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只喜欢薛洋,我心头宝。

【晓薛】非典型互暗(1)

蛋黄抹茶饼:

双画手
两条线注意
沙雕文

终于在下线前肝出一部分了……不要打我
刚才排版出错,无事发生()




  薛洋在存完新的稿子后打开微博,输入一串ID,瞧了瞧那人微博下的评论。评论区里依旧被他的粉丝霸着,刷着无关内容的话。这种现象已经维持三天了,而本人没有一点回应。


  "ID清风明月是吧,我看你这下还怎么清风明月,哼。"


  薛洋是一位原创画手,一开始只是闲着无聊,开了个ID为"夜黑风高"的号,在上面随便挂挂原创和人设图。没想到连续挂了几天,粉丝从个位数暴涨到四位数,现在都过万了。粉丝数量多也是实至名归的,薛洋闲着没事就打游戏和撸图,游戏打多了没意思,于是整天抱着板子和键盘咬着外卖,一画就是一整天,日更三张都是小事。薛洋画技以颜色鲜艳吸睛,人物形象生动而受喜爱。薛洋在万粉时开了绘画直播,即使不露脸,一把甜腻腻的嗓音和一双修长的双手也吸了不少粉。不过薛洋并不在意这些有的没的,最近有个人很是碍眼,也就是他刚才视奸的那个人。


  ID为"清风明月"的那个人呢,在微博上发图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是原创画手,不过偶尔会帮别人画点画像。微博里除了图就是如何画图,界面没有一点无关绘画的内容,薛洋第一印象就是没活人气息,不喜欢。清风明月大大的图线稿细腻,上色柔和,很难想象这样素雅温柔的画风是一个男人所拥有的。清风明月大大不经常聊天,大多时间都在三次元忙事情,但一画起图来速度极快、效率极高,一看就是老手。


   "夜黑风高"和"清风明月"能说是绘圈的镇圈大大,两位大大又各有特色,同是两位大大的粉丝多的不可数,两人的粉丝数量不分上下,不过他们从没聊过天,也没有互相关注过。


  直到有人将他们的人设凑起了cp,打上了话题,有了"夜清夜"的cp话题。夜黑风高大大的人设名降灾,是一位随性而为的江湖侠客,一身黑衣,坏痞里带着狠厉,不杀人时却是一副顽皮少年的模样,那一对小虎牙笑起来时简直能让人坠入爱河,偏偏薛洋在画小条漫时对角色的两面性格把控的很好,让人觉得恨也不是,爱也不是,最终爱了。清风明月大大的人设名霜华,是一名行侠仗义的武林盟主,一席白袍,双眼似乎蕴着星辰,为人谦逊有礼,但恪守底线,一般不动手伤人,即使是想要取他性命的无名小卒,规劝一番后放人走了。


  偏偏让人抓住了其中的反差和相性。短短两天,有太太还为侠客和盟主画了小连载剧情。本来是圈地自萌的自娱自乐,被正主的粉丝爆到私信,一向无来往的双方粉丝开始了腥风血雨的撕逼大战,薛洋的粉丝极力护崽,每天蹲点守着清风明月大大的评论首杀,气死了正主粉丝。清风明月大大的粉丝在评论里讲理,嘴上说不过人家,只好自认倒霉。夜黑风高大大及他的粉丝群取得了极大的胜利。只是清风明月大大依旧安静画图,这样的胜利夜黑风高大大才不稀罕。


   两个人因不同原因没有出面,cp团的粉丝以为这表示默认同意了,"夜清夜"的势力逐渐庞大。圈里一向是作品不断,什么内容都有,有清水小文、有傻白甜恋爱、也有那啥那啥不可描述……


   一天,"夜清夜"相关里更新了九宫格小漫画,圈内与圈外众人纷纷炸开了锅。那条小漫画上居然打着"清风明月"的大名!点进主页确认是本人无误。漫画内容是"夜黑风高"大大的人设小故事穿插进"清风明月"大大的人设故事。条漫讲的是霜华偶遇降灾劫镖,二人合力截下不义之财,霜华出手相劝,希望降灾把劫来的金银财宝救济贫苦百姓。再简单不过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众粉纷纷哭嚎。


       


   "清风明月"的粉丝:清风大大怎么可以和小坏蛋同框呃啊啊啊!!哭泣!!


   "夜黑风高"的粉丝:夜黑大大怎么可以和大好人同框呃啊啊啊!!哭嚎!!


   "夜清夜"的粉丝:清风大大本人居然画清风和夜黑呃啊啊啊!!哭嚎!!


  讨论声如此激烈,薛洋当然也看到了。他想,仗义疏财是老子会做的吗?无知。他在"清风明月"的条漫下留言:"你看我的。"几乎是秒回,"清风明月"回道:"好,我等你。"


  夭寿了!!两位镇圈大大兼男神居然互动了!!!双粉纷纷暴毙,继而刷起doge狗头和感叹号。


  薛洋插上电子版,约摸过了半个小时多,保存发布一条龙。他把条漫的后续和结局补全了。


  【降灾夺回财宝,剑尖一挑,霜华退出几步。降灾笑道:"劫富济贫是你们正道之人的做法。我既不是正道之人,也不屑走你们那条路。这些我就劫走了,剩下的分你,后会有期。"霜华看着降灾远去的背影,拾起剩下的钱财,分给附近的贫穷人。】


  刚平息下来的众人又炸了锅,哭嚎声依旧与之前一样。


  "清风明月"评论了一句:"后会有期。"结果那条评论被"夜清夜"圈内粉日了个遍。夭寿了!两位蒸煮当面带头发糖了!!!


  从这以后,"夜清夜"依旧红红火火,"清风明月"大大和"夜黑风高"大大在圈里玩起了条漫接力,两个人的剧情很脑洞凑在一起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互动和交流也越来越频繁。"清风明月"大大给"降灾"画了立绘,薛洋突然觉得这个人还不错。薛洋给予回报,给"霜华"画了立绘。总之相处模式是君子之交、客客气气,每天的互绘都成了茶饭后的习惯。


  直到"清风明月"大大几天没上线,条漫搁浅,消息全无,互绘也停了。薛洋刚保存新剧情,就听见"清风明月"大大卧病在床,拿不起笔的消息。他点开堆满聊天记录的对话框,发送了一句,"你还好吗?"发完又后悔,自己明明和他也没熟到哪去,这样会不会显得自作多情,反应过来时消息已经不能撤回了。仔细想想,要是他真的生了大病,以后没人陪他互绘,还真的挺无聊的。


  回归了清淡如水的生活,薛洋发现自己的消息记录已经堆的快爆炸了。消息和留言"99+"的小红点跳动着,薛洋用脚指头也能猜到,随便扒拉出一个聊天框都是问他是不是出事了,怎么假期几天都没更新动态。


  唯独一个素白的头像,犹如陈独秀一般,在一群花花绿绿的非主流头像中鹤立鸡群。视觉疲劳的薛洋拉掉跳动不停的小红点,点开那个消息框。


  只留了一句,"你还好吗?"


  记录显示是两天前发来的,真是不巧,两天前他埋头画图,几乎没开手机查看消息。


  他回了一句,"我很好。",对着手机屏幕发呆了一会,鬼使神差地又发了一句,"你呢?"便关掉手机,准备好好慰劳一下自己的身心,睡个自然醒。偏偏消息提示音如知了般在他耳边"dingdongdingdong~"个不停。他不耐烦地划开屏,看也不看备注是谁就发送一条破口大骂的语音。


  (备注)死矮子:你没事怎么都不吱一声啊?


  薛洋:吱吱吱吱吱,满意了伐!


  (备注)死矮子:火气这么大,发生什么事了。


  薛洋:反正没死,甭吵我睡觉,我两天没睡好了。


  (备注)死矮子:行行行你睡吧,我不吵你了。


  薛洋如释重负,关了手机扔在一边,把自己摊成"大"字,闭上眼渐渐放空,任由自己陷在柔软的枕被里。


  "dingdongdingdong~"


  薛洋的起床气如鼓涨的气球被针尖一扎,爆了。


  他大爷的,当初买手机的时候就应该用东西把扩音器堵死死的再用502强力胶水粘起来。他再一次划开屏,嘴里的脏话还没倾泻,看到那个素白的头像后,心里刚燃起的火焰仿佛被一股风吹散了,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晓星尘:不太好


  晓星尘:发烧一天多了,退不下来


  薛洋抓起床边的衣服囫囵套在身上,边穿鞋边打字回复,"宋岚呢?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他没来照顾你?"


  晓星尘:他去夏令营了,我没告诉他


  薛洋:那你就任它烧这么久?你是白痴吗!


  晓星尘:是不是白痴我不知道,可能再下一次再见我就是白痴了


  薛洋:还有力气开玩笑,你躺着等一会


  薛洋可以对每一个人坦荡荡地说,这个人就是他的暗恋对象,不在乎性别,不在乎结果。可唯独对他说不出来。这是他光明正大放在心尖上的人,他想让所有人知道,这个人是我的,谁也不许碰,这也是他自私到想藏到心房的人。屡次的试探和关心都成了朋友的借口,虽然没什么遗憾,他也觉得不甘心。他想过自暴自弃地当起了配角,若无其事地继续表演着不同剧本的剧情。


  他提着一袋药,一路狂奔在寂静无人的午夜街道,在那扇熟悉的门前停下,心跳如擂鼓不得停息,掺杂了太多感情和原因。太蠢了,他想。


  


  须臾,保险门"咔嗒"一声开了。


  晓星尘刚从床上爬起,拖着沉重的身体挪到门边,迷迷糊糊往猫眼看了看,看到是熟人后松了一口气,不多想就开了门,不料身体躺久了,站立后脑部暂时缺氧,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体一软,脱力向后倒去。


  薛洋还没来得及打一个招呼,像往常一样开个玩笑,就看见眼前的人猝不及防直直往后倒。薛洋撇下手中的袋子,冲上前勉强把晓星尘揽到怀里。来不及缓冲,两个人一齐栽倒下去,在摔下去前薛洋来不及反应,下意识转了个身,让自己垫在下面。


  虽然有一层地毯,但那一点厚度薄的可以不算数,肌肉和关节撞击在坚硬地板上的钝痛让他忍不住皱起脸,身上还承受了一个比他高大的身形,他几乎是咬着牙才把痛呼强咽进身体,对上一张近在咫尺的脸,两个人的鼻尖触在一起,薛洋能看见晓星尘脸上细小的绒毛,他能看见这个人微微皱起的眉,他能看见总是带着笑意的双唇,他能看见那双仿佛承载了星河的双眼上的睫毛。


  一根,两根,三根……


  不对,晓星尘都晕倒了,他居然还在这数他的睫毛……


  薛洋撑起身,将因病消瘦的人抱起。等到确认晓星尘只是睡过去之后,才想起身上的摔伤,手肘已经变得青紫了,脚踝也肿了。


  


  薛洋安静地看着那张因为生病而多了几分消瘦的、柔和的脸,暖黄偏暗的灯光迷离,他伸手拢住他的双眼,在咫尺间距离转了个方向,一个吻落在手背。


  第二天清晨,"清风明月"在微博po出一张糊满马赛克的照片,配文"喜欢的人来探病,舒服多了呢[微笑][微笑]"评论区留言对一张马赛克图片展开无数想象,薛洋满头黑线地评论了一串省略号。


  "……"


  发完心里却是空落落的。对画手大大单恋的小苗苗被无情掐断,他整个人都蔫了,赌气般地卸载绘画软件,重新开了个子博,发起伤情小破文。也不知道语文阅读理解不及格的他,写文的勇气是从哪来的。


  薛洋三天没有登陆大号,一晚他心血来潮,看了眼评论。


  "夜黑大大居然写文了丫!!"


  "这……别写了快回来画画吧……"


  "只有我一个人被虐到了么……"


  "我怎么感觉这文这么眼熟??"


  "这不是清夜清……"


  "快!捂住楼上的嘴!!"


  "……"


  薛洋当场绝望崩溃。


  因为……


  小号是和大号绑定的。


  

评论

热度(92)

  1. 冷风中碰杯蛋黄抹茶饼 转载了此文字