杯里的茶叶起起伏伏。


然后他走到薛洋旁边,微笑着柔声道[薛洋,茶好了。快别玩手机了,来吃点东西吧。]


将一块切好的苹果递给薛洋,眼眸紧紧地盯着他,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茶杯。


薛洋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对,随口应了一声,玩着游戏示意晓星尘直接喂给他吃。


晓星尘稍稍愣了一会儿,轻轻地将苹果塞进薛洋嘴里。看着他咀嚼吞咽,晓星尘垂下眸子,嘴角掀起一抹愉悦的弧度,也不再去管薛洋玩游戏,而是转身继续去做之前没做完的事情。


没过多久,薛洋打游戏的声音渐渐没了,晓星尘出来一看,发现薛洋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手机屏幕也早已黑屏。


成功了。


晓星尘从自己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副平光镜给自己戴上,随后柔和的神色收敛了不少,嘴角虽然依旧笑着,却没了以往如沐春风般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似笑非笑地样子。


他走到薛洋面前,神色迷恋地抚摸上薛洋白皙的脸庞。手指下温热的触感和弹性光滑的皮肤都让他赞叹不已。薛洋睡着的时候是很安静的,就算怎么动他都会十分乖巧,这一点他从以前就知道了。


不过赋予实践这还是第一次。


[阿洋……你真美……]


晓星尘温柔的吻上薛洋的唇瓣,轻轻地在上面吮吻,轻柔地辗转舔舐,感受着薛洋身上的体香,神色近乎虔诚。


亲吻时,晓星尘微微睁开眼,里面竟是如深海般的深色,带着痴狂的意味。


随后伸手探入薛洋敞开的领子,抚摸着,啃咬着。
却不敢在他身上留下任何印记。


他突然间伸手,将薛洋打横抱起,以公主抱的姿势将他包进了卧室。


茶杯里的茶叶全部沉了下去。


4.


没有人知道,晓星尘有一个秘密。


他看起来无欲无求,实际上却对于自己喜爱的事物有着近乎疯狂的占有欲和独占欲。


就像一个执拗的偏执狂。


他可以温柔地将他和善的一面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却永远不会将自己近乎偏执的一面暴露在人前。


在外人看来,晓星尘“老好人”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所以也从来不会有人会去怀疑他是否真的有这么善良。就算他周围有人因为什么而遭遇了不顺,也只会觉得晓星尘可能周身运气不太好,而不会去怀疑这是否是他所为。


换句话说,这种概念近似于双重人格。


但这种情况却又比双重人格好太多,毕竟他知道他在干什么,而不是分裂出另外一个人格。


顶多只能算是压抑后的爆发吧。


而现在,晓星尘明明知道他和薛洋不可能会有结果,却又被那一句突如其来的话扰乱了心弦,进而爆发了自己压抑的本性。


知道毒品吗?
薛洋就是晓星尘的毒品。


5.


偏执起来的他就像是一个瘾君子,
根本就离不开薛洋。


同时他也像个疯子,宁可自己发疯也要得到薛洋。


6.


不,
准确的说,他已经疯了。


因为现在的他,“得到”了薛洋。


他笑得开心的像个孩子。


——tbc——


*先发上,下是车,对没错我最终还是对这个梗下手了!♬︎*(๑ºั╰︎╯︎ºั๑)♡︎


*ooc属于我,道长有些黑化,下章有道具play羞耻play镜子play囚禁play………


以上是不存在的请不要有任何期待谢谢_(:з」∠)_


2018.10.10


公子耽色




评论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